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四章 你有异心了?/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汪国方也知道大势已去,满脸铁青地说了句:“我保留我的意见!”就不再说话了,结果不用说,组织部的方案顺利通过,而这个方案的通过更有一层特殊的含义,代表着段昱这位新省委书记在短短时间就完全掌控了常委会的话语权,显示了其出众的掌控大局能力!

最后段昱做总结发言,他高兴道:“今天的常委会开得很成功,我更高兴地看到同志们都非常的有创新意识,只有不断创新,我们的组织才会更有活力,刚才王部长说得好啊,我们调整干部就是要选贤任能,怎么选贤任能呢?这次的方案主要的是让这些调整的干部提前做个调查,梳理一下以后工作的环境,也是看看老同志们是怎样工作的,以后自己到了那些岗位就会做到心中有数,而且这也是一次岗前考核,不合适的,不合格的,我们组织部门绝对要挡在提升的门前,我们不搞什么一言堂,也不搞暗箱操作,一切放在明处,一切通过集体决定,一切通过评比公示。杜绝人情提拔,带病提拔!......”。

段昱的这番话也是由衷之言,可在汪国方听来却是十分的刺耳,就不停地看表,表示自己的不满,段昱也不以为意,哈哈一笑道:“对了,在这些干部下去以前,王部长提议要开一个动员会,要我参加,我同意了,毕竟以前没有这个举措,也是为他们送行嘛,大家谁有空也可以参加,不强求,主动报名啊,告诉王部长一声就行了,到时候组织部通知时间地点,散会!”说完大手一挥,领先出了会议室。

常委们也跟着鱼贯而出,柳树林低着头夹在人群往外走,却被汪国方给叫住了,黑着脸道:“柳书记,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吧,你们省公安厅一份请款报告还在我那里,你过来拿一下吧......”。

柳树林确实是有些心虚的,他能坐上政法委书记的位置汪国方是出了力的,可他刚才在常委会上的行为无疑等于摆了汪国方一道,虽然他听了秦奋斗的话,已经起了异心,不过他却也不想和汪国方撕破脸,毕竟两人的利益早已纠缠在一起,不是说断就能断的,而且汪国方毕竟是省长,要拿捏他这个政法委书记多的是办法,比如那份省公安厅的请款报告,汪国方不签字省公安厅就拿不到钱,这样的情况多发生几次,他的工作也不好开展了,只得硬着头皮跟着汪国方来到了省长办公室。

一进办公室,汪国方就再也控制不住心头的怒火,将手中的笔记本狠狠地对办公桌上一摔,对着柳树林冷笑道:“树林,我对你不薄吧,刚才在常委会上你怎么不发言?莫非你也想黄奇石去抱省委那位的粗大腿?人家让你抱吗?!......”。

柳树林自知理亏,胀红着脸道:“汪省长,我是那种人吗?我是觉得我就算发言也没有用啊,刚才常委会上的局势你也看到了,一面倒啊!现在形势比人强,咱们还是暂避锋芒吧!......”。

“少来!”汪国方怒气冲冲地一摆手道:“如果你抢在前面发言,我怎么会搞得这么被动?!一面倒?暂避锋芒?我汪国方没那么容易认输,你等着瞧,像黄奇石这样的墙头草我早晚要收拾他!......”。

说到这里,汪国方突然醒悟到什么,猛地一转头,死死盯住柳树林道:“不对!我了解你,这不是你的风格!是不是有什么人跟你说了什么?让你有了异心?!......”。

柳树林被汪国方看破心思,越发慌乱,连连摆手道:“没有!没有人跟我说什么,汪省长你多心了,我怎么会起异心呢!......”。

汪国方越发怀疑了,头脑也从愤怒中冷静下来,狐疑地瞟了柳树林一眼,突然想起昨天听到的一个消息,脑海里如闪电闪过,一下子亮堂了,冷笑道:“你昨天是不是去了月湖那边的别墅?听说老书记的公子来了?你去见他了?......”。

柳树林惊得就是一颤,连忙矢口否认道:“没有!真没有,我昨晚一直在办公室加班,哪有时间去月湖那边的别墅,而且我也根本不知道老书记的公子来了,怎么去见他?......”。

一看柳树林这副神态,汪国方心里就跟明镜似的了,冷哼一声道:“加班?要不要我打个电话问问?树林,你说假话都不找个好一点的借口,真当我老糊涂了吗?!......”。

柳树林就知道遮掩不住了,他知道汪国方在省公安厅也有眼线,打个电话一问自己就露陷了,就颓然地坐倒在沙发上,苦着脸道:“是,我昨天是去了月湖那边的别墅,是去见了秦大少,可我真的没有起异心,汪省长,你还不了解我吗?我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吗?......”。

汪国方就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秦奋斗的厉害他也是领教过的,曾经他和秦奋斗也有过一段蜜月期,秦奋斗还把方静雯送给了他,可汪国方对秦奋斗始终保持着一份警惕,这个可怕的公子哥和他的父亲秦海涛一样是玩弄人心的好手,稍不留神只怕被他卖了还要替他数钱,而这一切随着秦海涛的离任,更加剧了两人关系的裂痕,所以汪国方收到秦奋斗来了的消息也装作不知道,当然这里面也有避免同时出现在方静雯面前的尴尬的原因,没想到秦奋斗居然把主意打到了柳树林身上,挖起自己的墙角来了!

不过汪国方知道越是这样自己越不能对柳树林发脾气,这样只会把柳树林彻底推到秦奋斗那边,就叹了一口气,放缓语气道:“树林,你糊涂啊!这位秦公子是什么样的人我比你了解,他生意能做这么大靠的是什么?过去是靠老书记,现在是靠嘴皮子,他说的话你也信?虽然我不知道他具体跟你说了什么,又许诺了什么好处,但我可以肯定最后他是不会兑现的,你别被他卖了还替他数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