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章 失忆的楚志国/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在段昱和方东明为龙山县套取扶贫款贪腐窝案进展缓慢而头疼的时候,已经整整昏迷了近半个多月的楚志国终于苏醒了!

楚志国缓缓张开眼睛,刚刚苏醒的他意识还有些模糊,只感觉到眼前有不少人影在晃动,除此之外就是刺眼的雪白,那些人影都是从省城请来的脑科专家,有段昱这位省委书记的亲口指示,自然没人敢怠慢,光是给楚志国会诊的专家就来了五六位!

“我…我是谁?这…是哪里?……”楚志国有些迷迷糊糊地问道。

“楚书记,你终于醒了!这里是县人民医院的特护病房!你别动!你刚苏醒,还不能剧烈运动的,我扶你坐起来吧!……”一个俏丽可爱的美女护士惊喜地走了过来,缓缓摇起病床把手,让楚志国坐了起来,又细心地在他身后加了个软枕。

“我…我是谁?……”楚志国有些茫然地望了望四周道。

美女护士显然对楚志国这种状况感到有些不知所措,转头看向身后省城来的专家们,为首的一个老专家走过去摸了摸楚志国的脉搏,抚着下巴上的短须道:“他头部受到剧烈的撞击,出现了失忆状态,这个也很正常……”

刘耀林在第一时间收到楚志国苏醒的消息,心里就咯噔一下,他最近收到上面的消息,省纪委正在秘密调查龙山县套取扶贫款问题,而楚志国无疑是个关键性人物,他在这个时候醒过来对刘耀林来说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所以刘耀林一接到消息就马上匆匆赶往县人民医院,走进特护病房,他立刻挤出一副和蔼可亲的笑容,走到楚志国病床前道:“志国同志,你终于醒了啊!你可真把我急坏了啊,工作要干,个人安全也要注意嘛,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可怎么跟组织上交待啊?!……”

“你…你是谁?……”楚志国有些茫然地望着刘耀林道。

刘耀林就愣了一下,他可以算是楚志国的顶头上司,怎么楚志国连他也不认识了呢?!一旁的老专家连忙上前把刚才对美女护士说过的那套说辞又说了一遍。

刘耀林心头一喜,要是楚志国真的完全失忆了,那无疑是个好消息,连忙把老专家拉到一旁,压低嗓门问道:“李教授,楚志国同志这种情况是暂时的,还是永久的?有没有办法治疗?楚志国同志现在可是我们县的先进典型,您可一定要想想办法啊!……”

老专家摇摇头叹息道:“这个还真说不好,有可能是暂时失忆,也有可能是永久性失忆,人的大脑是非常复杂的,以我们现有的科技手段很难彻底了解,所以也没有什么好的治疗手段,只能靠病人慢慢恢复了……”

刘耀林暗暗松了一口气,脸上却装出一副十分痛心的表情道:“那真是太遗憾了,楚志国同志为了人民群众遭遇了差点牺牲了,现在抢救过来却失忆了……”

老专家只当刘耀林真是关心下属,还好心安慰了他几句,说也不是没有机会恢复的,刘耀林连忙道:“李教授,这段时间真辛苦您们了,如果不是您们,楚志国同志还真不一定能抢救过来,您工作一定很忙吧,晚上我在我们县委招待所设宴请你们这些专家,也算是为你们送行吧……”

此时的刘耀林当然不希望专家们继续留下来了,真治好了楚志国的失忆,楚志国又正应了那句话“摔坏了脑子”把套取扶贫款的事咬出来,那他找谁哭去啊?!

刘耀林都这样说了,老专家当然不会赖着不走,摆摆手道:“刘书记,设宴就不用了,我们也是完成组织交办的任务嘛,我在省城那边确实也积压了不少病人了,那我们下午就回去了……”

刘耀林自是假心假意地又好一通挽留,然后亲自安排车,还给专家们送了不少土特产品,亲自把他们送上车离开了。

送走专家们,刘耀林又回转医院,特意站在特护病房外透过门上的玻璃窗观察了好一会儿,发现楚志国确实有些浑浑噩噩,完全失去了记忆,这才推门进去,满脸关切地道:“志国同志,你好好养病,什么都不要想,省里现在已经把你树为防汛救灾先进典型,你就等着提拔吧……”

刘耀林这也是安楚志国的心,告诉他只要不自己冒傻气把套取扶贫款的事点出来,别人是不会拿他这个防汛救灾先进典型怎么样的,不过楚志国现在还处于失忆状态中,自然听不懂他这含有深意的话,一脸茫然地道:“啊?什么典型?什么提拔?……”

刘耀林就越发放心了,哈哈大笑地拍了拍楚志国的肩膀道:“你就别管了,总之是好事就对了!……”,说完又威严地对一旁的那个美女护士道:“小周,你一定要好好照顾楚志国同志,不要让人随意打搅他,这是组织上交给你的光荣任务!知道吗?!……”

那美女护士叫周红娟,从学校毕业还没多久,因为形象好才被安排在特护病房当护士,她可从没有跟县委书记这么大的官说过话,红着脸有些手足无措地连忙道:“刘书记,请您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楚书记的……”

刘耀林这才放心地走了,他走后,又有不少县领导还有政府干部来看望楚志国,也是慰问试探一番走了,这些人当然不会空手来,总得拎个花篮果篮什么的吧,加上之前还有不少普通老百姓在得知楚志国的事迹后也自发地来医院看望他,所以楚志国病房里摆满了花篮果篮,都快没地方放了。

周红娟执行刘耀林的指示还是蛮坚决的,除了县领导来她没法挡驾,其他来看望的干部群众全被她挡驾了,说楚志国需要静养,暂不接受探视。

好不容易把探视的人打发走,周红娟转回病房,见楚志国愣愣地坐在病床上发呆,就笑笑道:“楚书记,我给你削个苹果吃吧,你瞧这病房里的水果都快摆不下了,不吃可就全浪费了!……”

楚志国有些愣愣地望着满屋子的花篮果篮,有些困惑地道:“这些果篮花篮都是送给我的?他们为什么要送我东西呢?……”

周红娟用崇拜的眼神望着楚志国,咯咯笑道:“你是英雄啊!电视上都报道了啊!……”

“我…英雄?”楚志国虽然处于失忆状态,但听着这个词却不知怎么有一种脸红的感觉。

正说着,门又开了,这次进来的却是元韦林和几个巴子坪的村民,元韦林是到哪里都不露怯的性格,还没进门就嚷嚷道:“楚书记,你醒了!我早就说了,你不会有事的,像你这样的好人哪能这么短命呢!……”

元韦林是赶了好远的山路才到县城的,一脚的泥,手里还提着两只土鸡,把特护病房的地板都弄脏了,周红娟自然不高兴了,连忙站起来指着元韦林没好气地道:“你是谁啊?怎么没经允许就到处乱闯啊?!快出去!……”

元韦林可是连楚志国都敢打的滚刀肉,哪里会怕周红娟这个小护士,理直气壮地道:“楚书记救了我们全村人的命,我们来看看他不行吗?!那条法律规定医院不准我们老百姓进来的?!……”

周红娟说不过牙尖嘴利的元韦林,气得都快哭了,元韦林却不再理会他,兴冲冲地跑到楚志国病床前,扬了扬手中的两只土鸡道:“楚书记,我把我们村最后两只土鸡都抓来了,给你补身体,等你好了,我请你喝酒!……”

楚志国望着咋咋呼呼的元韦林觉得有些眼熟,却想不起来是谁了,眨眨眼道:“你是谁啊?你认识我吗?!……”

“不是吧?!楚书记你连我都不认识了?真的摔坏脑子了?我元韦林啊!巴子坪村的,想起来没?!……”元韦林吃惊地嚷嚷道。

巴子坪这三个字如闪电般划过楚志国的脑海,开始逐渐唤醒他的记忆!肯定有读者会说你这也太假了吧,楚志国都失忆了,怎么巴子坪三个字就让能唤醒他的记忆呢?

其实人失忆了并不是真的记忆完全消失了,而是记忆被封闭了,就好像一扇被锁住的门一样,需要一把钥匙才能打开,楚志国在昏迷前一直想着巴子坪的受灾情况,所以之前他短暂苏醒的时候问的第一句话也是巴子坪的灾情,自然巴子坪就成了这把打开他记忆的钥匙。

“巴子坪?对,巴子坪,我想起来了!巴子坪怎么样了?乡亲们都安全吧?救灾物资和药品都送过去了没?!……”楚志国突然猛地抓住元韦林的手着急地道。

“哈哈,楚书记你终于想起来了啊!救灾物资和药品早送过去了,乡亲们都没事,好着呢,政府说了,等雨季过了,就给我们重新建房子,我们又能搬新家了!……”元韦林哈哈大笑道,

这时,门又开了,这回来的是省城的记者们,他们是来采访楚志国的先进事迹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