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九章 刘明昊的另一面/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方东明把情况说完,见刘明昊一脸苦涩的表情沉默不语的样子,也没有催促他,只是平静地望着他等他说话,刘明昊这样的反应倒是在他预料之中的,如果刘明昊表现出一副大义灭亲的样子,急于撇清自己,反倒说明刘明昊有问题了,因为不管怎么说沙白云是刘明昊的妻子,即便是已经分居了,但如果刘明昊说对沙白云的事毫不知情那就绝对是假话了。

最后率先打破沉默的反而是段昱,他对刘明昊语重心长地道:“明昊同志,希望你能正确看待这件事,如果组织上不信任你,我和东明书记不会在这样的场合找你谈话了,作为一名党员,对党坦诚是最基本的要求,这才是对党负责也是对你自己负责的态度......”。

刘明昊长叹一声,终于开口说话了,低沉道:“段书记,方书记,我要向组织检讨,在沙白云的问题上我是有责任的,我明知一些情况,却没有及时向组织反映,因为沙白云和我有约定,彼此不能过问对方工作上的事,同时我也有私心杂念,不管怎么说沙白云是我的妻子,我也觉得或许问题没我想的那么严重,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现在看来是大错特错了,我愿意接受组织上的任何处分!......”。

段昱和方东明对视了一眼,看来刘明昊果然是知道一些他们没有掌握的情况的,接下来应该进一步打消他的顾虑,把这些情况摸清楚,段昱就对刘明昊摆摆手道:“明昊同志,你有这样的态度很好,这才是一名党员应有的态度!我们先不谈处分的事,我想知道,你对于汉天制药集团,不限于沙白云,知道多少?......”。

刘明昊深吸了一口气,似乎做出了一个重大决定,坐直身体坚定地道:“关于沙白云,我只能说有问题,具体多大,情况怎么样,我确实不清楚,至于汉天制药集团,我可以肯定的说,问题很大,恐怕已经从里到外都烂透了!但是具体的内幕我还是不清楚,我其实几次都下决心想向组织反映,但是因为沙白云夹在里面,我作为她的丈夫要避嫌,另外汉天制药集团是大型国企,我也担心贸然地把盖子掀开,会影响省里市里的稳定大局,所以......”。

说到这里,他喝了一口茶水,缓解了一下情绪,接着说道:“我这样的回答,你们可能不信。但是事实确实如此。在沙白云第二次进入这个企业的时候,我倒是还在江汉,她了结了那场跨国官司以后,制药厂进入高速发展的时候,我还清楚一些,那是因为那个时候,我们的感情还可以,有些东西,她会和我商量的......”。

“但是,在我被调整到江阳以后,我们的关系急转直下,由于经常不见面,双方都忙。就是通个电话,也是在为了孩子的事情,对了,就是为儿子出国留学的问题在争吵。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们就分居了,更不用说商量讨论各自的工作了,就是话都不会说的太多,顶多就是问候或者通报一下儿子在国外的情况。儿子的生活费都是发了工资直接由秘书转过去的......”。

“我的平常花销不高,除了给老家寄回去一些钱,然后就是儿子的生活费了。我自己有着公家的车和司机,吃饭都是在食堂,基本上不用什么钱,我和沙白云分居后,经济上也是独立的,沙白云有多少钱我不知道,至于我的钱除了给老家寄回去的钱和给儿子一些生活费,其他的钱都在工资卡上,组织上可以随时调查......”。

说到这里,刘明昊苦笑一声,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对段昱和方东明问道:“我做人是不是失败?外面的人都说我不近人情,说我干起活来不要命,不顾家,我是无家可顾啊!......”。

这个时候的刘明昊情绪明显有些失控了,竟然双手抱着头低声呜呜地哭了起来,要是有外人在场恐怕很难想象这位汉南省赫赫有名一向强势的“改革闯将”居然也会有如此脆弱的一面。

段昱和方东明面面相觑,刘明昊突然情绪失控让他们多少有些意外,不过刘明昊应该是真情流露,否则就真太可怕了,能够在省委书记和省纪委书记面前演戏演得如此真实,绝对可以当奥斯卡演帝了,想想也是,长期夫妻分居,如今又惊闻妻子可能有重大违纪问题要被调查,就是铁人也会崩溃。

方东明处理这种情况还是有经验的,拿起桌上的茶壶主动帮刘明昊的茶杯倒上水,呵呵笑道:“明昊同志,我不觉得你做人很失败,其实我们的情况差不多,我也因为常年在外工作和老婆感情不好,经常吵架,不过这么多年凑合着也过来了,我可能连你都不如,我的工资卡还是我老婆管着呢,可谁让我们选择走仕途呢,走上这条路,肯定是要有所牺牲的,普通人能享受的天伦之乐对我们而言就是一种奢侈品啊!......”。

“谢谢!”或许是方东明自曝家丑引起了刘明昊的共鸣,情绪平复了不少,擦干眼泪,端起茶杯一饮而尽,然后,拿起茶壶,给自己倒了茶水,却并没与给两位书记续水,就放下了,坐在那里,有着一种落寞的感觉。

在这个问题段昱就不好说话了,他和江不悔的感情自然是很好的,但是聚少离多,同样也是亏欠不少,至于李梦雪,那是他不能也不敢去想的永远的痛。

为了打破这种哀伤的气氛,段昱继续问道:“明昊同志,不是我不相信你,可是你怎么会对汉天制药集团不太清楚呢?那可是你们市里国资委的企业啊,虽说省国资委也有股份存在......”。

“关于这个问题怎么说呢,当初是有会议记要的,我记得是在常委会上有过决定的,省委常委会,不是市里的,而且那个时候我还不是省委常委,所以那份会议纪要我也没看到......”刘明昊回忆着说出的话让两位书记大吃一惊,怎么会这样?一个市委书记,不能过问市里的企业,还是通过了省里的常委会?不是在开玩笑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