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七章 小心夹手/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刘鹏知道段昱只是嘴上说得轻松,从汉天制药集团的事情上看,省长汪国方只怕难逃干系,搞不好还要牵扯到好几位省委常委,更别提上面那位副国级了,谁遇到这样的事能轻松得了啊?

除了为段昱担心,刘鹏还有其他的顾虑,官场争斗历来是你死我活的,不是万不得已,官场中人一般都不愿意蹚浑水,国家国资委如果插手汉天制药集团的事情,他就等于绑上段昱的战车了,老同学归老同学,但也不可能为了段昱赌上自己的仕途。

段昱见刘鹏依旧是一脸凝重的样子,就猜到了他的顾虑,神神秘秘地一笑,凑到他耳边压低嗓门道:“老同学,你也不是外人,我就跟你交个底吧,我这次下来可是带着任务下来的呢,二号首长亲自交待的任务,就是要打掉几只老虎呢,要不然我哪来的底气……”

这话其实是半真半假,二号首长让段昱来汉南反腐是真的,但是后面那句要打掉“几只老虎”却是段昱自己加的,不这样怎么能让刘鹏彻底放下顾虑,跟段昱一起打这场反腐战役呢?

果然刘鹏一听就长松了一口气,用力一拍大腿道:“你早说啊,还害我为你提心吊胆的,既然首长发话了,那就好办了,通过这次汉天制药集团的事情,咱们可以张一张大网,争取把他们一网打尽!……”

也怪不得刘鹏这么功利,仕途中人谁不想进步呢,现在的国家国资委主任已经到了要退的年龄,刘鹏扶正的机会还是很大的,而他能否扶正,很大程度要看二号首长对他的印象,所以刘鹏自然要借这件事好好表现,争取在二号首长那里留下一个好印象。

做通了刘鹏的工作,后面的事情就好办了,坐庄的资金刘鹏大方的表示由国家国资委解决一半,剩下的由段昱想办法,两人又就一些细节问题做了磋商,这一谈就是几个小时,连中午饭都是让工作人员送到办公室来吃的。

谈得差不多,刘鹏抬起手腕看了看表,站起来道:“那就这样吧,坐庄的事情由天明同志负责,资金的问题我还要回去跟主任汇报一下,应该问题不大,时间还早,应该还能赶上回京的最后一班飞机,我就先走了……”

段昱一听,连忙挽留道:“别啊,说好我请你喝酒的,咱们也好久没聚了,你那么急着走干嘛?……”

提到跟段昱喝酒刘鹏就有些发憷,他到现在还记得在中央党校青干班毕业典礼后分别前的那个晚上,他和赖志明都喝得酩酊大醉,出了丑,大骂那些打压他们的领导,只有段昱这牲口喝得比他们多却啥事都没有,看着他们出丑,最后还是段昱把人事不省的他们送回的住处。

所以刘鹏连连摆手道:“酒就不喝了,以后多的是机会,我还要赶着回去向主任汇报呢,我这个副主任也当得不轻松啊!……”,一边摆手,一边就开始往外走,生怕段昱把他留下来又把他灌醉了。

段昱挽留刘鹏当然不只是想请他喝酒,在随后的一些工作中,他还有很多地方需要这位国资委副主任的帮助,要知道国资委管辖着全国那么多的大型国企,每年的工业总产值差不多占了全国工业总产值的七成以上,资源是相当丰厚的,好不容易把刘鹏给拉到汉南来,

他怎么放过这个机会,连忙一把拉住刘鹏道:“别急着走啊,酒你可以不喝,忙你不能不帮,好不容易把你这位国资委的大主任请下来,怎么也得帮我们汉南出出力啊!……”

刘鹏停住脚步,警惕道:“帮忙?我这不是已经帮了你的忙了吗?还有什么忙要我帮?……”

“你也知道,我们汉南省虽说有些地方经济还过得去,但那也是依靠当地的资源,所以,大多数地方还是贫困的,特别是老、少、边穷地区,光是国家级贫困县就有好几个……”段昱腆着脸嘿嘿笑道。

“打住,我是国资委主任,还是副的,可不是扶贫办主任,你哭穷也没用……”听到段昱开始哭穷,刘鹏急忙说道。国资委就是一个管理机构,可不是扶贫办,对于贫困地区,他可是爱莫能助。

“不要你们拿钱,看把你吓得!……”段昱坏笑着看了一眼自己的这位老大哥,继续说道:“你听我说完嘛,我发现啊,所有的这些贫困地区都有着一个共同点,那就是这些地区都是以农业占据主导地位的地区。所以嘛,农民的增产增收,就成了扶贫攻坚战的主要手段。现在的农业发展和现状有着一个怪现象,那就是,农民种植出来的东西,价格不但低,而且卖出不易。但同时在城市或者一些地区里面,不但东西价格高,而且还经常市场断货,没有一个切实的保障供应的机制。我就思索着能不能打通这个通道,一个是为农民寻找一条有别于进城打工的出路,另一个也是降低城市里居民的生活消费水准……”

“等等,你说的这些问题我都了解,但是这个和我们国资委有关系吗?还是需要我替你回去吹吹风?”刘鹏听了半天,没有听明白和自己有关的东西,不由得问道。

“嘿嘿,当然有关了,我们做过调查,造成这种现象的主要原因,在于中间环节不畅,那么打通中间环节就会达到我说的目的。所以嘛,这个就和你们国资委有关了……”段昱继续嘿嘿笑道。

“中间环节?打通它们怎么会和我们有关?我们属下的国企可是大多数一些实业重工之类的,和这个你说的中间环节有什么关系?”刘鹏仍是一头雾水。

“你别着急,坐下来,慢慢听我说嘛。”段昱拉拉刘鹏的胳膊道。

“那你说,我听着呢,正好我也听听你的高见……”刘鹏也来了兴趣,他虽说现在在国资委工作,但是也是曾经主政一方的大员。对于段昱提的这些个问题并不陌生,他也知道段昱鬼点子多,是抓经济的好手,能够领先他和赖志明一步成为正省级干部,靠的也是实打实的政绩,就顺势重新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挥挥手道。

段昱也坐了下来,开始仔细分析道:“中间环节,说得明白一些,就是在当中搞贩运的那些家伙,不可否认的,在改革开放的初期,他们起到了积极的作用。但是在他们站稳脚跟,发展壮大以后,就有了一些奸商的本质露了出来。最近几年的‘豆’你玩,‘蒜’你狠,诸如此类的事情离不了他们在其中兴风作浪,利润都被这些家伙赚走了,老百姓却没有的到实惠,而目前我们农村这种一家一户分散劳作的模式是很难从这些奸商手里抢到议价权的,而市场的体制也让政府对他们囤积居奇、炒买炒卖的行为很难做到根本性监管,所以,农民丰收不增产,不增加收入,反而亏本的事情层出不穷……”

“要想改变这个现状,那就要另辟蹊径,寻找一条和他们不同的农副产品流通途径。这才是一劳永逸,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办法……”

刘鹏皱了皱眉头道:“你说的不错,可是另找一条途径,谈何容易?难道需要在建立一些企业来解决?这恐怕行不通,我们国资委搞国企改革,关停那些不盈利的国有企业,为了解决他们的遗留问题,头都大了,别到时候问题没解决,又搞出新的问题出来了……”

“绝对行得通!而且这些企业的建立还会解决很大一部分现有职工的难题……”段昱斩钉截铁地说道,显得胸有成竹。

“行得通?现有职工?”刘鹏有些沉吟了,自言自语地说过以后,陷入了沉思,段昱也不提醒他,只是在一旁笑着看着刘鹏,刘鹏当初和他还有赖志明并称那届中央党校青干班的“三剑客”,要是自己把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刘鹏还想不通其中的关窍,那只能说他能力退化了。

果然,刘鹏想了一会儿,眼睛就亮了,猛然抬头道:“我知道了!你是在打粮食局那些已经萎缩了的单位的主意?!……”

段昱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

“你这个主意好是好,只是有些东西恐怕不好说,你考虑过没有,你这样做恐怕和当初的一些政策有些对立,这个问题可是很敏感的哦,你要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得小心夹手呢!”刘鹏有些担忧的说道,他在中央机关工作,对这些东西自然是极其敏感的,在某些事情上,政治问题才是最大的问题,作为国资委的副主任,刘鹏见得多了。

“当然考虑过,所以找你嘛,我们开个试点,把那些过去发挥过作用,现在依旧存在的单位整合起来,成立一个归属于国资委的商业化公司,负责这个中间环节,一手托两家,甚至还会有一些自己直营的店铺,作为稳定物价的主力,你觉得怎么样?……”段昱笑笑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