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九章 有些头疼了/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刘明昊跟着段昱来到省委书记办公室,两人在会客区的沙发上坐下,盖世杰跟进来泡好茶带上门退了出去,段昱瞟了刘明昊一眼微笑道:“明昊同志,这件事你处理得不错,对了,这个成汉集团是不是有什么古怪,你好像对他有些特别的意味......”。

“嘿嘿,什么都瞒不过段书记啊,这里有一份东西,您可以看一看,您还记得您下去调研的时候,交待我们秘书长严明亮同志办的那起案子吗?......”刘明昊嘿嘿一笑,递过来一份材料,解说道。

“你说的是那个校园贷款的案子?有结果了?”段昱眉毛一扬,这件事也是他一直关注的,自然不可能忘记。

“是有了初步的结果,基本可以认定,那就是一桩有预谋的诈骗案件,只是由于当事的一个关键人物还没有找到,所以暂时还不能结案......”。

“可这个案子和成汉集团有什么关系?”

“有关系!而且是大有关系!这起案子的那个贷款公司虽然是一家注册于外省的私营金融公司,但我怀疑真正的幕后操纵者就是李瑞阳!成汉集团现在的情况并不好,李瑞阳本来就是一个文化程度不高的人,成汉集团一旦失去了政府的依靠,投入竞争激烈的房地产市场,很快就被那些后起之秀挤压了生存空间。可以说,当时的成湘集团不是有人照顾的话,根本走不到现在的位置......”。

“于是,李瑞阳就想着转型,他自己也没什么战略眼光,所以,只能跟在别人的屁股后面走,看到什么行业利润高就做什么,炒股,炒期货,这些的,他都没有少做,由于他的文化程度不高,这些行业又是高学历,高智商才能够参与的东西,于是他就悲剧了,亏了不少钱,所以才一直拖欠着我们政府的土地转让金不交清......”。

“我收到可靠消息,最近李瑞阳经常在外人面前吹,说他新搞了一家贷款公司,日进斗金,很快就能东山再起了,而且这家贷款公司的诈骗的手法也和李瑞阳的行事风格很相似,这家伙是最喜欢玩这种空手套白狼的把戏的,我怀疑这件事就是他在幕后主使!......”。

“这样也就解释得通了,为什么一家在外省注册的贷款公司却有这么大的能量,连学校和公安机关都袒护他,李瑞阳虽然不像以前那么风光了,但是廋死的骆驼比马大,这点能量他还是有的!......”刘明昊滔滔不绝地分析道。

“哦,原来是这样!"段昱眼中闪过一道精光,一边翻着材料,一边回答道,突然,他抬头问道:“这个成汉集团经营项目怎么这么杂乱,当初他是怎么发展起来的?......”。

“我正要跟你说这个呢,一个是当初的大环境,另一个嘛,我怀疑他背后有人,而且是大人物,要知道五一劳动奖章可不是那么好得的呢......”刘明昊压低嗓门,神神秘秘道。

“你的意思是他属于一只白手套?”段昱皱了皱眉头道。

“恐怕真相就是这样的。我对他的背景做过了解,他的发家史确实有点蹊跷,原本只是一个喜欢争勇斗狠的家伙而已,不知道在外面投靠了什么人,出去转了一圈就突然衣锦还乡了。当时确实带了一笔资金回来,但是,很快的这笔资金就抽走了,你也知道,在那个时候,流行的就是所谓的民进国退,什么经营体制改革,还有什么股份制之类的正在流行。现在看来,那些手法就是隐蔽一些的空手套白狼,什么收购分拆,出售,改革,一整套眼花缭乱的流程下来,利益就落进了操作者的手中,所以,当初的成汉集团那是大踏步的扩张前进......”。

“那个时候的李瑞阳可是相当的风光,要人脉有人脉,要资金有资金,后来他又进入萌芽发展的房地产领域,接手了很多的政府背景的工程项目,这些工程项目光看金都汇就知道利润是多么的丰厚了,所以他才有了这‘汉南首富’的名头,但是奇怪的是,成汉集团的资产积累并没有和他所获得利润相匹配,那么,那些多余的不见了的资金一定是属于背后的那个人的!......”。

“至于现在成汉集团的这个局面,恐怕是他背后的那个人或者一群人,已经抛开了成汉集团,不再需要他这只白手套了,所以,他才暴露出了自己的弱点,根本就不是搞经营的材料,过去的辉煌不过是依靠权力换来的......”。

“但是,这位李瑞阳董事长毕竟是大人物的马仔,知道的东西肯定不少,肯定有人有把柄落在他手里,所以你看今天的局面,那些人依旧昧着良心在为他说话呢,只是他的利用价值已经失去,所以,只是说话,没有死命的保他,才有今天的结果,否则的话,今天就是一场更激烈的较量了......”刘明昊毫不避讳地把自己的分析说了出来。

段昱瞟了刘明昊一眼,微笑道:“明昊同志,那你觉得李瑞阳背后的人是谁?......”。

刘明昊嘿嘿一笑道:“这我可不敢乱说了,但肯定是比我地位更高的人,今天在我质问那个愚蠢的国土局长的时候,他说是我们江汉市的市长林德华向他打的招呼,林德华当然是矢口否认,不过他也知道这事他只怕脱不了干系,所以我来省委开会的时候,他特意追了出来,又把汪省长给抬了出来,至于李瑞阳背后的人是不是汪省长,我就真不敢胡乱猜测了,要知道,当初的林市长,都不在人家李董事长的眼中,可想他身后的人物来头之大......”。

段昱听着刘明昊的分析,心里也掀起了惊涛骇浪,从他到汉南上任以来,汉南省就没消停过,事情是一件接一件的出,这眼前的重重的黑幕似乎也在慢慢的揭开,可越是接近真相,段昱越是感到心惊,难道真的要在汉南搞出一场官场地震吗?自己肯定是要把汉南这大圈子小圈子里的贪腐分子连根拔起的,但是这样一来汉南省肯定也会元气大伤,经济发展肯定会受影响,搞不好还会倒退,这就不是段昱希望看到的了,中央同样不会希望看到这样的局面,所以这就要考验段昱的政治智慧了,作为省委书记,如何在保持大局稳定的前提下保证治下的清廉,这是一个需要深思的问题。

刘明昊见段昱陷入了沉思,就知道自己该起身告辞了,他知道这位省委一把手所承受的压力远比他大得多,换了自己处在这样的位置一定也会焦头烂额吧,不过现在自己还是想着怎么把手头这一摊子烂事处理妥当吧,就站起来道:“段书记,你要是没有别的事的话我就不打搅你了,有新的进展我再来向你汇报......”。

段昱也没有过多的挽留刘明昊,他也需要静下心来好好捋一捋思路了,叮嘱了刘明昊几句就送他离开了。

刘明昊走了,但是他所说的那些事情却萦绕在段昱的脑海里,经久不去。不断地打扰着这位省委书记的思路。让他不能集中精力的去办一些他应该办的事情。

“现在的这个社会到底是怎么了?难道真的都成了金钱的奴隶,一个个的人都变成了经济动物?利益至上?否则的话怎么会为了一些利益抛开了道德法律,什么手段都用的上了呢?像汪国方这样的高级干部,能走上这样的高位,肯定是非常不容易的,为什么要铤而走险,置党纪国法于不顾呢?金钱真的有这么大的魔力吗?”

但是这些,段昱只能够在自己的脑海里想一想,作为一个省委书记,在没有掌握更确实的证据,有百分百的把握前,有些话是不能说出口的。而且还要积极的防范类似的事情再一次发生,这才是他的职责,他的责任,也是他作为省委书记目前的任务。

就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汉南省这里肯定是有着大问题的。别的地方有的普遍性问题这里有,别的地方没有的这里也有。最大的问题恐怕就在于人上面,进入仕途这么多年,段昱很清楚,堡垒都是在内部是最容易攻破的。

段昱按了按太阳穴,他有些头疼了,有些无从下手的感觉,这种感觉是他第一次出现。在过去的时候,他即使遇到再大的困难,都没有像现在这样感到为难。

是啊,作为一个刚刚调到这里的省委书记,目前省委常委班子里他能够相信和放心的只有方东明,顶多再加上一个刘明昊。其余的不是已经泥足深陷,就是态度不明,是心有余悸还是有把柄在别人手中?这个段昱就不得而知了。现在他要考虑的是,自己应该怎么办,怎样做才可以打破这个困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