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四章 不可救药/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楚志国拿着元韦林这种油盐不进的滚刀肉还真是一点办法没有,毛万年也觉得这样闹下去不是办法,站出来打圆场道:“老乡,你是住这里的村民啊?正好,我是上级派来了解你们这里的防汛工作情况的,你熟悉这里的情况,带我到处看看,看有什么安全隐患?……”

元韦林瞟了毛万年一眼,站在那里没做声,显然他对政府干部都有些抗拒,估计是楚志国他们让他对所有的政府干部都产生了不良印象。

毛万年也不以为意,微笑道:“老乡,这也是为你们好啊,你也不希望你居住的地方有安全隐患吧,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

元韦林也觉得毛万年说得在理,而且这木屋别墅建在沟口这种常识性错误,楚志国这帮草包干部前前后后不知道来过多少次,愣是没看出来,毛万年一来就看出来了,说明他和楚志国他们这帮草包干部确实不一样,就点点头道:“好吧,你跟我来吧……”

楚志国却仍有些不甘心,让蒋四清带着两个随行的镇干部沿着水道去察看之前山洪爆发的痕迹去了,他自己则不远不近地跟在毛万年和元韦年的后头,主要是担心元韦林这个“刺头”满嘴跑马,跟毛万年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来,再横生枝节。

元韦林和毛万年并排走在前面,一边走一边问道:“你是干嘛的?……”

毛万年没有正面回答,笑了笑道:“你看我是干嘛的?……”

元韦林转头瞟了毛万年一眼道:“我看你应该是个大官,要不然他们怎么都叫你领导呢……”

毛万年哈哈大笑道:“那你猜错了,我可不是什么大官,我就是来调查你们这里的防汛准备工作的……”

“走过场而已,屁用不顶……”元韦林不以为然的冷笑一声道。

毛万年也不以为意,相反他挺欣赏这个心直口快的中年汉子,可不是谁都能在镇党委书记的官威下仍然敢说真话的,这对他了解移民新村的真实情况也有好处,他知道要想一下子扭转元韦林对政府干部的印象是不可能的,只能靠自己的实际行动去感化他。

“我们去那里看看吧!”转了一圈没发现什么问题,毛万年指指远处明显是开山留下的一堵几乎是直上直下的山壁道。

“看那里做什么?”元韦林疑惑低问道。

“这里是什么土质,山石还是混杂?要是山石还好一些,要是土石混杂,可就要注意了,雨季到来,这种地方很容易形成山体滑坡的……”毛万年解释道。

“不会吧?那些专家说经过加固了,不会有事的……”元韦林有些吃惊地道。

“走吧,会不会都得去看看,以防万一。这可是人命关天啊……”毛万年这个时候已经不相信所谓的专家了,之前楚志国不也说那木屋别墅选址是经过专家论证设计的吗?真要信了这所谓的专家的话,恐怕到时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就在这个时候,蒋四清带着两个进山沟里查看的工作人员回来了,一脸的惊慌,还没跑到跟前,就大声道:“楚书记,毛领导说的一点儿都不错,是有山洪冲刷的印子,而且还是这么高……”说着他已经到了跟前,站在那里用自己的身子比划了一下。直接到了他的额头的位置。

要知道,对于山沟来说,那大都是凹下去的,两边崖壁上的印子代表的是最浅的部分,可现在已经到了一个一米七几将近一米八的大汉的额头,可以想象,那是多么可怕的山洪?!

楚志国彻底死心了,回头看看下方的旅游木屋别墅,那可是才建好没多久的,本以为是个聚宝盆,之前常远伟还专门请了个风水先生来看了的,说这里有“靠山”,有“钱脉”,最后才选定了木屋别墅现在的位置,没想到却被这个风水先生给坑苦了,这才建好的木屋别墅就要拆掉,不用说,会损失不少钱的,那钱的数目会让他心疼的。

但那又怎么样呢?幸好发现得早,木屋别墅还没住人,要是里面已经住进了游客,那个时候,要是来一场山洪,呵呵,那个场面楚志国可是不敢再想了,自己要是不死,也只有上吊了。

想到这里,他咬咬牙对蒋四清道:“通知常老板赶快过来,这里要挪地方了!……”。

然后他转头又对毛万年道:“毛领导,今天真得感谢你,要不是你,我们就闯下大祸了!……”

毛万年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楚志国这样的干部不值得同情,好在他还没有蠢到家,要是这个时候还死守着这片木屋别墅不放,那就真没救了!

一旁的元韦林这个时候对于毛万年已经有些好感和信任了,别看他嘴上骂得恶毒,但在灾害面前,木屋别墅那里出了事,他也会伸手相救的,否则的话,刚才就不会过来了,他本来想着给楚志国提个醒的,没想到毛万年已经考虑到了,而且是专门为了移民新村下来视察的。

这让他觉得毛万年确实和别的政府干部不一样,别的不说,就说刚才这一大圈转下来,要是别的政府干部早就气喘吁吁叫苦不迭了,毛万年却是一点事没有,倒是个靠谱的。

一行人继续往上方走,快到那山壁下方的时候,毛万年突然指着被削去了一个大缺口的山包上的一个巨大的方形水泥建筑问道:“那是什么?!……”

这个时候楚志国还远远地落在后边,在那里打电话,估计是在联系那位常老板,蒋四清知道毛万年肯定又发现问题了,和几个镇政府干部对视了一眼都不好接话,最后还是元韦林接话了,有些气愤地道:“你问的是那个啊,那就是我们镇上给我们建设的大水池。说是给我们吃水用的,这里地势高,只要抽水上去,不用水塔供水都可以自流,可这抽水的电费却要我们自己掏钱……”

毛万年的注意力却不在这上面,他看的是已经露出的山体的地质构造,同时也在估算那个水池装满水以后的重量,大略的计算以后,他有些害怕了,要是遇到雨水天气,土石混杂的山坡本来就容易形成泥石流和滑坡,在上面又有着一座沉重的重压物的话,那简直就是火上浇油了,回头再看看移民新村距离山坡最近的房子,他记得在这种环境下有着一个安全间隔要求,但这里明显不够,而且差得太远,按照山坡的高度,只要一出现山体垮塌,那几座居民的房子就会被埋没在巨量的土石方下,更不用说是泥石流和滑坡了。

为了谨慎起见,毛万年从随身带的背包里取出测量工具,对跟在他旁边的镇政府工作人员道:“同志,来,帮忙拉下尺,我们测量一下……”

楚志国这会正在忙着联系常远伟这位首富,说了毛万年做出的判断,让常远伟拿主意,是否要搬迁那些木屋别墅,不知道电话那头常远伟说了什么,楚志国不再打电话了,跟了上来,在一旁看着毛万年他们忙碌。

经过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测量,有了精准的数据,经过计算,毛万年得出了结论,那就是这里将是这个雨季最危险的地方!到了这个地步,再回到县里汇报之后,走流程,已经来不及了,山里的天气,随时都会有雨。毛万年不想眼睁睁地看着惨剧发生,就招呼楚志国以及元韦林等人过来,指着那山坡的蓄水池道:“那个水池必须立刻拆掉!还有这片山坡也要重新做防护加固!……”

“又要拆?!还要重新防护加固?!……”楚志国一听就叫了起来,他简直怀疑毛万年就是故意来找茬的,毛万年没来之前啥问题没有,毛万年一来,就这问题那问题全来了!

毛万年瞟了楚志国一眼,冷冷地道:“如果楚书记你不想造成泥石流或者山体滑坡的话,就必须拆,也必须重新防护加固!……”

不知道是不是刚才常远伟那位首富在电话里跟楚志国说了什么,他的态度和刚才有些变了,连连摇头道:“这可得要不少钱,我们镇财政资金特别紧张,根本拿不出这么多钱,只能向县里打报告,看县里能不能拨钱下来……”

毛万年暗暗摇头,楚志国这分明是打算用“拖字诀”,以现在政府的行政效率,打报告等县里拨钱只怕黄花菜都凉了,这个时候楚志国还打这样的小算盘,简直是不可救药了,正要说话,一旁的元韦林却炸毛了,突然扑了上去,揪住楚志国的衣领,嘶吼道:“狗.日的,到现在你还心疼钱,我们老百姓的命就这么不值钱吗?!你特么的心黑透了,当初骗我们从山里搬出来,说得多好听!现在特么全变了,瞧瞧你给我们找的这个破地方,还特么移民示范点呢,简直就是给我们挖坟坑让我们跳,妈的,老子今天锤死你!……”

元韦林越说越激动,竟然真的动起手来了,一旁的蒋四清等人连忙上去拉架,可元韦林常年劳作,力气大得很,蒋四清他们这些个缺乏锻炼的政府哪里拉得开,现场乱作一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