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八章 惊喜/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汪国方放下电话,就兴奋地搓着手在办公室踱起步,段昱肯定是觉得问题棘手,才会突然决定进京,说是回京探望家属,骗鬼呢!到了省部级这样的位置,谁还会有精力顾及儿女情长啊,段昱应该是去向中央领导那里做解释工作去了,看来自己埋下的那个雷果然起效果了啊!

段昱一走,汉南省就是他最大了,那他的那些个计划敢反对的人就没几个了,刘明昊自顾不暇,方东明焦头烂额,其他常委都是老书记留下来的那个大权力圈子中的人,就算不和自己一条心,也绝不敢在这个时候来坏自己的事!

他按捺住要给宋丽月通报这个好消息的冲动,想到这个女人是一个不太会掩饰自己情绪的女人,还是算了吧,这个时候可不能再有任何波折。等段昱从京城回来,形势只怕就变了,自己手里的筹码更多了,也可以好好和段昱别别苗头了!

对了,是不是找个人出面,在股市上来个推波助澜,让暴风雨来的猛烈一些呢?汪国方脑海里灵光一闪,秦奋斗那小狐狸不是最喜欢折腾这个吗?正好给他卖个好,也算是一个人情,于是他拿起电话,但很快又重新又放了下去,还是等段昱从京城看看风向再说吧,秦奋斗那小狐狸太能折腾了,别到时玩大了,引火烧身,现在要的是稳。不能冲动,不能再节外生枝!

汪国方没有行动,但他却不知道嗅觉灵敏的秦奋斗早已行动起来了,他就像嗜血的鲨鱼一样闻到血腥味怎么可能不行动呢?而尝到甜头的他的胃口更是远不止于此,此时正在发号施令:“严密关注!这次我要玩把大的!汉天制药集团只是开胃小菜,大餐还没开始呢!......”。

秦奋斗研究过段昱的履历,知道他担任过证监会主席,可当过证监会主席又怎样?论玩股票还得属华尔街的那些大鳄牛,华夏最少落户人家几十年,华夏股市的漏洞实在太多了,秦奋斗在国外留学多年,自认为已经完全摸透股票这种金融游戏的游戏规则,再回国内看国内股市简直就是小儿科了,所以他丝毫不认为曾担任过证监会主席的段昱能抓住他的马脚,反而为遇到这样的对手感到兴奋,这样才更有成就感嘛。

而且知道他的布局的人只有寥寥几人,哪怕是汪国方、柳树林他们也是完全蒙在鼓里的,他就不信段昱能看透他布下的这个大局,想到这里,秦奋斗瞟了一下茶几上的一叠资料,那是他选定的一个目标,一块横跨几个产业的大肥肉,他需要的就是这种,有着众多的产业的大肥羊,能够掩饰他的动作,方便以后他的撤离,这才是他喜欢的猎物,不过不能够着急,他需要一个介入的节点,只要有了这个,他就会犹如水银泻地般渗透进去,至于汉天制药集团只是顺道打的一只小兔子,也是一个掩护,让别人都以为他的目标是汉天制药集团,他才能够出其不意,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到汉天制药集团这只已经是半死不活的小兔子身上以后,他才好从容猎杀那只大肥羊!

这也正是资本游戏的魅力,这种游戏让他越玩越顺手,越玩越上瘾,他已经不再是简单追求这种游戏带给他的暴利,更多的是这种游戏带给他的刺激感,把所有人都玩弄于股掌之间,事了拂身去,多爽啊!

段昱坐当天下午的飞机去了京城,这次回京他没有告诉江不悔,是想要给江不悔一个惊喜,这些年因为工作关系他和江不悔聚少离多,虽然江不悔从未抱怨,两人的感情也一如婚前般甜蜜,但段昱还是觉得亏欠了江不悔许多,所以一有机会段昱就希望能制造一点小惊喜、小浪漫来给他们的爱情保鲜。

从机场出来,段昱还特意去花店买了一大束玫瑰,又在商场精心挑选了一根施华洛世奇的水晶项链,才兴冲冲地回家了,可段昱回到家里,却发现江不悔居然不在家了,段昱就有些诧异了,随着年龄的增长,江不悔的性情也不再像年轻时那么跳脱、张扬了,像之前喜欢飙车之类的爱好也早已放弃,只是迷上了瑜伽,身材一直保持得如少女般苗条,江不悔的性格是一件事要么不做,要做就要做到最好,所以如今江不悔的瑜伽水平已经堪称大师级的水准了,自然不会去什么瑜伽馆学习了,平时都是自己在家练习,而段昱正是知道这个时间点是江不悔雷打不动的瑜伽练习时间,才故意不告诉她,没想到却扑了个空。

段昱就赶紧给江不悔打电话,电话却不是江不悔接的,而是家里的菲佣接的,段昱本来是不喜欢请佣人的,可是岳母杜小月担心江不悔不会照顾自己,特意从国外请了个顶级菲佣回来照顾江不悔,段昱也就不好反对,不得不说菲佣的素质确实挺高,把家务料理得井井有条,就是汉语说得不太好,让段昱听着很别扭。

菲佣告诉段昱,她和太太(江不悔)在医院,太太(江不悔)进去做检查了,所以手机由她拿着,段昱一听就急了,连忙追问江不悔是哪里不舒服搞得要上医院了,可那个菲佣汉语说得不好,讲了半天也没讲明白,段昱索性懒得问了,问明江不悔是在协和医院,就赶紧出门,火急火燎地亲自驱车赶往协和医院。

来到协和医院,在停车场匆匆把车停好,还才走到门诊大楼门口,正好看见江不悔带着菲佣从里面出来,段昱赶紧三步并作两步冲过去,一把扶住江不悔的手臂,紧张地问道:“不悔,你哪里不舒服啊?!......”。

江不悔见到段昱先是一喜,却故意白了他一眼冷冷地道:“你还管我的死活啊?!忙你的工作去吧!......”。

段昱一听就更急了,急忙道:“不悔,是我不好,只顾忙工作去了,对你关心太少,你到底哪里不舒服啊?严不严重啊?......”。

江不悔见段昱急得满头大汗,知道他是真心着紧自己,不由心头一暖,也不忍心再逗他了,噗嗤一笑道:“傻瓜,我骗你的啦,我啥事没有,身体健康着呢!......”。

段昱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看江不悔面色红润,气色很好,确实不像有病的样子,却仍有些犹疑地追问道:“真的没事?不对啊,你没事上医院来干嘛啊?!......”。

江不悔俏脸一红,无比娇羞地白了段昱一眼道:“我...我有了!”。

“啊?!有了?有了什么?”段昱还没反应过来,傻傻地问道。

江不悔用葱白般的指尖戳了一下段昱的脑门,娇嗔道:“你傻啊,能有了什么啊?当然是有了小段昱啊!......”。

“什么?!真的啊?!”段昱这下总算反应过来了,不敢置信地大叫起来!

说起来段昱和江不悔结婚也有些年头了,却一直没有怀孕,刚开始还以为是聚少离多的关系,可随着两人的年龄都过了最佳生育年龄,江不悔的肚子还是没动静,两人也都有些着急了,更别说早就念叨着要抱孙子的杜小月了,为此杜小月还专门安排两人去找一位国内妇产科的权威专家做了检查,可检查结果却是两人的身体都没问题,完全可以正常受孕。

能够正常受孕可是就是怀不上,这就实在有些古怪了,思来想去也没有别的原因了,只可能是遗传,段家一脉子裔一直不太旺,段泽涛是一脉单传,他有那么多红颜知己,可是产下子裔的也只有江不悔、李梅和孙妙可三人。

好在段昱和江不悔都还看得开,知道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但终究心里都留着一个莫大的遗憾,现在江不悔终于怀孕了,段昱自然是欢喜得心都炸开了,浑然忘了自己省委书记的身份,兴奋地在医院门口就手舞足蹈起来,挥舞着拳头激动地大喊道:“太好了!我终于要当爸爸了!......”。

搞得旁边的路人都纷纷侧目,好在他们并不知道段昱的真实身份,否则只怕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江不悔连忙扯了一把段昱,又好气又好笑地娇嗔道:“你疯了!在这大街上大喊大叫,是想上明天的新闻联播啊?都当省委书记的人了,还跟个小孩似的!......”。

段昱也意识到自己有些激动过头,挠了挠头嘿嘿笑道:“省委书记也是人啊,这么让人惊喜的好消息,还不允许我激动一下啊?......”。

本想给江不悔一个惊喜,没想到江不悔却给了他一个更大的惊喜,段昱的心情自不用说,连汉南那一摊子烦心事也全不放在心上了,不过影响还是要注意的,连忙扶着江不悔上车回家,那恨不得把江不悔捧在手心里,生怕她摔着碰着的表情让江不悔又是甜蜜又是好笑,也怪不得段昱这么紧张,江不悔早已过了最佳生育年龄,算是高龄产妇了,这要出了什么意外,段昱岂不是要一辈子悔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