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四章 京城来电/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既然段书记已经做出了决定,那就配合一些,我们的原则是共同领导,不是哪个人的一言堂。所以嘛,工作上,他是上级,你要配合,懂么?”苍老的声音说的有些云山雾罩,但是柳树林却明白对方的意思。

“是,老领导。我会配合的。”

接着两人说了一些看似无关紧要的话语。放下电话,柳树林满意的坐在沙发上,大手一捋头上日渐稀少的头发,重新拿起电话,拨通了一个人的号码,直接的命令道:“严密注意,不要轻举妄动!......”。

同样的时刻,在下榻的江永市市委招待所里,段昱也接到了一个电话,打电话过来的是在京城看病的汉南省的人大主任周遂良。

周遂良是汉南本土成长起来的干部,当过县长、县委书记,然后直接到了省里,当过省政府副秘书,秘书长,然后到副省长,省长,一直到了人大主任,算是难得的基层和机关工作经验都很丰富的干部,也是当时老书记秦海涛的某一届的搭档,不过外界一直传闻两人不和,加上周遂良身体不太好,干了一届省长就卸任了,去了人大当主任。

前些日子周遂良去了京城看病,没有赶上段昱到任。他和段昱倒不陌生,以前去中央开会的时候,曾经多次见过,段昱在证监会任主席的时候,为了汉南省某企业上市的事周遂良找过段昱,打过交道,算是熟人。

“周主任啊,身体怎么样?”

看到是周遂良的电话,段昱有些意外,在当初他去京城接受任命的时候,曾经专程去见过这位人大主任。和他做过长谈。

这位人大主任已经没有了当初当省长时的意气风发,不知道是由于身体不好有些消沉,或是别的什么原因,在段昱的面前露出一种我绝对支持,但是别指望我的感觉。没想到今天他居然主动打来了电话。

“还行吧,只是有一件事要说给你听啊,所以,才打了这个电话......”。

紧接着周主任说出了原因。按照惯例,一位省委书记封疆大吏上任,就会提出自己的主政方针,但是,由于各种原因,直到现在,段昱连一次常委会都没召开,所以就更不用说什么主政方针了。于是,就有人特意去看望周主任,言下之意,提出了这个问题。周遂良虽说由于身体原因管事少了,但是那份政治敏感度却是与生俱来的。就特意打了这个电话。

但是听说段昱正在做调研,还有江永市的尾矿坝溃坝事件,周遂良也就释然了,但在最后,却说出了一个善意的提醒。

“看来有人坐不住了啊!”放下电话,段昱自言自语的说道。

周遂良在电话里没有说明那个人是谁,段昱也没有追问,但是段昱也感觉得到,能够让周主任特意打来电话做出提醒的,绝对不会是一个简单的人物。

“既然已经有人关注了,那就照他们的意思吧,等回去就召开常委会,做出一个回应。否则的话,岂不是辜负了人家的一片心?”段昱这样想到。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段昱在罗尧等人的陪同下,巡视走遍了整个汉南省。每到一个地方,只是看,有些地方看不明白,提出疑问,但是从不表态,虽说能看到的东西有限,但是相比起在办公室里看材料,对于整个汉南省也算是有了一个初步的印象。

整个汉南省的发展极为不均衡,但是也没有办法,那是由于地理以及历史原因造成的,这是客观因素,但是让段昱最不能忍受的就是各地各级政府官员的那种官僚作风和惰性。

走了这么多地方,可以说,没有一个地方的官员会有主动地想着为当地的老百姓做些什么,都在处于各种各样的忙碌之中,看似一天从早到晚忙碌个不停,但那都是上级布置的东西,不但种类繁多,而且充斥着各个方面。不但如此,随即而来的就是各种各类的检查,就像走马灯一样,你来我走,倒是也发现了不少问题,提出了各种各样的解决办法,但可惜的是,各种各样的工作布置都是一阵风,刮过了就算,提出的办法具体有没有落实,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你又一次下来,对不起,干部们正在忙碌另外的事情,那也是上级要求的。谁追的紧,就做一做,否则的话,就先放在一边。等有机会或者时间再说。

而且不但如此,最为重要的是,随着各种安排布置下来的还有各种各样补贴以及专项的款项。这个是地方领导喜欢的东西,不管做的怎么样,先把钱拿在手里再说,只要有地方需要,先用着,至于以后的问题以后再说。

如此一来,钱没有少花,至于效果嘛,可想而知。不但如此,各种各样的评比也多,于是,就有了各种各同样的造假,没有工作哪来的成绩?那就造假呗,否则款项可是不好在申请了。

就在走走看看的过程中,不用段昱特意的去追究真相,光是他自己看到的以及被别人偷偷递过来的,就有着许多。而且最为重要的是,现在干部胆子可是大多了,什么话都敢说,也敢做。只要领导敢想,他们就敢干,至于后果如何则根本不去想,只要领导高兴,有钱下来,那就一切没问题。

在他们的眼中,一切都是为了钱,为了利益,为了升迁,就是有些干部想做些什么,也被大形势逼得不得不随大流,走上媚上以及造假的道路。如此下去,长此以来,段昱都不敢想,他看到的报告里面究竟有着多少属于水分了。

但是,段昱却悲哀的知道,现在的他能够做的不多,自己刚刚到任,就是看到的也只是表面现象而已,最为根本的东西还是在人。没有把干部和局势掌控在手中,一切都是白扯。不要以为自己是省委书记,在有些时候,这个身份确实管用,但是在有些方面,恐怕是欲速则不达。干部问题解决了,理顺了,一切都好办,否则的话,就是再好的方针政策,那都是要依靠干部下去执行的,人出了问题,是相当可怕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