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四章 外强中干/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旁的张俊飞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不过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他对肖国庆这副颐指气使的模样也很是反感,一个正厅级干部,却摆出一副中央领导的架子,搁谁看着也不会舒服啊,只是之前省长汪国方专门把张俊飞叫到办公室交待了,对这次国家国资委调研组一定要小心招待,全力配合,千万不能得罪,所以张俊飞也只能捏着鼻子忍了。

连张俊飞都这样,其他汉南省国资委的干部就更别提了,全被肖国庆训得抬不起头,肖国庆很享受这种感觉,敲着桌子继续道:“现在是市场经济,政府对于国有企业的干预不能太多,作为国资委的管理干部,有时候要能顶住压力,避免过多的政府干预影响国企的发展,实在顶不住你们也可以向国家国资委反映嘛……”

这时会议室门突然开了,段昱带着盖世杰走了进来,众人都吃了一惊,赶紧站起来迎接,会议室里响起连声的招呼声:“段书记好,您怎么来了?……”

肖国庆倒也站起来了,段昱毕竟是省委书记,是能和国家国资委主任平起平坐的人物,他要是还大刺刺地坐着就太不像话了,只是脸上的笑容却有些勉强,在他看来,自己是代表国家国资委下来的,段昱这个省委书记之前连面都不露,是没给他面子,所以他也不想给段昱面子,矜持地站在那里,也没主动去和段昱握手。

段昱也不以为意,先对迎上来的张俊飞和那些省国资委的干部摆摆手,示意他们坐下继续开会,又主动对肖国庆伸出手道:“你就是肖国庆同志吧,听说你们正在讨论汉天制药集团的问题,这个问题我也比较关注,所以过来听听,肖局长不会不欢迎吧……”

肖国庆软绵绵地和段昱握了握手,挤出一丝勉强的笑容道:“段书记说笑了,知道你日理万机,所以我也没去向你汇报,你是汉南省委书记,你才是地主,我哪有资格说欢迎不欢迎的呢……”

这话其实也是话里有话,肖国庆这是在变相的表示对段昱的不满,他代表国家国资委下来,段昱这个省委书记却没有尽到地主之谊,之前连面都没露,就是没把国家国资委放在眼里了。

段昱笑了笑,并没有接肖国庆的话茬,而是挥挥手道:“那你们继续开会,我旁听一下……”

跟在段昱身后的盖世杰已经很见机地搬了一把椅子放在会议桌的正中,肖国庆就只好不情愿地把椅子往旁边挪了挪,他再自大也不敢跟段昱这位省委书记抢首位。

现场的气氛就有些尴尬了,谁都不肯发言,段昱只好打破沉默对肖国庆道:“国庆同志,听说你这次下来对汉天制药集团的问题提了一些指导意见,我可以听听吗?……”

肖国庆见过的省部级高官也不少,就是二号首长,开会的时候他也是见过的,所以在段昱面前倒也不露怯,接过话头道:“段书记,你来得正好,关于汉天制药的问题我正好想和你交换一下意见,我觉得你们汉南省省委、省政府对于国资委管辖的国有企业干预太多了,已经严重影响到了企业的正常经营,就拿汉天制药集团的问题来说吧,你们汉南省纪委对汉天制药集团部分高管的违纪问题进行调查我不反对,但是你们调查应该和我们国家国资委通气,在我们的配合下进行,否则把企业搞垮了,国有资产流失了算谁的啊?……”

段昱暗自冷笑,这位肖大局长真有点搞不清楚自己是谁了,面对自己这位省委书记居然也是这种咄咄逼人的语气,居然还质疑起省纪委办案来了,脸上却是不动声色地道:“国庆同志,我不同意你的观点,对于汉天制药集团我比你更关心,我比你更不希望汉天制药集团垮掉,因为那样必然对我们汉南省的经济发展造成冲击,可是如果我们省委省政府完全放手不管,汉天制药集团就不会垮掉了吗?恰恰相反,我认为汉天制药集团之所以出现今天这样的局面,正是因为过去我们省委省政府对汉天制药集团的干预和监管不够,才会出现这样严重的问题!……”

“至于省纪委查违纪问题,那是他们的本职工作,包括我这个省委书记都无权干预,而且我也不认为省纪委对汉天制药集团的调查影响了汉天制药集团的正常经营,反而是拨乱反正,让汉天制药集团重新回到了正常经营健康发展的轨道,事实也的确如此,仅这一次的梳理清查就为国家为汉天制药集团挽回了数千万的损失,对汉天制药集团的后续发展是有利的!倒是我听说你们调研组对汉天制药集团的人事安排进行了一些干预,不知道你是否考虑到这样会对汉天制药集团下一步的发展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呢?……”

肖国庆被段昱毫不留情面地驳斥搞得面红耳赤,一贯的骄横之气也被激起来了,强硬道:“我这次是代表我们国家国资委下来调研的,发现汉天制药集团出了这么大的问题,当然要进行干预,而且我回去也会把这里的情况向上级领导汇报,我认为汉南省对于国有企业的管理很有问题!……”

段昱本来已经给肖国庆留了面子,但见他这个时候还死鸭子嘴硬,也有些火气了,冷冷地道:“国庆同志,你确定你能代表国家国资委吗?也不需要你汇报了,我直接给你们刘主任打电话!……”

肖国庆就愣了一下,脸色也微微有些变了,他没想到段昱和国家国资委的领导这么熟悉,熟到可以随时通话的地步,毕竟国资委系统是相对独立的,和地方政府虽有交集,但和其他的部委相比联系就没有那么紧密了,要是段昱真的和他们国家国资委的领导有交情,那就麻烦了。

不过他还有一丝侥幸,国家国资委有好几位副主任都姓刘,只要段昱认识的不是直接主管他的副主任刘鹏,那就还没到最坏的地步,毕竟他能四十出头就当上国家国资委企业改革局的局长也是有背景的,但是背景归背景,如果段昱找的是他的主管领导刘鹏,那他再有背景也不好混了。

他却不知道,段昱找的正是刘鹏!如果大家对前文还有印象的话,就应该记得这个刘鹏正是当初段昱在中央党校时学习的同班同学,而且刘鹏当时是和段昱、赖志明一起被同学戏称为那届中央党校青干班的“三剑客”的,关系自然不一般。

论资历刘鹏比段昱还老些,能够成为“三剑客”之一,能力自然也是有的,这些年段昱在进步,刘鹏和赖志明自然也没有落后太多,赖志明如今是江南省的常务副省长,而刘鹏则成了国家国资委排名第二的副主任,也算是手握重权的大员了。

这些年他们“三剑客”虽然各自在官场打拼,但是联系却是一直没断的,谁都知道这是难得的人脉资源自然要好好维持了,更何况三人兴趣相投,惺惺相惜,在党校学习时就结下了深刻的友谊,随着时间推移,地位的变化,这份友谊不但没有变淡,反而是更深了。

这时段昱已经接过了盖世杰递过来的手机直接拨通了刘鹏的私人手机,刘鹏一看是段昱的电话自然是立马接通了,打着哈哈道:“段老弟,你这位封疆大吏可是日理万机,今天怎么有空联系我啊?……”

肖国庆坐的位置就紧挨着段昱,手机话筒里的声音自然也是听得到的,对于顶头上司的声音他自然是再熟悉不过,所以一听声音就知道段昱找的是刘鹏了,而且听两人打电话的语气,关系还很不一般,都直接称兄道弟了,关系能一般吗?所以肖国庆本来只是微变的脸色一下子就变白了!

段昱瞟了脸色发白的肖国庆一眼,心中暗暗好笑,本以为这位肖大局长是位多么硬气的角色,没想到自己一个电话就让他原形毕露了,不过是个外强中干的主,对着话筒那头的刘鹏笑道:“我的刘大主任啊,我在地方可不比你在中央舒服,这不,你们国家国资委的肖国庆局长到我们汉南省来指导工作,批评我们汉南省委、省政府对国企工作干预太多,我就找你确认一下,这是不是你们国家国资委的态度,要是的话那正好,我就把这个烂摊子交给你们国家国资委管了,我巴不得呢!……”

刘鹏一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肖国庆这次下去调研并不是他安排的,而是另外一位副主任越过他安排的,他本来就有意见,只是为了搞好班子成员团结,倒也不好反对,此时正好借题发挥,怒道:“这个肖国庆搞什么鬼?他有什么资格对你们省委、省政府的工作指手画脚,真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你让他接电话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