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八章 判断错误?/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王志锋很少见刘明昊流露出这样的情绪,连忙劝慰道:“刘书记,也许情况没你想得那么糟糕呢,再说廖长生也不是你提拔上来的,就算要追究领导责任也追不到你头上啊......”。

刘明昊摇了摇头,叹了口气,什么也没说,也不躲避王志锋的面,直接拿起电话向段昱汇报了廖长生失联的最新进展情况,然后干脆道:“段书记,你处分我吧,开发新区出了这么多乱子,我要负领导责任,我请求省纪委介入调查......”。

王志锋在一旁听着暗暗着急,别人出了事都是想尽办法推卸责任,刘明昊倒好,主动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是真不想干了吗?电话那头段昱倒是很淡定,反倒劝慰刘明昊道:“明昊同志,现在谈追责还为时过早吧,急也不是办法。最主要的是安抚住开发新区的局势,让那里的投资商放心,至于别的,就看以后的发展吧。东明书记最近也很忙啊,我和他都相信你能够处理好这件事的,就由你们市里先查吧,需要的时候再让省纪委介入,就这样吧......”。

官场向来没有不透风的墙,常委们还没有到齐,大多数人就都已知道廖长生失踪了的消息。于是,有的着急,有的庆幸,还有的幸灾乐祸。

至于开发新区,倒是愁云一片,马伟林已经是满嘴的燎泡,安排好了干部稳定住开发新区的局势,主要是做好投资商的安抚工作,同时也对所有区政府工作人员下了禁口令,不准议论传播此事,就急急忙忙的往市委赶,刘明昊书记要求他列席常委会,在过去能有这个资格,那是领导看重,但今天说来,那就不一定了。

“唉,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啊。”哀叹声中,马伟林匆匆赶到了市委办公楼前,急忙上了电梯,等他赶到会议室的时候,常委们已经到齐了。

刘明昊看到马伟林的到来,倒是没有发火,很平静的说道:“大家也知道今天的常委会的议题,那就是廖长生,我们的开发新区书记在没有向组织汇报的情况下突然失联了,失联时间已经超过二十四小时,现在由马伟林区长报告一下开发新区的情况,然后大家集思广益,做出一个善后的决议......”,然后示意马伟林开始汇报。

“各位领导,我们开发新区实行的是明确分工各负其责的管理办法,廖书记负责招商引资对外联系各家工厂企业,我则是主要负责各家已经同意入驻的企业的各项安排。所以,对于廖书记的具体情况,其实我也不太清楚......”这个时候马伟林自然先得把自己给撇干净。

“砰!”刘明昊再也压制心中的火气,怒斥道:“你和廖长生是搭档,你不清楚谁清楚?遇到点事就先想着把自己撇干净,你撇得清吗?我问你,你们的那些市政府下发的补贴在谁的手里?怎么安排的?还有土地转让金......”。

马伟林吓得就是一抖,硬着头皮解释道:“额,这个东西,情况是这样的,所有补贴款项在开发新区财政局,也就是原来的财务办公室,这个由我负责,至于使用来说,各家企业提出申请,我们开会同意以后,有各家企业单位会计来领取。我可以保证,这里没有任何的缺失,至于土地转让金是设有专门账户的,这项工作是廖书记主抓的,具体和企业洽谈也是廖书记负责,是否有问题我就不敢保证了......”,到了这个时候,马伟林已经什么都顾不得了,一切都摊开说吧。

这次刘明昊没有发怒,这个时候他再发怒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倒不如尽快搞清楚这里面到底有多大的漏洞,然后商量加以弥补,就转头面向常委们沉声道:“廖长生失联超过二十四小时了,到底是跑了还是出了别的意外,现在还不能确定,但是可以确定的是,开发新区肯定出了问题!我们现在要做的是先把问题查清楚,再看如何处理......”

“我提议马上成立纪检、审计、财政联合调查组进驻开发新区,对开发新区的所有账目进行审计核查,尤其是土地转让金的收支情况要重点一笔笔核对,同时开发新区所有主要负责人必须保证手机二十四小时开机,没有组织允许不得离开江汉市,随时配合组织调查,绝不能出现第二个廖长生!......”。

林德华一向是喜欢在常委会上唱反调的,但这次却表现得格外积极,刘明昊的话音刚落,他立刻接话道:“我非常同意明昊书记的意见,开发新区出了这样的问题,必须尽快查清楚!......”。

刚得知廖长生失踪的消息,林德华是有些慌神的,不过转念一想,这不正好嘛,自己找廖长生本来也是要劝他离开的,现在廖长生失联就等于线索被切断了,就算有什么事自己也可以往廖长生身上推,反正没人对证,而他急着表明态度,也正是想让人觉得他心中无鬼,与廖长生并无牵连。

市委书记、市长都表态了,其他市委常委自然也不会有不同意见,这个时候反对调查岂不是证明自己和廖长生有牵连吗,没有哪个常委会傻到这种程度,市委常委会全票通过了刘明昊关于向开发新区派驻联合调查组的提议。

“你说,这个廖长生是不是真的跑了?他为什么跑呢?”开完常委会又亲自去开发新区跑了一趟再次回到办公室的刘明昊向跟着他一起进来的王志锋问道。

刚刚审计局传回来了的初步财务审计情况,暂时没发现廖长生在开发新区的财务上做什么手脚,这让刘明昊对于自己的那个廖长生跑了的判断不由得产生了怀疑。廖长生肯定是有问题的,但是初步审计没发现问题就说明问题还没到彻底暴露的时候,那廖长生为什么急着要跑呢?难道是判断错误?廖长生真的遭遇什么不测或者是出了什么意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