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九章 先下一城/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支持段书记的意见,推动形成绿色发展方式不仅是中央的要求,也是大势所趋,是汉南未来发展的必然方向!......”黄奇石的发言倒是不长,言简意赅。说完黄奇石就像完全没发现汪国方正用能杀人的目光死死盯着他,若无其事地低头喝起茶来。

如果说刘明昊站出来只是让支持段昱一方声势大涨,黄奇石的支持则是彻底改变了这次常委会的胶着局面,几个本来还在观望形势的中立常委也纷纷表态支持段昱的观点,汪国方纵使准备了一肚子的反驳之词也已是回天乏力,他自知这一回合是自己这方输了,也没有再无谓地跳出来反扑,最后段昱的第一项提议顺利在常委会上获得通过,先下一城!

汪国方自然是不甘心的,憋足了劲要扳回一城,所以等第一项议题举手表决完毕后,他就迫不及待地道:“段书记,昨天的书记办公会上关于秦书记留下来的那份干部调整名单讨论没有结果,接下来是不是继续讨论一下这个议题......”。

汪国方之所以迫不及待地要讨论这个议题自然是心中有底的,这份干部调整名单是秦海涛还没有离任前就在常委会上讨论过了,可以说既是秦海涛意志的体现,也照顾到了除段昱和方东明两位后来者之外的在座大多数常委的利益,只是后来中组部突然派了考察组下来,并下达了考察期间禁止突击提拔干部的禁令,这才拖到了现在,所以汪国方一点不担心再次出现讨论第一项议题时那样的意外。

果然常委们一听要讨论那份干部调整名单,本来靠在椅背上的身躯又再一次挺直了,干部调整向来是常委会上的重头戏,也是各位常委培植自己势力的最好机会,这是关系他们未来在汉南省政局中的权力地位的头等大事,自然是要寸土必争的。

段昱自然知道汪国方迫不及待地提出这项议题是何居心,微微一笑道:“这个问题肯定是要继续讨论的,不过在讨论之前我想先说一个人,就是我刚才提到过的江永市的那个基层干部,关于那个废弃尾矿坝的情况我其实之前也从江汉大学一位教授那里了解到了一些情况,所以我当时让我的秘书盖世杰把有关的材料也转到了有关部门,相信在座的也有不少同志看到过那份材料,我本想着有我这位省委书记的重视,这个问题一定会得到很好的解决,可结果呢......”。

“我们的环保厅和安监局等有关部门在收到我转过去的那份材料以后所采取的措施就是下了几份文件,然后派了一个工作组下去督察,可直到尾矿坝发生溃坝,这个工作组才刚刚抵达江永市,而我们的地方政府在接到文件后采取的措施则是由市里拨了三十万的治理费用,这三十万到县里就变成十万,再到尾矿坝所在的乡镇就只有五万块了!同志们,你们觉得五万块能够解决好一个这么危险的尾矿坝的治理和防护问题吗?!......”。

说到这里段昱突然用力一拍桌子,严厉道:“当然不能!所以我以为能够得到很好解决的尾矿坝问题还是出事了!如果不是那个当地的基层干部经验丰富,处置得力,领着村子里的老弱病残在事发前在尾矿坝下方筑起了一道简易拦截坝,为后来的抢险队赢得了宝贵的缓冲时间,后果简直无法想象!......”。

“这次的尾矿坝溃坝事故最终没有造成恶果,可以说那个基层干部居功至伟啊,说句不恰当的话,他不仅挽救了尾矿坝下方那个村子的老百姓的生命,也挽救了我和在座不少同志的政治生命......”。

汪国方见段昱又开始涛涛不绝了就皱起了眉头,心说这家伙又开始故技重演了,讨论第一项议题的时候就是这样把自己的节奏打乱了,才出现了意外,这回说什么不能再让这一幕重演了,就忍不住插话道:“段书记,我插一句啊,这个和我们讨论的问题关系不大吧?如果段书记想提拔这位基层干部,我没意见,犯不着拿到省委常委会上来讨论吧?......”。

段昱对汪国方突然插话的失礼行为倒是没有太恼怒,用手指点了点他呵呵笑道:“诶!国方同志你提到重点了,这和我们要讨论的问题还真有很大的关系,刚才我提到这位干部我虽然也不是很了解,但是从这件事可以看出这位基层干部工作经验丰富,办事得力,而且很有责任感和正义感,连国方同志也认为应该提拔重用,可是我做不到,因为我后来了解了,这位基层干部已经年近退休了,他在镇上干了一辈子,最后的级别还是一个普通办事员!......”。

“那位干部我没有去见他,至于他的伤势什么的我也只是知道没有生命危险,但是有很大的可能会重金属中毒,因为当时他的全身已经被水流夹杂泥沙碎石,给打的遍体鳞伤。又有着泥水以及尾矿渣水的浸泡,有毒物质已经进入体内。但是我听到他说的一句话,那就是,我是个党员,那个时候,我不上谁上?......”。

“大家听到了吗?这就是一个将近退休的基层党员说出的话!我没有进去,没有去看他,那都是因为我觉得没有脸去见他,见到他也于事无补。要是他年轻,我会进去,要是他重伤,我会进去,但是他已经将近退休了,还是一个连级别都没有的办事员,我见了他能说什么呢?......”。

说到这里,段昱突然提高声调,用力一挥手道:“同志们,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这么优秀的基层干部却不能得到提拔?如果不是因为这次尾矿坝意外事故,我可能都不知道有这么一位优秀而有献身精神的基层干部,这说明什么问题呢?说明我们的干部选拔制度和体系出了问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