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一章 坐庄/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人玩笑了几句,就一起在沙发上坐了下来谈起了正事,等段昱刚刚介绍完自己目前所面临的难题,还没来得及看详细的资料,任大炮就指着段昱呵呵笑道:“哟,这里头有高手啊,段书记,你可得留心了,别搞得大地震啊!......”。

段昱笑了笑没有接话,静静地等着任大炮对他的判断做出解释,任大炮也没再卖关子,深入浅出地解说起来:“你觉得股市是什么?他的本质就是一个筹集资金的市场和渠道而已,也是一个交易场。不过商品不是现在有的东西,也不是那些上市公司的拥有的资产,而是他的良好预期,也就是卖的是他没有到手的东西......”。

“这就有一个问题,预期是什么?简单说来就是股民对于这个企业的信心,信心这东西就有点虚无缥缈了,而炒作股票的高手往往就是利用这一点来操纵股价,不过在这一点上政府是有先天优势的,我说句不中听的话你别在意啊,一个手握一省大权的省委书记要是掌控不了自己国资委属下几个上市公司的股价,那简直就是开玩笑。我都不知道你们的那个国资委是在干什么?吃白饭吗?......”。

任大炮说话永远是那么直接,尖锐,熟知他性格的段昱也不以为意,耐心地听他继续解说:“现在我国的股市,虽说看起来监管颇严。但是,其实漏洞很多,特别是在信息披露的监管上,你任证监会主席的时候也是特别重视这方面的监管吧,我还是要说句你不爱听的话,治标不治本!华夏的股民都太不理性了,随便一个小道消息都能造成股价波动,你监管得过来吗?......”。

“不过具体到你们省的这个企业身上,这却是一个对你极为有利的条件,那就是你们国资委掌握着最大的股份,有着掌控企业的能力。虽说这个也给你们带来了巨大的压力,处理不好的情况下会影响到政局以及你的一些决策。但你想过没有?股市卖的是预期,是股民的信心,而你却掌握着最强大、最权威的信息发布渠道,只要你能给他们好的预期和强大的信心,怕什么狂跌?根本不需要担心!这就好比打斗地主,一对王炸都拿在你手里了,你还怕打不赢啊!......”。

“但是这里面也有一个问题,那就是剧烈的震荡,如果对手通过资金炒作来几个犹如过山车一般的大震荡,那你发布再多的利好也没用,股民还是会失去信心的。这就牵涉到了具体操作的问题,在这个问题上,你是担任过证监会主席的,就不用我教你具体怎么做了吧?你懂的!......”任大炮朝段昱眨眨眼道。

段昱自然明白任大炮的意思,说得清楚一些,任大炮的解决办法就是坐庄,让国资委来坐庄,政府在后面提供政策和信息发布渠道以及护市资金方面的支持,这样一来,别说平稳了,就是黑心一些,在里面获得巨大的收益,那都不是不可能的,当然这种事情是不能放到台面上来说的,所以,任大炮其实也隐晦的提醒了,做的不好的话,会对他的仕途有影响。

段昱顾虑的倒不是自己的仕途,而是介入的尺度不好把握,为了维护市场稳定适当的干预那是无可厚非的,连中央遇到股市动荡的时候,都会让国家队入市护市呢,但介入深了,就变成政府操纵股价了,这就比较敏感了,操作不好影响就恶劣了,再一个就是护市资金从哪里来?动用省财政资金肯定是不行的,而且财政资金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肯定拿不出这么多钱来,再就是动用社保养老账户的资金,这也是违规的,所以这又是一个难题。

任大炮自然也猜到段昱顾虑的是什么,但这是段昱需要头疼的问题,也就点到即止了,继续分析道:“我有两个建议,一个是透明,一个是保密。有了这两个保证,加上你手中掌控着国资委和信息发布渠道,那就稳坐钓鱼台,谁来炒作,兴风作浪,都会给他一个迎头痛击,最后说不好还会给你送上一大笔的收益......”。

段昱依然未知可否,沉吟道:“那你看看我带来的材料,是否可以从里面看出些什么......”。

说着段昱从公文包里拿出有关汉天集团的所有的材料递了过去。当然是简略的已经经过了核实的东西,有些未经核实的就把现有知道的东西摆出来,既然是来请教,那就不能藏着掖着。

任大炮拿过材料,没有看具体的什么财务报表的这些,只看了大形势有关的东西,他已经看出来了,段昱过来的目的就是不要大起大落,保证平稳过渡,而不是要从里面捞取什么利益,所以那些具体的报表看来没有什么意义,根据大形势来判断那些可以影响大局和有让别人炒作的漏洞就足够了。

过了好大一会儿,任大炮放下手中的资料,揉了揉晴明穴,才开口说道:“在这里,有什么,我就说什么,不负任何责任的,你同意的话我就说,不同意就算了......”。

段昱知道任大炮应该是看出更具体的东西出来了,而且问题不小,所以才会说出这样的话,就哈哈一笑道:“这可不是你任大炮的风格啊,怎么?最近变胆小了?......”。

任大炮挠挠头嘿嘿笑道:“没办法,吃一堑长一智嘛,牵涉到政治的东西我当然得小心点,不能胡乱参与意见的......”。

段昱摆摆手笑道:“得了,在我面前你就收起这一套吧,我来见你也是保密的,今天我们的谈话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这下可以放心了吧......”。

任大炮嘿嘿笑道:“那我说了啊,这个汉天制药集团,我也曾经关注过他,但是首先声明,我不炒股,也不给人做顾问的,只是兴趣,在验证我的判断而已......”。

“看了你带来的这些东西,我得出三点结论,一、在你们政府内部有人在背后操纵这件事,而且地位很高。二、这个企业里面有着巨大的利益空间,如果有人加入炒作,会造成你担心的结果,不,应该是已经有人介入了,如果政府不进行干预的话,必然会出现你所担心的结果!三、介入的这个人是个高手,非常清楚这里面的游戏规则,你要抓住他的马脚不容易,而且他所谋甚大,可能远不止操纵股价这么简单......”。

“这也就是说,原本你们安排的那个经营者,可以说是处心积虑的在其中做成了一个局,故意的造成了一个巨大的漏洞,给以后的炒作留下了一个进入的口子。具体说来,一个健康的企业,不会是激进的,猛然的一下子引进这么多的技术和设备。虽然我不是专业方面的专家,但是,根据我的经验,我们国家的企业制度以及技术水平来说,引进技术和设备,那需要极其慎重才能够保证物有所值,保障企业的利益......”。

“这样密集的引进,不管是技术还是设备,都是一个加大波动的引线,而且在评估报告里面,还都有着巨大的利好。这样一来,稍有风吹草动,就会引起连锁发应,让股民的信心跌入低谷,可想而知,原本巨大的利好加上跌入低谷的巨大差距,会造成一个怎么样的震荡?不,应该说是海啸,大到足以淹没这个企业......”。

“那有什么办法补救吗?”段昱早就知道这个隐患,还做了咨询和预防,但他没有说明,现在想着得到一个另一个方面的化解办法。

“这就牵涉到我说的那些你的优势和那两个策略。你也清楚,我们的股市并不成熟,所以政策的影响面巨大,这是你的优势。但要把这个优势转化成为影响力来达到你的目的,那就要用到我说的两个具体的策略。一个是透明,就是对现在企业的状况以及以后的计划要透明,还要有着专家官方的解说,这样一来,可以减少那些状况出来以后盲从的那些股民带来的恐慌和跟风。另一个保密,而且是严格保密。说的是,对你用政策来影响这个企业的措施和动作要严格保密。一来是不让炒作者有着提前的准备来应对,另一个也是减少对于股市的负面影响。这对你的仕途不利......”任大炮瞟了段昱一眼道。

段昱明白任大炮的意思,还是暗示他通过坐庄来化解这场危机,不过段昱还有些犹豫,得回去以后仔细斟酌一下才好做决定,不管怎么说这趟来见任大炮还是很有收获的,让段昱打开了一些思路。有了一些新的想法。最起码对于汉天制药集团的局势没有那么担忧了,毕竟曾经担任过证监会主席的他在这方面是有着很大优势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