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八章 汪国方急了/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周大为虽然喜欢和稀泥可是并不糊涂,恰恰相反他能走到今天的高位正是因为他十分善于把握政治风向,刚才刘明昊把成汉集团的事一说,他就意识到成汉集团要完蛋了,而作为曾经的江汉市委书记,他是曾给成汉集团行过方便,给过政策倾斜,关照过成汉集团的,虽然他这样做的目的只是为了自己的政绩,而不是与成汉集团有什么利益交换,但如果这个时候他不立刻与成汉集团划清界线,等成汉集团的问题彻底暴露,他再想撇清自己就难了。

作为汉南省的三号人物,周大为的表态还是相当有分量的,柳树林也不好说话,只得把目光投向汪国方,汪国方提议召开这次书记办公会就是要为成汉集团开脱的,自然不可能就此放弃,柳树林出师不利,他就只能亲自出马了,干咳一声道:“不管怎么说,那个国土局长既然是政府任命的干部,那么的他的行为就属于职务行为,据我所知,他也承认成汉集团是先交清了土地转让金,后来因为资金困难才又把钱借走的,那么这笔钱应该是属于借款,而且这件事拖到现在,江汉市政府也是有责任的,成汉集团作为江汉市的明星企业,为江汉市的发展是做出过巨大贡献的,现在经营上暂时遇到了困难,政府还是应该给予帮助的......”。

刘明昊早知汪国方会为成汉集团开脱,沉着应对道:“首先我要承认,这件事是成汉集团和国土局长内外勾结,欺瞒领导,隐瞒事实,才会造成今天的被动局面,我们疏于管理和监督,也负有一定的责任,应该向省委省政府检讨......”。

“像成汉集团这样的企业,在金都汇项目上本已赚得盆满钵满,却连土地转让金也要拖欠,而且一拖就是这么多年,这样的行为本身就是缺乏社会责任感的表现,对于这样不讲诚信的企业我们就应该从严从重打击,否则很可能造成更加严重的后果,像今天这样的群体事件也随时可能再次发生!......”。

刘明昊首先坦诚责任,就堵住了汪国方的嘴,再揭开成汉集团的本来面目,就让汪国方的脸色变得更难看了,正要出言反驳,周大为却再次站出来了,直言道:“汪省长,我可是记得,这位国土局长就是你推荐提拔上来的吧?......”。

这话就点中汪国方的软肋了,老脸一沉道:“我忘记了!”。

“那可是有会议记录的!”平时总当老好人的周大为较起真来却是针针见血,步步紧逼道。

“周书记,你别忘了,你也曾担任过江汉市委书记,成汉集团可是你一手树起来的典型,多次到过成汉集团调研,还亲自给成汉集团董事长李瑞阳颁过奖,成汉集团出了问题,你也是有责任的!......”汪国方有些恼羞成怒地反咬周大为一口道。

“一码归一码,我当初支持成汉集团是出于公心,今天同样也是出于公心,成汉集团拖欠土地转让金是事实,就应该公事公办!......”周大为毫不相让道。

“好了,这些都不是重点,重要的在于成汉集团有没有能力补交土地出让金,如果没有能力,我们应该怎么办?这才是关键!”段昱知道再让汪国方和周大为互掐下去,这书记办公会就开不下去了,连忙出面道。

“我说一句啊,不是我为成汉集团以及李瑞阳开脱,而是实际的情况。在当时,我是刚刚上任到省里担任副省长,负责招商引资,那个时候的李瑞阳也才是一个刚刚有了亿万资产的私营企业主,响应了我们的号召,回家乡投资建设家乡。也为我们省里的招商引资工作做了一份表率,还获得了当年的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受到了中央领导的接见......”。

“随后,在我省的国营企业改制中成汉集团再次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先后参与了众多企业的改制和买断,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而且还主动参与了我们的城市建设,可以说成汉集团是我省私营企业的一面旗帜,现在由于种种客观原因,成汉集团的经营状况一时陷入了困境,难道我们就这么看着这面旗帜倒掉吗?......”。

“而且在成汉集团的旗下,依旧有着大量的员工在工作,一旦有了什么闪失,那就会为我们的就业产生巨大的影响。所以,我们是不是考虑一下实际情况,对于像成汉集团这样的做出了巨大贡献的私营企业给与优惠和方便,这样的话,也为我们以后的招商引资等工作,树立一个榜样,让那些私营企业知道,我们是不会亏待那些为我们做出贡献的企业的!......”。

汪国方洋洋洒洒说出了一大通的道理,但中心只有一个,那就是,放成汉集团一马!

“明昊同志的意见呢?你怎么看?”段昱听完汪国方的话并没有马上表态,而是转头望向刘明昊问道。

“我不同意!我不否认成汉集团也好,李瑞阳也好,对我们的工作有过支持,但是,我们也要看到,由于当时的观念和政策的局限,他们成汉集团在支持政府工作的同时,也获取了超额的利润。不但如此,我们的政府在当时的条件下,为他们创造了极为有利的环境,也提供了极为优惠的各种条件,其中就包括了,相当低的土地出让价格,以及宽松的缴费期限,不但如此,还提供了拆迁安置担保,以及竭尽所能的帮助等等一系列优惠条件,我可以说,在当时,也许看起来是他们帮助了我们政府,但是,具体看来恐怕是给他们提供了发财甚至是发大财的机会和帮助,而一旦失去了这些便利条件,这样的企业就没有了可持续发展的能力,成汉集团的发展和现在的处境就极为有力的证明了这一切!......”。

“所以,我反对汪省长的意见。而且我还要问一句,就是这么优惠的条件以及这么低的价格,难道还要我们减免掉吗?要是以后还有企业到了这种地步,我们是不是也要照此办理,同样减免呢?这个口子,我认为绝对开不得!那以后会是一个大麻烦!......”刘明昊丝毫不顾汪国方难看的脸色,义正辞严道。

“那么你们江汉市委市政府有什么好办法?说来听听......”柳树林不无讽刺地说道。

“各位领导,这是事情发生后,我们对于成汉集团的资产摸底和粗略的统计,大家可以看一看......”说着,刘明昊站了起来,把带来的资料从公文包里拿出来分给各位书记副书记。

然后坐下,继续说道:“根据我们掌握的情况,成汉集团的资金链已经断裂,根本拿不出这么多钱来偿还拖欠的土地转让金,幸好的是,成汉集团成立的早,发展的也早,手里掌握着不少的土地储备,所以还不至于资不抵债,但是如果我们继续让其这么拖欠下去,就很难保证了,所以我建议对成汉集团进行清盘,收回其手中的土地储备,用来冲抵其拖欠的土地转让金!......”刘明昊早有准备,不慌不忙地说道。

在座的书记们看着手中刘明昊拿出的材料,心里不由得想道:不愧是拆迁昊,一下子就拿住了成汉集团的软肋,只是这样一来李瑞阳这位汉南首富可惨了,成汉集团能支撑到今天,靠的就是手头的这些土地储备,一旦被清盘,那成汉集团就肯定要垮掉了。

汪国方也没想到刘明昊下手会这么狠,这是要把成汉集团往死里整的节奏了,这次的书记办公会本来是他提议召开的,但结果却完全偏离了他的本意,周大为也不知道发什么神经,突然站到了刘明昊那一边,这样如果待会举手表决的话,他有把握的只有他和柳树林两票,成算实在不大,就冷哼一声道:“我保留我的意见,明昊同志的做法是典型的卸磨杀驴,这会让咱们省的私营企业感到寒心,对我们下一步的发展十分不利!......”。

说完汪国方竟然不等段昱宣布举手表决,直接合上笔记本,拿起茶杯,拂袖而去!

参会的其余几人对汪国方如此大失风度的行为都颇感愕然,看来汪国方确实是有些急了,只是他这一走,这书记办公会就开不下去了,众人把目光都投向段昱,看他这个一把手如何表示。

段昱倒是没有因为汪国方的离席而恼怒,汪国方急了,就说明这件事已经触动了他的核心利益,这恰恰是段昱希望看到的,这样他才能揭开汉南省这重重黑幕,所以他只是微微一笑道:“既然国方省长走了,那今天的会就先开到这里吧,至于成汉集团的问题,本属于江汉市的管辖范围,就由江汉市委市政府自行处理吧,明昊同志留一下,我们到我办公室去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