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六章 看不懂了/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树林就从来没有想明白一件事,已经做了汉天制药集团董事长的宋丽月为什么要冒着这么大的风险来做这个事情呢?而且汪国方也不做声,任由这个女人在那里做,而且越做越大。他们就不知道,这种东西那就是一条死路吗?还大规模的搞,虽说现在已经停止了,但是那些经手人还在,就不怕有人泄露?

但那是汪国方要考虑的,自己不过是为国营药企提供便利,虽说麻烦一些,但对于他没有什么大的伤害,他也懒得去说,劝赌不劝嫖,这个道理他还是懂得的,所以,在看出了汪国方和宋丽月的关系以后,他就闭上了嘴,把那个心思藏了下去,在一些地方开始注意保护自己,莫要让这个东西坏了自己的前程。

柳树林属于那种第一次大规模严打的时候正好参加工作的那一批警察。所以说在对于人性的复杂以及看风使舵方面属于无师自通的那一些人物中的佼佼者,再加上职业的特殊性,经常和穷凶恶极的罪犯斗智斗勇,神经锻炼得比起一般的人来说,那绝对是要粗大得多。别看汪国方也是那个年代出来的官场老油条,但是要论心狠手辣,以及为自己寻找后路这些方面,那是绝对比不过柳树林的。之所以,柳树林在表面上听从于汪国方,那是因为汪国方毕竟对他有过提携之恩,但要是到了危及柳树林自己的生死存亡,或者是重大利益的时候,柳树林绝对会不介意从背后给汪国方来一刀子。

柳树林经历得多,见识的也多。所以他对于和汪国方的合作是没有什么信心的,要是汪国方能够顺利接任省委书记的话还好一些,毕竟看得到前途,但是现在一封举报信,已经断绝了汪国方的仕途,加上年龄的限制,汪国方是不会有什么好的发展的,可以说,现在的汪国方不过是在保卫他已经拥有的东西,至于继续进一步发展,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这也是柳树林从汪国方不放弃宋丽月负责的毒.品生意上得出的结论。柳树林甚至怀疑,汪国方是不是已经做好了最后狠狠捞一把然后跑路去国外的打算。但回头想想又觉得不可能,毕竟属于正省级干部,他要是跑路,除非彻底的隐姓埋名,彻底的找不到他的任何的踪迹,否则的话,绝对会有着最大的可能被引渡回来的,理由很简单,国家丢不起这个脸面。

柳树林现在不清楚汪国方的打算以及他给自己准备的后路,但是这不妨碍柳树林给自己安排一条后路,这也是他去见秦大少的主要原因,当然对于那位滑头的秦大少,他同样是有所保留的,柳树林现在恐怕是对谁都不会有这太多的信任,除非是自己的最亲的人,老婆都不算,只有儿子,那是自己血脉的延续,所以那是天生的最亲近的人。

真要是到了败露的那一天,他最大的奢望就是给儿子留下足够他富足过一辈子的财富,而且不是国内,而是现在他身处的国外,要知道同样是富足的标准,国外还是要比国内的花费大得多,柳树林正在努力的多准备一些,听说那里的消费可是不低,儿子又有着好攀比的作风。他是十分清楚的,改是改不过来了,那就多准备一些吧,希望他过得好一些,不用为金钱发愁。

就在柳树林为着自己的儿子考虑的时候,他根本想不到的是,他以为的在国外的儿子,此时正在国内,已经回来了很久的柳书记的儿子,正在遵从秦大少的安排,在为他们兄弟会的“伟大事业”在努力奋斗着。还幻想着有一天,把自己的功绩拿到父亲的面前,让一向看不起自己,觉得自己不争气的父亲对自己刮目相看。

汉天制药集团案再次陷入胶着状态,在方东明的提议下,段昱再次召开常委会讨论这个案子,接连召开三次常委会讨论一起案子,这是汉南省前所未有的事,常委们也意识到这回新书记怕是要动真格的了,只是对于是否能够收到效果,他们还有些怀疑。

这次常委会刘明昊没有参加,借口有病而请假,大家也心照不宣。知道今天的会议就是刘明昊参加了也不过是一个回避的结局,所以也没有人对此说些什么,反而同情刘明昊,摊上这么个老婆,算是把刘明昊给害惨了。

这次常委会上汪国方的表现有些诡异,首先在段昱提起议题,方东明介绍案子调查进展情况以后,开始了发难,说早预料到会是这种情况了,纪委对于汉天制药集团案有些操之过急了,没掌握好节奏,该果断的时候不果断,该慎重时不慎重。

但是在方东明出面做了纪委关于对汉天制药集团案调查时机的说明以及拿廖长生失联作为例子的反驳后,汪国方的态度却又突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支持纪委彻查此案,并对涉案人员从重从严处理,最好是快刀斩乱麻,尽快做出结论,毕竟汉天制药集团是汉南省的大型国企,老拖下去也不是个办法,这前后截然不同的态度让在场的众多常委都大跌眼镜。

大家本以为,今天的会议上,汪国方要么极力反对,毕竟当年汉天制药集团股份制改造是他一力主导的,要么也学刘明昊避嫌,什么话都不说,毕竟在调查违纪案件和处理干部问题上,段昱作为省委书记,方东明作为纪委书记,有着先天上的优势,更不用说当初举报的就是柳树林这个汪国方的合作者,汪国方如果想在这件事上挑战段昱这位省委书记的权威,估计也难逃再次被打脸的结局。

但是,像汪国方今天这样的虎头蛇尾的动作,就让常委们有些看不懂了,怎么那么的诡异,让人意外,而更让人意外的是段昱居然也对汪国方的意见表示了赞同,说这个案子确实不能再拖了,为了保证汉天制药集团的正常经营不受影响,应该抓大放小,该处理的尽快处理,问题不大的可以先放一放。

常委们就越发看不懂了,这两位不是一向针锋相对,不对盘的吗?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和谐了?难道是事先进行了沟通?彼此达成谅解了?可是看表情又不像。大家不由得对于这诡异的现象有了警惕,说话都小心了一些。

接下来的常委会议程变得无比的顺利和和谐,没有了任何的相左的意见,全票赞成通过了决议。而汉天制药集团的事情似乎也暂时有了一个不错的结局,除了董事长宋丽月被停职,总经理沙白云被双规,企业由国资委暂时接管,似乎也没有什么伤筋动骨的举动,整个汉天制药集团在经历了前段时间的动荡之后,似乎又很快恢复了平静,正常生产,回到了平稳运转的轨道。

其实说起来,任何企业在高管被审查甚至已经笃定了要受到法律追究的情况下,没有波动时不可能的。而且对于高管的停职、双规调查,对于企业的经营活动本来就是一个干预,而且是负面的那种。

但是在汉天集团这里,却完完全全不是那么一回事儿。这也是由于汉天制药集团内部的特殊情况所带来的。在当初的时候,由于汉制药集团分为两个派系,一个是务实的生产系,另一个则是下来捞取利益和镀金的集团系。具体的经营生产都是由生产系在负责的,除了沙白云以及很少的一些人因为违纪问题严重,被双规调查以外,其余的原本就是负责生产经营的骨干虽然多少也存在一些经济问题,但是数额并不大,因为段昱在常委会上定的抓大放小的调子,所以都保留了职务,也就让汉天制药集团的正常经营没有受太大的影响。

至于集团系负责的那些所谓的加盟的,收购的那些子公司。一方面,他们本来就就不负责具体的生产经营,他们大多数也没有那个本事。那些子公司本来就是需要的只是一个名义,不会让他们加以指手画脚,所以影响也基本没有。

对于那些收购的子公司,绝大多数已经付完了钱,于是就很好办,国资委有的是人,那就直接接管,加以审计清理整顿以后,再恢复生产。原本就不在正常的产能之内,甚至可以说,集团已经收购了某些企业,但已经付完款了,经营还是原来的主人在管理,利润什么的就不说了,就是找人家开个会,人家都不带搭理的。可以说,完全就是花了钱,没有得到任何东西的假收购。

要是没有事情发生,那就可以掩人耳目,时间久了,也就不了了之了,但是现在不行了,国资委加入进来,一切按照合同协议,法律来办。该是谁的,就是谁的。

属于汉天制药集团的,那就直接接管,属于有问题的就更加好办了,一个通知,甚至是一个电话过去,就会有检察院反贪局的检察官过来,拿着协议,让你说清楚,怎么回事,谁经手的,钱去了那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