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三章 局外人/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刘凤来,江汉大学教授,向段昱推荐他的人是他的弟弟刘启旺,段昱在辽原省任省长时的财政厅长。对于刘启旺段昱自然是信得过的,能够顶住压力,和段昱一起实施他那个疯狂的争夺稀土国际定价权的计划足以证明刘启旺的正直,所以段昱离任前还特意推荐刘启旺升任省长助理,虽然仍兼着财政厅长的职务,但级别却提成了副省级,算是进了一大步了。

而刘启旺向段昱推荐哥哥刘凤来也确实是一片好意,知道段昱空降汉南省,两眼一抹黑,刘凤来却是一直在汉南生活工作,最起码对于汉南省的政治生态有个大致的了解。虽说也属于一家之言,但对于段昱来说,也算是一个有益的补充。

段昱之所以会犹豫是因为刘启旺介绍刘凤来的时候,说他这个哥哥本曾有意于仕途,胸怀大志,还自比凤雏---庞统,所以给自己取了个刘凤来的名字,但是阴差阳错最终却走上做学问的道路,当了大学教授。不过刘启旺却发现当了大学教授的刘凤来对于未能走上仕途似乎有些难以释怀,每次刘启旺回老家,刘凤来总会拉着他讨论政治,观点还颇为新锐。

段昱看三国其实是不太喜欢庞统这个人物的,心比天高,命比纸薄,这类人物或许确有才华,但往往行事偏激,嫉世愤俗,很难融入主流社会,所以凤雏庞统最后憋屈死于落凤坡其实是有其必然性的,这也是段昱一直犹豫是否见刘凤来的原因,如果刘凤来真的是甘于做一个局外人帮段昱分析一下汉南的政治生态,段昱自然是不介意的,怕就怕刘凤来心气太高,妄图以其政治观点左右段昱的执政思路,那就麻烦了。

不过今天柳树林的汇报还是让段昱见一见刘凤来,柳树林的报告对准的人就是沙白云,而沙白云曾是江汉大学的经济学教授。刘凤来虽说和沙白云不属于一个院系,但总归是同事。更不用说,沙白云当初的事情可是轰动了学术界,被看做是产学研的先锋人物,相信这一次见到刘凤来,他一定会给自己一个独到的见解。

一个独立的包间。刘凤来正在等着段昱的到来。他属于那种看似云淡风轻,但是心里有着许多想法的那种人。不过已经到了退休年龄的刘凤来,很清楚自己要是处在古代,做个幕僚师爷什么的或许还能指点一下江山,找找存在感,但按现代的官场规则,他这辈子是别再想有任何政治上的野望了,否则只会害了自己。

要说不甘心还是有的,所以才会在他那位走仕途的弟弟刘启旺回老家时和他讨论政治,说来也是造化弄人,他总觉得刘启旺为人谨小慎微,实在不是什么官场栋梁,每次和刘启旺讨论政治,他也总能把刘启旺驳得哑口无言,可就是这位他看来不适合从政的弟弟居然一步步爬到了副省级的高度,倒是他这位自视甚高胸怀天下的兄长最终只能做个百无一用的教书匠。

当刘启旺给他打电话,说把自己推荐给了新任汉南省委书记段昱,让他留心一些汉南省的情况,给段书记做个参考,他却犹豫了,在过去,两兄弟属于两个不同的省份。所以有些话语可以敞开来说,现在要说一些关于本省的东西,对象还是新到任的省委书记,刘凤来就得掂量掂量了,汉南的水有多深,哪怕他这个局外人只了解一鳞半爪都有些不寒而栗,介入这种高层的政治斗争对自己没有任何好处,反而可能让自己遭遇危险。

但是刘启旺的一句话打消了刘凤来的顾虑,“哥,我知道你的心思,你现在可以不求,闻达于诸侯,但求心安而已,相信我,段书记是个真心为民的好官,你帮他就是帮自己,帮汉南的老百姓!……”。

为了这句但求心安,刘凤来决定豁出去了,在来见段昱之前,他就收集了很多资料,也做了很多准备,虽然在来见段昱之前,他一再告诫自己,在段昱面前一定要保持淡泊,要有文人的风骨,但是临见面了,他还是有些压抑不住的忐忑和兴奋,这可是见汉南省的最高首长,真正的封疆大吏啊!

段昱一进来看到正襟危坐,身穿中式开衫一副长须飘飘仙风道骨的高人模样的刘凤来就也有些好笑,不过他也知道刘凤来这副做派是为了表现其风骨,不想段昱把他当成逢迎权贵的俗人。

“凤来老哥,事务繁忙,来的迟了,赎罪啊。”段昱微微一笑,对刘凤来拱拱手客套道。

听到这句话,刘凤来就知道了今天的格局,段昱不是把今天的会面搞得像一个奏对格局,而是一个老友会面的架势。这让他这个老文人心中一暖。心里面的一丝忐忑和惶恐,也就烟消云散了。

有了平等交往的基础和认知,刘凤来的表现就潇洒了许多,连忙热情的站起来,像平常招呼老朋友那样毫不见外的打过了招呼。首先给段昱介绍了今天会面的这个地方,“段书记,这里是我的儿子的地方,他做生意赚了一些钱,就修建了这个地方,闲暇没事的时候,我就约上几位老友,喝茶饮酒,谈论风月。聊发一些狂态。放心吧,这里幽静偏僻,无人注意的。”

他刚说到这里,就见段昱指指自己,摆摆手笑道:“凤来老哥,今天这里没有书记,我和启旺情同兄弟,你别把我当外人哦……”。

“额,是我的错。段老弟,你工作繁忙,今天过来,想知道些什么?我保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刘凤来拍了拍额头的告罪一声,改了称呼,直接就进入正题。

段昱微微一笑道:“启旺说凤来老哥你对政治很感兴趣,观点也很新锐,不知凤来老哥对现在的汉南政局有什么高见?……”。

刘凤来摇头苦笑道:“高见不敢当,我一介草民,岂敢妄言政治,我不过是发点牢骚罢了,不过段老弟你看得起老哥,老哥我也不敢藏拙,当下汉南政局,我送你八个字,以静制动,乱中取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