第八百二十一章 迫不及待/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段昱心里都有些忍不住冷笑了,这位政法委书记还真是“睚眦必报”啊,自己当初说过的话他居然在这里原封不动地还回来了,不过他自然不会把心中的不悦放在脸上,不动声色地道:“哦,说说看,你得出这个结论的理由……”。

“这不明摆着吗?在车上的麻黄素原料和现金任何一个单独出现在车上,都不会是死者逃避检查的原因,但是,这两个东西结合在一起,才是死者逃避检查,慌不择路,送命的最主要原因,说明这批麻黄素的来路和去向都有问题!为什么这么说呢?那是因为,作为药厂来说,不管是私人的还是国营的,绝对不会有大量的现金来往,那是现在的会计制度所不允许的。也是不符合常理的。一个业务人员不是厂长,也不是厂里的会计财务人员,那是绝对不会既接触货物,又负责接受现金的,就是收账也是通过支票或者汇款。接触大量现金的只有是自己的私人财物往来才会如此做的。加上他的身份以及随身带着的麻黄素原料,那就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这个死者是一个制.毒贩.毒人员!……”。

说到这里,柳树林故意停顿了一下,看段昱在用心的听他解说,就放心的说了下去:“不但如此,我还可以断定,这个家伙属于那种双向贩.毒的人员。这样的危害更大。对于我们来说,他一边从我们这里的药厂订购制.毒原料,另一方面也把成品以后的毒.品贩卖到我们这里来。而且数量巨大。否则的话,不会有那么大的现金数量,我有充分的理由怀疑在我们汉南省或者周边,有着一个巨大的贩.毒网络!即使不是我们当地的,也是经过了我们这里……”柳林康这个时候,就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老刑警,在和领导分析汇报案情,所以,说起自己的老本行,他眉色飞舞,振振有词。

段昱的脸色也有些凝重了,作为一个省委书记,虽然不会具体去管某个案子,但是如果真如柳树林所说,在汉南存在一个巨大的贩.毒网络,那么就很可能会影响整个汉南的社会稳定,也需要他这位省委书记引起重视了。

柳树林看到段昱脸色终于凝重起来,心中也颇为自得,他自认为下的这步棋很妙,可以说是一举三得,一是通过这件事扳倒沙白云,进而打击刘明昊。二是借这件事试探段昱的态度,搅乱段昱的思路,利用段昱初来乍到,立足未稳的时机,让段昱陷入他们设定好的旋涡中,无暇他顾。三是要利用这张已经逐步暴露的贩.毒网络,来获取段昱准许他进行调查的批准,进而掌握调查的主动权,为他手中的某些私货找到暗度陈仓的渠道,而这三点就算是段昱心中有所疑虑,也无法拒绝的。

而段昱也的确对柳树林对此事如此上心,步步紧逼着要自己这位才上任的新省委书记表态的目的有所怀疑,但是涉.毒大案这根红线又由不得他不对此事拿出明确态度,沉吟片刻道:“根据警方目前掌握的证据,你们认为汉天制药集团在里面的牵扯有多深?沙白云个人在里面的牵扯又有多深?……”。

事已至此,段昱不得不明确的问了出来。倒不是害怕牵扯到谁,而是,整个汉天制药集团,那是一个特大型的制药集团,汉南省的一个特大型国有企业,别的不说,光是在里面上班的工人加上附属、,依靠这个集团生存的企业和人口,就不是一个小数目。这也是段昱作为掌握全省稳定大局的省委书记不得不重视的。

柳树林等的就是段昱这句话,有些迫不及待地道:“汉天制药集团现在家大业大,这个合成原料的厂子不过是其中的一个分厂,至于别的制药厂和生产基地,应该不会牵扯进去的,但是沙白云作为汉天制药的总经理,像麻黄素这种国家严格管制的药品原料,出厂是必须经过她的批准的,虽然我现在还不能确定她具体涉案有多深,但仅凭我们目前掌握的证据,也足以确定她在这件事中是有责任的,而且责任绝对不小!……”。

段昱瞟了义正辞严的柳树林一眼,不动声色地道:“树林同志,破案我不懂,你是老公安了,这是你的专业领域,我相信你的判断,对于这种社会危害极大的涉毒大案,肯定是要从重从严从速查处的,只要有确凿的证据,不管涉及到谁,一律依法查处!你不用向我请示,我无条件支持!……”。

柳树林心说你这不废话吗?表态等于没表,我要是有足够的证据钉死沙白云,我还来找你汇报什么,早就直接抓人了!就有些急切地道:“段书记,你不知道这种涉.毒大案特别不好查,那些毒.贩都是属老鼠的,听到一点风吹草动就会四散而逃的,我们目前掌握的证据是还不足以逮捕沙白云,但沙白云的身份很敏感,她不仅是汉天制药集团的总经理,同时也是省委常委、江汉市委书记刘明昊的老婆,如果她听到风声潜逃了,那影响就太坏了,我的意见是能不能先把她控制起来,比如对她实施双规,这样这个案子我们就好查了!……”。

段昱眼中精光一闪,对柳树林严肃道:“树林同志,我必须提醒你,沙白云是沙白云,刘明昊是刘明昊,尽管他们的夫妻,但我们党从来不搞株连制,你不要把他们混为一谈,我刚才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如果证据确凿,你可以随时逮捕沙白云!至于沙白云是否存在经济问题,是否需要采取双规措施,那是纪委的管辖范围,过几天等新的省纪委书记上任,我会和他就此事进行沟通的!……”。

柳树林也自知失言,面红耳赤道:“段书记,您批评得对,沙白云是沙白云,刘明昊是刘明昊,我是不该把他们混为一谈,但是事实上沙白云的这种敏感身份肯定会对我们破案带来很大的干扰和阻力,所以请你慎重考虑一下我刚才的建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