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六章 举报/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只有巴子坪那里让毛万年有些不太放心。他本来还想杀个回马枪,再回到巴子坪去看看的,只是他跑完最后一个点时间已经很晚了,而且他还要赶回县城对那位刘书记做个总结汇报,加上对于省委组织部的那一份工作报告,他不得不返回了县城。

在马不停蹄的调查间隙里,他已经利用晚上的空闲时间,对于自己走过的地方,做的调查,还有提出的意见和建议,写好了一个报告,在最后的时候,他忽然灵机一动,加上了协助人员的名单,其中就有着那位刘书记还有县政府办公室的那位副主任。

在县委里面,他见到了那位刘书记,递上自己准备好的报告,刘书记把毛万年让到沙发上坐下,自己开始仔细地翻看毛万年写的报告,他知道这份报告可是要直接呈送省委组织部的,所以他必须仔细看,以免毛万年把一些不该写的东西捅到上面去了。

等看完以后,刘书记脸上露出了笑容,看来这个毛万年还是很会做人的,不该提的问题一个没提,还把他的名字也加进了报告你,说他对此次防汛督查工作高度重视,给予了大力支持,要是这份报告能够得到省委组织部领导的肯定,那他也跟着沾光了。

“好,这个报告写得好,条理清楚,数据详实,既反映了问题,也总结了经验,所提的解决办法和建议也很务实,万年同志不愧是在省委党校学习了的优秀年轻干部,水平很高嘛!我也会向上级组织报告,你这次下来对我们县的防汛工作帮助很大啊,堵死了漏洞,排除了安全隐患,要是组织上能让你留在我们龙山县任职就再好不过了,我们龙山县就需要你这样工作踏实的人才啊!……”既然毛万年会做人,刘耀林自然也不会吝惜赞美之词,花花轿子人抬人嘛。

说完以后,当着毛万年的面,这位刘书记又按照报告上的地方归属一一打电话下去询问落实,以显示他也是十分务实的,等到这一切做完以后,还特意邀请毛万年一同出去吃了晚饭,还把好几个县委常委叫来作陪,让毛万年都有些受宠若惊了。

虽然毛万年不喝酒,但仍免不了被刘耀林和几个县委常委灌了几杯,饭后刘耀林又安排自己的专车送毛万年回了县委招待所,这才各自散了。

毛万年晕乎乎地躺在县委招待所的床上,随着酒劲慢慢散去,脑袋也越来越清醒,今天这位刘书记的热情和自己刚来时似乎是判若两人呢,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意味呢?

虽然毛万年算不得心思深沉的官场老鸟,但也还不至于迟钝到全无察觉的地步,那个常远伟号称龙山县首富,他的所作所为难道县里全然不知吗?巴子坪那个移民新村的问题显然不小,仅凭楚志国这个镇党委书记有这么大胆干这样的事吗?刘耀林今天的态度转变会不会与此有关呢?

这一连串的问题让毛万年再也睡不着了,从床上爬了起来,拿出下去之前从刘耀林那里拿到的移民安置点的地图和相关资料,再对比自己这次下去实地调查所了解的情况,他能够确定,洪山镇的移民安置一定有问题!

在巴子坪的时候,他就已经发现了本来应该是移民新村的位置被常远伟的私立双语学校给占用了,才导致不得不开山建设移民新村,然后才有了这次雨季的泥石流或者滑坡的危险。

而且毛万年发现问题远不止于此,在路上他无意中听那个县政府办副主任说漏了嘴,政府对于移民新村办学校是有补贴的,而且数目还不小,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常远伟要把那个私立双语学校办到山上去了,这里面要说没有猫腻,就是毛万年自己都不信。

几经思索,毛万年拿不定主意,最终他决定查找一下有关的扶贫政策和项目再做决定,毕竟自己只是怀疑,没有确实的证据。要是找出了证据,再做决定也不迟。

毛万年的住所是县委的招待所,虽说规格不高,但是该有的东西一样不少,网络当然不会没有,他带着自己的笔记本,连上了网络,在政务公开网上,开始做着针对性的查找。由于需要对比和可能会写报告,于是,他提前准备好了纸和笔,一边查找,一边做着记录。

现在的政务公开极为详尽和方便,只要掌握了窍门,很快就会找到所需要的信息。但在查找结束以后,他却有些迷糊了,别的不说,明明在巴子坪上面的那座私立学校,居然在扶贫公开里面是位于另一个叫做帕道坪的地方,明明是在巴子坪,自己看到的,怎么会是帕道坪呢?

还有那条连接巴子坪的道路,在移民新村扶贫项目里面有,那位首富做的一个对于家乡的捐款里面也有,更是还有一个独立的扶贫道路项目,但是同样的,在移民新村项目里属于附属的项目开支,数额是六百万,首富捐款也是六百万。但到了那个道路扶贫项目的时候,不但地点换了名字,而且项目数额也到了一千两百万。

还有的就是关于移民新村,里面有着太多的让他不理解的地方,比如移民用水子项目,预算六十万,但元韦林说的是山泉水,而且还被常远伟圈占了,随后吃的是首富的捐助打的深井水,还需要自掏抽水的电费,至于开山的项目,那就更加的混乱了,不但移民新村扶持项目里有,还有着农田水利建设,首富捐助,扶贫补贴,等等一些地方,细算下来,居然在不同地渠道,花在这一个地方上的资金就有着六七百万,就这还没到底,在移民宅基建设里面还有着一个独立的单项,列支了八百万。

看到这里,不用对比和计算,毛万年就明白了,这就是一个把一个地方的项目,安上不同的名目,哪里需要哪里有,一方面是极尽所能的骗取扶贫项目和款项,另一方面在某些人脸上不断地贴金,制造了一个不断捐助家乡的首富的光辉形象。

但在毛万年随手的一个搜索中,同样是这个首富,同一个人,在十来年前的南海房地产热潮中,拿着县里集资的几千万,代为投资南下,随后的结果让毛万年目瞪口呆,这位首富在法庭上一句赔了,没有任何的账目,就连一个证明人都没有,就不了了之了,而他随后没有多久就成了在外投资发大财的本县首富,而且是被树为典型的那种,公开的表彰。

看着自己抄下的那些重复的扶贫项目,还有一个个的数字,以及在电脑屏幕上那张首富的照片,毛万年点燃了一支香烟,深深地吸了一口,咽了下去,感受着嘴里的苦涩以及烟雾带来的晕眩。

他不想多管闲事,也很想视而不见,但是一个党员的责任和他的性格让他不能这样做,闭上眼睛,考虑了一会儿,他默默地抽完了手里的这支香烟,铺开了稿子,开始打着一份报告的草稿。

原本那些工作报告以及防汛的报告已经通过邮箱交了上去。这份报告,他还没有想好交给哪个领导,等报告写好再说。他自己也没有几个关键领导的邮箱或者联络方式。

下定了决心,毛万年的报告写得极快,而且他经过了实地的考察,所以很快的就写好了一份详实的关于洪山镇移民安置扶贫问题的报告。

报告写好了,但毛万年又遇到了一个新的问题,报告送给谁看呢?要是按照正常程序上报,只怕这份报告还没送上去,那些个神通广大的既得利益者就知道了,要是反过来报复自己就完蛋了。

突然他想到了一个人,就是在动员会上大出风头据说入了省委段书记的法眼的杨卫平!在省委党校的时候,毛万年和杨卫平打交道并不多,因为两人都不是个喜欢多话的人,也就是杨卫平这次入了省委书记的法眼被直接提拔引发了同期学员的热议,毛万年才知道关于他一些信息,知道杨卫平也不是靠关系才被列入这次的干部调整名单的,而是靠的自己的真本事,这也激起了毛万年的好胜心,既然杨卫平能靠自己的真本事得到省委书记的赏识,自己为什么不能呢?!

想到这里,毛卫平的心也火热起来,不顾时间已经很晚了,翻出党校同学的通讯录,找到杨卫平的联络电话,拿出手机直接拨了过去,杨卫平既然得到了省委段书记的赏识,肯定是有能直接与省委书记联系的渠道的。

在接通以后,没等毛万年说的很详细,只是知道毛万年写了一份关于移民安置扶贫问题的报告需要一个领导的联络方式的时候,杨卫平就问了一句话,而且只有两个字。

“举报?”

“是的。”

“我有省委段书记的联络方式,你要吗?”

“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