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八章 险棋/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方东明当然不会拿这种事开玩笑的,一脸沉重地道:“汉天制药集团涉.毒是基本可以确定的,那名因为交通意外死亡的死者车上当时携带有巨额的现金和大量的制毒原料“麻.黄碱”,还有一张汉天制药集团药厂的提货单,基本可以判断这些“麻.黄碱”都是从汉天制药集团药厂流出来的,而且我们和那名死者所在地的警方联系了,现在那名死者的身份已经查清,是一名有前科的‘毒.贩’……”

“为此我还专门请教了药品专家,在汉天制药集团中,由他们发明和引进改良的那种原料药,是可以提炼出“麻.黄碱”的,所以,经过一些小药厂和毒.贩的公关,可以从中获取一些超计划生产的“麻.黄碱”,借用一些正规的“假手续”,运送到他们需要的地方,也就是说,原料药厂涉.毒的嫌疑是确定了,而且很可能不是一点点,数量很大!这么大的数量,牵涉的肯定不是一两个人,这里面应该有一个巨大的制、贩、运毒网络!……”

段昱脸色越发严峻了,深吸了一口气道:“嗯,这个可以确定了,那沙白云在这里面是扮演什么角色,是幕后主持者吗?可以确定吗?……”

方东明摇了摇头道:“这个倒是暂时还不能完全确定,我刚才也提到了,那些麻黄碱的出厂是有正规的“假手续”的,我之所以说,正规的“假手续”,就是说,开出这些手续的药厂是存在的,手续也是他们开出的,这个经过了调查。从这一点上来说没有问题,但是他们药厂其实是不需要使用麻黄碱的,按照规定,麻黄碱的出厂方是要对麻黄碱出厂后的流向和用途进行了解的,而那些提货单上有沙白云的签字,所以她是肯定脱不开干系的……”

“但是麻黄碱的用途是很广的,所以这里面又有两种情况,一种是沙白云不知道这些麻.黄碱最后是被用来制.毒,那么她这样做只能算是违规,但是还没有违法,另一种就是她其实是知道这些麻.黄碱最后是用来制.毒的,那么她很可能就是这个巨大的制、贩、运毒网络的幕后主持者,这就只有她自己知道了,但是她什么都不肯说,所以目前我们也没法定性!……”

段昱点了点头,这种事情确实只有当事人才清楚,沙白云不开口,好多事情就没法往下查,他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又问道:“对了,沙白云被双规以后,刘明昊有没有去探望过她,毕竟他们是夫妻嘛……”

干部被双规以后是不允许探视的,不过以刘明昊的身份,如果他提出要探视沙白云,那么在有纪委工作人员在场的情况下,也是可以被批准的。

方东明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道:“没有,你也知道他的身份敏感,在妻子被双规的时候提出探视难免会有些风言风语的,肯定要注意影响的,倒是让他的秘书送了一些生活用品和吃的过来,不过沙白云连动都没动,唉,这对夫妻啊……”

段昱却是眼睛一亮道:“东明叔,我有个想法,能不能以组织的名义,安排刘明昊对沙白云做一次探视,让刘明昊去做沙白云的工作,看能不能让她开口,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我觉得他们之间主要还是心结没打开,如果能坐下来,深入地谈一次,把心结打开了,或许还有转机也说不定,而且我始终觉得沙白云虽然腐化堕落了,但应该还不至于干出贩.毒这样的蠢事,毕竟汉天制药集团是她一手搞起来的,应该是有深厚感情的,而把汉天制药集团卷入贩.毒网络无疑会毁了汉天制药集团,她没理由这样做……”

方东明是何等人,一听就知道了段昱的真实意图,知道段昱其实还是没有放弃之前的那个大胆想法,是想让沙白云戴罪立功,去和那些外国药企谈判,把那些对汉天制药集团极为不利的合同修改过来。所以方东明用手指点了点段昱,笑道:“你啊,总喜欢走险棋,我还是觉得要慎重……”

不过方东明也知道段昱这步棋险归险,但是沙白云确实是最好的谈判人选,如果刘明昊能做通沙白云的思想工作,让沙白云配合纪委的调查,把问题讲清楚,而沙白云又确实不是那张巨大的制、贩、运毒网络的幕后操纵者,那么她的问题就还不算太严重,这样段昱的这步险棋也可以算是一步妙棋,全盘棋都活了。

想到这里,方东明又点点头道:“不过,倒是可以试试,只是得先做通明昊同志的思想工作才行啊,他现在背负的思想压力已经很大了,省委常委的妻子被双规,这段时候外面的风言风语可不少,你还要他去做沙白云的思想工作,不是更加给别人制造把柄攻击他吗……”

段昱见方东明松口了,高兴地哈哈大笑道:“我觉得明昊同志一定会同意的,我对他有信心,他是一位对党对国家对人民十分忠诚的干部,为了国家和人民的利益,让他暂时放下面子,哪怕是受一点委屈,他也一定会在所不辞的!……”

说到这里,段昱直接拿起电话通知刘明昊过来一下。江汉市委大院距离省委大院并不远,没有多久,刘明昊就过来了,看到方东明也在,愣了一下,就明白段昱叫他过来的意图了,知道多半是为了妻子沙白云的事,表情就有些不太自然,对方东明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坐到了一旁的沙发上低着头没说话。

段昱也没有跟他绕弯子,开门见山地道:“明昊同志,让你过来,是组织上有一个艰巨的任务要交给你,你的妻子沙白云同志被双规有一段时间了,却一直不肯配合纪委的调查,不肯开口,什么也不肯说,所以我想安排你去探望她一次,跟她深入地谈一次,看能不能做通她的思想工作,让她把问题讲清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