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四章 老愤青的发泄/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刘凤来和这几个老愤青确实太熟悉了,所以他甚至没有介绍段昱两人的身份,在戏谑之间,就把要求说了出来,也打消了几人的疑虑,毕竟老愤青也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他们只是不屑于为了几个顾问费就让那些无良的商人拿着自己的名号当做扯开的大旗去忽悠人,真正的尊重科学的咨询他们还是能够接受的,而且这也是尊重他们学问的一个表现,能够赚点咨询费补贴下家用也不错不是吗?

打消了疑虑,几个老愤青的脸色也没那么难看了,于是纷纷点头答应,段昱也没有多话,要是一说话让几人猜出自己的身份就不好了,直接让盖世杰从公文包里拿出那些汉天制药集团所有引进的设备和技术的简要介绍,放在桌子上,很干脆地道:“麻烦几位老师了,看看这些技术和设备在我们国内的应用前景如何,至于更近一层的待会再说......”。

“坐,坐下说,站客难打发。”那个白胡子老头这会倒客气起来了,别的老者都伸手去拿那些资料,只有他并不动手,对着段昱招呼道。

“老先生你怎么不看?”

“我?我就是一个教政治经济学的,让我看也看不懂啊,我就是过来滥竽充数的,放心,我不收钱,就混点好茶喝......”白胡子老头也没有觉得难为情,很坦然地道。

段昱不由得哑然失笑了,这位老先生倒是豁达得很,不过这也让他更放心了,刘凤来选的这几人确实都是很有率直的,不用担心他们会为了逢迎自己给出不客观的意见。

“怎么?想要引进技术和设备?那怎么不去找专业的中介?”白胡子老头自然也不是什么都不知道,至少中间的流程是清楚地。

“这就是中介推荐的,家里的企业想要引进,但又不太了解,我在学术界也不认识什么人,所以过来托凤来老哥给找人看一下,就冒昧的找了过来了......”段昱这会儿伪装的就是一个家族企业的管理者,这也是刘凤来给他安排的身份。

“也对,中介都是有利益存在的,还是多留个心眼的好。”白胡子老头点头赞许道。

“不知道老先生对于现在的经济形势有什么看法?”段昱想着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正好遇到一个政治经济学的大家,就出言问道。

“看法?没有看法。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混乱。”老者有点儿推脱的说道。

“混乱?”段昱一惊,这白胡子老头还真是耿直得可以,居然给了这样一个评价。

“能细说吗?”段昱不动声色地继续追问道。

“算了,老耿,你的那套理论就别拿出来卖弄了,还嫌在学校挨批挨得不够啊?”刘凤来是知道这白胡子老头的脾气的,说话口无遮拦,触怒段昱这位省委书记就不好了,连忙出言劝阻道。

“什么理论?可以说说吗?”段昱倒是来了兴趣。

这位被称作老耿的老者虽然不知道段昱的身份,但是显然在这个问题上吃亏不少,所以只是嘿嘿一笑,不再说话。

“闲聊嘛,现在也不是因言获罪的时代了,社会发展国家进步就需要有不同的观点,不同的声音,说说吧。”段昱却是不肯放弃了,一连声地催促道。

“咦!”老耿有些诧异地瞟了段昱,这样的话不太像是一个商人说的,对段昱的身份也来了兴趣,呵呵笑道:“那我可就说了,说得不中听你可别在意,我说个比方吧,两条道,一条通往一个地方,另一条通往截然不同的另一个地方。你已经走上了一条道路,但是,中间你改变了方向,想着走上那条路,你觉得能够走得好吗?”

“额,这个......”段昱有些不好接话了,这位老先生不会是想跟自己讨论姓资还是姓社的问题吧?没想到居然会引出这么一个大而且这么敏感的话题,恐怕也就是因为这个,刘凤来才竭力的阻止这位老耿在自己的面前说出这些东西。

但是,已经都说到这里了,听听也无妨,就微笑着继续问道:“你的意见呢?或者说你的解决方法呢?......”。

“你想听?你确定?”老耿其实已经隐约猜到段昱的身份了,刚才那番话也是故意说出了刺激段昱,但是他也没有想到,段昱居然还会有兴趣听他继续说。

“反正是闲聊嘛,你也已经退休,我呢,不过是一个做生意的商人而已,没事就当聊天了,毕竟要是有道理的话,对于我的生意也是一个帮助嘛,看清楚形势才能做大做强啊,对不对?”段昱用很轻松的口吻道。

“你不会是一个官员吧?确定想听?”老耿有点疑问地追问道,对段昱的身份越发怀疑。

“做个董事长而已,政治和经济本就是相通的,要不然怎么叫政治经济学呢,哈哈!”段昱打着哈哈道。

他的解释听得刘凤来直咧嘴,是啊,董事长,不过是汉南省一个省的董事长。

“那我就说说我的理论,不过出了这个地方,我是一概不承认的!”老耿收起笑容,郑重地说道。

“放心,我懂,要保密。”段昱也郑重承诺道。

“那我就说说,有没有道理你自己判断。”说完,老耿就开始了阐述自己理论:

“在现在讨论姓资还是姓社的问题似乎是有些过时了,但是我觉得我们国家其实一直没有很好地解决这个问题,而这个问题其实不仅仅是个意识形态的问题,这个问题不解决,迟早要出大问题,苏联就是个最好的例子,苏联解体的主要原因在于中途的改弦更张,我认为,苏联地解体不在于社会形态的优劣,而在于急促的改变,正是这个改变摧毁了原有的制度和关系,造成了激烈的变动,毁掉了整个国家......说了这么多,我的中心思想就是一个,社会主义一样可以高速发展,他对于我们这个还有些落后的国家是适合的,也是必不可少的。但是,对于现在的一些改变,甚至是一些做法,正在走着当初苏联的老路,那就是毫无理由的剧烈改变,这就是我的观点,还想听么?还敢听么?......”。

“听,为什么不呢?”段昱耸耸肩道,看来这位老先生还是有些放不开,看似语不惊人死不休,其实还是在泛泛而谈,并没有表露其核心观点。

“那我就说说,好不容易遇到一个愿意听我啰嗦的......”老耿眉毛一扬道,段昱神经的强大超乎他的想象,一般的政府官员要是听到他谈这个,多半已经拂袖而去了。

“大家都说,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最大的区别在于计划和市场。我觉得这只是他们的各自的表面,老大人也说了,社会主义也要有市场,资本主义一样有计划,这个我认同。但是我最大的不认同的就是现在的一些做法,那就是太过于注重市场而忽略了计划,有些领域需要的就是计划,而且是绝对的计划。我举一个例子,你们就可以明白,粮食局,在过去粮食局是个大计划的单位,曾经有着各种票证的时期,粮食局就是最大的发放票证粮票的单位,可是现在呢?他还有他应有的位置吗?可能有的人会说,现在粮食局的主要职能已经改变了,供求关系已经交给了市场去自动调节。要我说,这就是在放屁,在为一些行业以及既得利益者说话......”

“衣食住行,是每个人都必须的东西。吃饭问题就是我们国家最大的问题。现在粮食局没有了过去的计划,造成的是什么呢?就是农民的东西便宜的要丢掉,而同时期的城市里,市民去购买的却是高价。有人说,这是由于物流费用高,加上中间流通税费的加成所造成的。要我说,这个说法对吗?不对!我不否认,有着这样的因素在,但是,要知道有些东西可就在市区的不远处所生产的,有个屁的各种加价?要我说,那就是粮食局的失职,大批的粮食企业职工下岗自找出路,自己的老本行却让位于别人去发大财,这就是你们所说的市场自动调节?现在技术科技发达了,市场的供给需求量应该是可以预测的,如果让粮食局以市场的需求量来安排生产,是不是可以避免掉许多的东西?最起码农民会增收,不会种出东西却卖不掉,市民却在买高价,进入超市去看一看,那些农产品以及生鲜食品的摊位永远都是最稳定的客流。这就是粮食局应有的职能,却被一句市场化给市场掉了......”。

“我是个教书的,太多的实践我没有做,所以,说的不完全准确,但是,在最初的粮食局可是有着自己的商铺到加工厂面粉厂,甚至是奶粉厂,还有过去的冰糕冷饮厂,现在呢?估计什么都没有了,只有留下的下岗职工以及一屁股需要政府补贴的债务,那些东西呢?被市场化了。我看是被腐败化掉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