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二章 一连串的蹊跷/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任大炮把该说的话已经都说了,自然也不会再继续这个敏感话题,两人都很忙,所以说了几句闲话,交换了一下对目前国内国际宏观经济形势的看法,就互相告辞分手回家了。

第二天段昱又去了一趟证监会,老领导回来自然受到了旧下属们的热情接待,段昱任证监会主席期间在下属中间树立了很高的威信,而且谁都知道段昱如今可以说是全国最年轻的省委书记,将来多半是要进国家中枢的,搞不好就是未来的一号首长都说不定,自然要趁现在落力巴结,争取留下一个好印象了。

所以当段昱请他们帮忙对汉天制药集团旗下的几家上市子公司的股市资金异动情况进行监控,他们自然是立刻拍着胸脯满口答应,几个关键部门走一圈出来,段昱计划中的布局就安排得差不多了,现在就等鱼儿进网了。

把事情都安排妥当了,段昱也算去了一桩心事,在家全心全意地陪了江不悔一天,他终究是省委书记,不可能长期离岗,可现在江不悔怀孕了,他也不好启齿说要离开的话,最后还是江不悔善解人意,主动催他回汉南,说自己有的是人照顾,不需要他担心,段昱反复叮嘱江不悔安心养胎,自己一有空就会回京城来陪她。

第二天,得到通知的盖世杰过来接了段昱,两人一同回了汉南省,江不悔没有送行,她知道丈夫要返回工作岗位了,但短暂的幸福那也是幸福,她相当的满足,谁让她是一位省委书记的老婆呢。

段昱刚回到汉南省,省长汪国方就过来了,给他带来一个不太好的消息,那就是国家国资委要派人下来调研国企工作。段昱一听就皱起了眉头,国家国资委的人早不来,晚不来,就在这个汉天制药集团问题还在持续发酵的时候来,似乎来得也太巧了一点,而且如果来人再摆出上级领导的架子指手画脚一番,只怕现在稍稍稳定了一点的局面又要乱套了。

汪国方却暗自高兴,这件事当然是他在背后搞的鬼,也是他计划的一部分,是他通过中央的关系运作让国家国资委派人下来,好实施他的下一步计划,毕竟国家国资委是汉南省国资委的上级主管单位,而汉天制药集团又属于省国资委控股的大型国企,如果国家国资委下派的特派员对汉天制药集团的问题提出意见,就是段昱这个省委书记也不好反对的。

而他做的这一切就是为了让宋丽月借此脱身,借国家国资委下来调研的机会,让宋丽月辞去董事长的职务,哪怕是引咎辞职,给个处分都行,这个地方已经成了一颗*,随时可能爆炸的地方,更何况他还得到消息,有人已经进场,想着在那上面炒作一把,获得巨额利益。宋丽月再不离开,就晚了。

段昱虽然觉得国家国资委这次下来调研有些蹊跷,却也不好说什么,毕竟国家国资委作为上级主管部门,也不是他这个省委书记可以指挥的,想了想对汪国方道:“国方省长,国资委这块一直是你分管的,这次国家国资委下来调研就由你负责接待吧,需要我出面的话再告诉我......”

这当然正如汪国方所愿,连忙道:“段书记,你事情多,就不麻烦你出面了,你放心,我一定会把国家国资委调研组接待好的......”

汪国方离开以后,段昱又给方东明去了电话,问起汉天制药集团的案情,暂时没有什么新的变化,又说起国家国资委的这次调研,两个人心照不宣。

正在这个时候,刘明昊来了,却也是报告一个坏消息,那就是原本以为的跑路的那位廖长生书记,有下落了!在临近南方边境线的一个荒郊野外水塘中发现一具尸体,很可能就是廖长生,据对方回馈过来的消息,是失足落水淹死的。

廖长生随身带的并不是他自己的真实的身份证,而是另外的一个也是江汉市的身份证,名字是假的,但是身份证居然是真的!所以对方顺着这个线索发过来了协查通报,江汉市公安局根据身份信息排查,却发现根本没这么一个人,这才引起了江汉市公安局长王少锋的重视,通过比对尸体外貌体征,最后确定正是失联多日的廖长生!

廖长生随身还有着大量的现金和其他的物品,都没有被拿走,警方据此排除了地方黑势力谋财害命的可能性,估计是廖长生准备从南方边境偷渡出国跑路,地形不熟,失足落水丢了性命,尸体的发现很偶然,被一个钓鱼爱好者发现的,不是这样估计再晚就很难辨认了。

段昱又皱起了眉头,这又是另一件让他觉得蹊跷的事情,廖长生既然已经做好了外逃的充分准备,怎么会突然这么不明不白的淹死在他乡呢?还有他那个假身份证,居然是真的,那么当初给他办这个身份证的公安机关肯定也有问题了!

不等段昱追问,刘明昊又汇报说,给廖长生办理另一个身份证的是江汉市郊区的一个派出所,而这个郊区派出所在不久前发生了一起意外火灾,所有的原始档案资料都被毁了,所以已经不能够追查到责任人,成了一桩无头案。

这又是一个蹊跷的地方,这场大火烧得太蹊跷了,段昱脑海里升起一连串的疑问,脸上却是不动声色地问道:“明昊同志,你怎么看?......”

“我有一个预感,廖长生不是失足落水,而是他杀!”刘明昊倒也干脆,直接说出了自己的判断!

段昱的嘴角就微微翘了起来,他就欣赏刘明昊这种直爽的性格,而且刘明昊的这种态度也说明他在开发新区的问题是干净的,否则不可能这么胸怀坦荡,眉毛一扬道:“哦,怎么说?你怎么会有这个预感呢?那边的公安机关不是已经排除了他杀的可能吗?......”

“这里面蹊跷的地方实在太多了,所以我认为只能排除谋财害命的可能,不能排除他杀!当初让廖长生担任开发新区区委书记,我其实是不同意的,但是当时常委会讨论的时候,林市长很坚持,投票表决的时候支持票占了多数,为了开发新区项目能够顺利推进,我做了让步,但事后我也专门调查了廖长生的详细履历,发现他有在海军服役的经历,而且是海军陆战队的军官,一名海军陆战队的退役军官会失足落水淹死?这不是笑话吗?!......”刘明昊冷笑着说出了自己判断的依据。

“什么?他属于海军退役?资料上不是写的军工研究所吗?......”段昱也有些惊讶了,廖长生的履历资料他也是看过的,上面只提到廖长生是军转干部,退役前是在一家军工研究室任职,而之前服役经历就语焉不详了,当时段昱以为是涉及到军事秘密,所以也没多想,没想到居然是从海军陆战队退役的。

“不错,档案里写的是军工研究所,但是我在他的档案里发现了一张嘉奖令,却是海军陆战队的,所以我又做了深入调查,才发现他是因为在海军陆战队负伤,不能再在一线部队服役,才转到那个军工研究所的,当时我就是因为知道了他的这段经历,觉得他也算是国家的有功之臣,应该坏不到哪里去,所以也就没有再坚持反对,没想到他到地方以后就逐步腐化堕落,最后成为这样的腐败分子!把我也骗了!......”刘明昊又是气愤又是惋惜地道。

段昱眼中闪过一道精光,他的判断和刘明昊是一致的,廖长生应该是他杀!而杀他的人应该是为了掩盖背后更大的黑幕,如果是这样的话,这或许是一个新的突破口。想到这里,段昱用力一拍桌子,毅然道:“查,一查到底!但是一定要注意保密,能够这样神不知鬼不觉地杀死一名现职区委书记的人一定不简单!说明他的能量很大,而且和廖长生有着极大的利害关系,才会杀人灭口!......”

“已经安排了,我们市公安局的局长王少锋亲自负责,保密应该没有问题!”刘明昊从容地回答道。

“你的这个局长怎么样?可靠吗?”段昱也是被汉南的复杂局面搞得有些神经紧张,完全不知道哪些干部可以信任。

“绝对可靠!”刘明昊打起了保票。

对刘明昊,段昱当然是信任的,而且越来越倚重了,他甚至想将来是不是向中央推荐刘明昊来任汉南省长,他们俩来搭班子,一定能让汉南省再上一个台阶!

当然现在说这些还为时过早,当务之急还是先把汉南重重黑幕揭开,把这些腐败分子一网打尽,否则他这个省委书记的位置都有可能做不稳,更谈不上很好地推进自己的施政思路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