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一章 秦奋斗的真实意/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树林大惊失色,虽然之前他也听说过段昱有背景,可能混到省部级谁在中央没点背景呢,没想到段昱的背景会如此惊人!居然是前中纪委书记段泽涛的私生子!段泽涛虽然隐退了,但现在仍有许多干部听到他的名字都会打寒颤,而中央居然把段泽涛曾经的秘书方东明派下来当汉南省纪委书记,那其中的意味就不言而喻了,柳树林想想都有些后怕,后背冷汗直流!

同时柳树林也更加感觉到秦奋斗的神通广大,如此隐秘的消息都能打听到,说明秦奋斗在中央的消息渠道不是一般的灵通,看来自己的选择是对的,望向秦奋斗的目光又多了几分恭敬。

秦奋斗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继续道:“就这样的警告还不能让你们警惕吗?居然还闹出了自己出面对付刘明昊的事情,这真是大大的昏招!刘明昊是什么样的人?六亲不认,铁面无私的人!这样的人最可怕!当年老爷子还在位的时候,我曾打着老爷子的牌子找过他,当时老爷子刚提拔了他,他一点情面都没给我,我就知道这样的人绝不能招惹!更何况他本身也很有干才,不管谁坐上了省委书记的宝座,都会重用这种人的,这样的人你想扳倒他简直比登天还难!......”。

“我知道汪省长和刘明昊有宿怨,他总觉得是我家老爷子袒护刘明昊,是为了搞平衡,其实他大错特错了,刘明昊就像一头公牛,能干事,也不会转弯,所以很不好驾驭,你不激怒他还好,激怒了他,他就会变成一头狂暴的疯牛,搞不好会伤了自己,我家老爷子就是看准了这一点才一直对他使用怀柔政策,才把他拴住,否则真要任由他和汪省长斗起来,汪省长未必能讨得了好,可惜汪省长根本不明白老爷子的一片苦心,使出这样的昏招,这下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吧!......”。

柳树林原本对老书记老是偏袒刘明昊也有些不理解,听秦奋斗这么一分析才恍然大悟,心中越发感慨,这对父子都是厉害角色啊,把人性看得很透,挂不得连汪国方、刘明昊这样的官场枭雄都被他们吃得死死的,而事实也的确如秦奋斗分析的那样,本以为利用沙白云的事攻击刘明昊是一着一举两得的妙棋,现在沙白云是被双规了,但刘明昊却并没受什么影响,反而得到了新省委书记的赏识,又在开发新区和成汉集团的事上发力,反让汪国方陷入了被动。

想到这里柳树林也有些担忧了,他在这件事情中可是冲在最前面的先锋大将,要是刘明昊把矛头对准他就不好了,连忙道:“那怎么办?已经无可挽回了啊!......”。

秦树林微微一笑道:“既然无可挽回,他已经成为我们最大的敌人,那就彻底毁掉他!现在的汉天制药集团不是正在调查吗?那就索性把窟窿捅破,反正汉天制药集团已经是个烂无可烂的烂摊子了,汉天制药集团越糜烂,沙白云这位总经理的责任就越大,刘明昊虽然和沙白云已经分居,可他们不是还有个儿子吗?他儿子在国外留学钱从哪里来的?到时候刘明昊还能撇清干系吗?!最好让汉天制药集团破产清盘,到时候我们的机会就来了,汉天集团虽然没有上市,但是下面却是有几个控股上市子公司的,只要我们提前布局,炒题材也好,买壳卖壳也好,赚十几亿不跟好玩似的吗?......”。

原来秦奋斗的用意在这里!这位大少的心机之深让柳树林是又佩服又害怕,不过转念一想不对啊,把汉天制药的窟窿完全捅破了,那宋丽月不也得折进去吗?宋丽月要是折了,汪国方和自己也就危险了,连忙道:“大少,这不太好吧,汉天制药要是破产清盘了,宋丽月这个董事长就当不成了,那汪省长那里......”。

秦奋斗鄙夷地一笑道:“柳书记,你怎么还没开窍啊?汉天制药的问题是你想捂就捂得住的吗?破产清盘只是迟早的事,我们不过是加速这一过程罢了,至于汪省长那里你就不用咸吃萝卜淡操心了,他能坐到今天的高位,能不给自己提前留后路吗?如果他连这点谋算也没有,那你还跟着他干嘛?想和他捆在一起完蛋啊?!......”。

柳树林老脸一红,他也是当局者迷,所以没考虑那么多,现在想来汪国方之前在汉天制药问题上的那些动作,的确是早就在预留后路了,自己枉在官场沉浮多年,居然还没秦奋斗这个商人看得透,真是令人羞愧。

秦奋斗也没再刺激柳树林,他已经把自己的真实意图透露给柳树林了,接下来就需要柳树林配合了,不到万不得已他可不想走到台前来,这样才能更好地保护自己,就拍了拍柳树林的肩膀道:“段昱这个人我还有点看不透,所以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小心的看着,不要轻举妄动,需要的时候我自然会联系你的,放心,事成之后,少不了你那一份,保证你退休之后照样能过风风光光的日子!金钱,美女,要什么有什么......”。

说到这里秦奋斗特意瞟了柳树林一眼,用暧.昧地语气道:“你觉得静雯怎么样?漂亮吧?事成之后,我可以让她陪陪你!......”。

柳树林老脸更红了,这位大少眼睛真是太毒了,自己那点龌蹉心思全让他看破了,连忙摆手道:“大少说笑了,你的女人我怎么敢碰啊!......”。

秦奋斗哈哈大笑道:“柳书记,你落伍了,女人如衣服,就是要常换才有新鲜感嘛,就这么说定了!我等你的好消息哦!......”。

该交代的已经交代了,该下的饵也下了,秦奋斗就没有再说什么,按响了茶几上的呼叫铃,这是召唤方静雯的信号,柳树林就知道自己该走了,恭敬地起身告辞,秦奋斗也没有起身相送,随意地挥挥手就算是礼貌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