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四章 陌生来电/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刘方斌见刘明昊发火了,有些胆颤心惊地止住了发言。林德华却早料到刘明昊会是这样的反应,慢悠悠地道:“刘书记,我怎么感觉你是对宋丽月同志有偏见啊,组织部刚才列举的这几条推荐宋丽月同志的理由都挺有道理的啊,你要反对总也得有反对的理由吧!……”

“有个屁的道理!”刘明昊忍不住暴起了粗口,怒道:“宋丽月把个好好的汉天制药集团都快搞垮了,这样的理由还嫌不够啊?还要把我们开发新区综合污水处理厂也让她搞垮?……”

要论耍嘴皮子功夫,林德华还是有两把刷子的,冷笑道:“刘书记,话可不能这么说,汉天制药集团的问题怎么能归咎到宋丽月同志头上呢?她是主动辞去汉天制药集团董事长职务的,组织上没有给她任何处分,说明汉天制药集团的问题和她无关,倒是你的夫人沙白云作为汉天制药集团总经理被双规,说明她对汉天制药集团出现的问题是负有责任的……”

这就戳中刘明昊的软肋了,沙白云被双规正是刘明昊唯一说不起话的地方,也让他在这个问题上有些底气不足,正要说话,他的秘书突然拿着手机走了进来,凑到刘明昊耳边小声道:“刘书记,您的电话……”

开会的时候,刘明昊的手机都是让秘书拿着的,他知道如果不是重要电话,秘书应该是不会进来找他的,正好他也需要缓冲一下,找一个反驳林德华的理由,就站起来对常委们挥挥手道:“你们先讨论着,我去接下电话……”

刘明昊跟着秘书走出会议室,一边接过他递过来的手机,一边问道:“谁的电话?……”,他的秘书却显得有些支支吾吾,犹豫着道:“您接就知道了……”

这下刘明昊就有些诧异了,他的这个秘书跟他时间也不短了,肯定是通过了他的考察的,各方面都还满意,不可能这么不懂事,随便让他接陌生人的电话。

所以刘明昊不悦地瞪了秘书一眼,还是接听了电话,沉声道:“我是刘明昊,你是哪位?……”。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男人桀桀的低笑声:“刘书记,我是谁并不重要,我要跟你说的事情才重要,有关的东西我已经用彩信发到你的手机上了,你先看看,我们再谈……”

刘明昊并没有马上去看手机,而是冷哼一声道:“你少给我装神弄鬼!你到底是什么人?!我警告你,惹到我,你就死定了!……”

要是一般人多半要被刘明昊市委书记的威压给吓得战战兢兢了,但电话那头的男子却只是桀桀的低笑道:“你还是先看我给你发的东西吧,我五分钟后再打过来!……”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刘明昊只好放下手机,打开里面收到的一个彩信,打开里面的图片文件,他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里面有火焰在燃烧,拳头也一下子握紧了,本来刘明昊是打定主意不管那个装神弄鬼的男人发的什么都不予理会,可是他看到东西却让他之前的决定轰然破裂,心情也变得无比愤怒和纠结起来。

原来图片资料竟然是他的儿子刘泽宇被一群凶神恶煞的黑大个按住跪在地上的照片,而刘泽宇高举过头顶的双手上还拿着一张纸,那是一张欠条,欠款金额高达五百多万美金!

这是怎么一回事呢?这事说起来其实和秦大少有关,秦大少知道现在有很多政府高官喜欢偷偷把自己的子女送到国外去留学,他知道要在国内要想和这些高官搭上线很难,因为官场中人都是两面人,正常情况下你只会看到他们道貌岸然的一面,是看不到他的另一面的,所以秦大少就另辟蹊径,通过接触这些高官在国外留学的子女,达到接近甚至控制这些高官的目的。

这些高官的子女大多少不经事,而且都有些纨绔习气,而秦大少有在国外留学的经历,在国外也积累不少人脉,又有钱,所以很容易就把这帮高官子弟给收服了,成了他的小弟,为此他还成立了一个帮会式的松散“组织”,叫“兄弟会”。

当初秦大少和汪国方正处于合作的蜜月期的时候,汪国方和刘明昊的矛盾已经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汪国方使了很多手段都没能奈何刘明昊,为此他很烦恼,秦大少就很得意地对他摇头道,汪省长你的办法不对,你根本没找到刘明昊的软肋,刘明昊的软肋就在他的儿子和老婆身上,只要抓住他这个两个软肋,你还怕他不乖乖的就范?

所以后来汪国方才会把沙白云的问题故意暴露出来,让柳树林去向段昱汇报,最后直接导致沙白云被双规,可现在他觉得还不够,只得拉下面子去求秦大少。

秦大少也觉得这个时候把水搅得更浑些可能更有利于他的计划实施,也乐得做这个顺水人情,其实他早已盯上刘泽宇,故意让他在国外的那些小弟主动接近刘泽宇,刘泽宇本来就在沙白云的娇惯下养成了一些不良习气,很快就和这帮纨绔子弟玩到了一起。

于是秦大少就指示他国外的小弟设了一个局,带刘泽宇去拉斯维加斯一家秦大少持有股份的赌场玩,刘泽宇到了这个纸醉金迷的销金窟自然很快迷失了,完全掉进了秦大少小弟设下的局里,一下子欠下了五百万美金的赌债,而这个时候之前还跟他称兄道弟的秦大少的小弟也变脸了,直接把赌场那些凶神恶煞的黑大个保安叫了进来,逼着刘泽宇写下了欠条,也就有了刘明昊现在看到的这些照片。

刘明昊现在对儿子的不争气自然十分恼怒,可这毕竟是他的亲生儿子,唯一的骨肉啊,虽然小说里大义灭亲的桥段不少,但真正发生到自己身上,只怕没人能轻松地做决定,就在这时手机铃声再次响了起来,刘明昊知道一定是刚才那人打来,立刻按下接听键,咬牙切齿道:“你到底是谁?!你到底想怎么样?!……”

(PS:上一周去了一趟东北,与东北的一些读者见了面,我们进行了深入的交谈和探讨,这让我有了一个想法,人与人的交往,首先要解决的就是信任问题,淘宝之所以成功,就是因为他最先推出支付宝,解决了网上交易的信任问题。我的读者遍布全国各地,从事各行各业的都有,大家都喜欢看我的书,说明我们有着共同的价值观,也应该对我这个作者有一定的信任基础,我们能不能搭建一个平台,大家有什么好的产品,好的项目,都可以通过这个平台来共享和寻求合作,比如有喜欢炒股的读者,我之前有跟大家提过的读者宋俊老师,就是一位资深的证券分析师,可以免费为大家提供选股建议,再比如我这次去东北丹东中朝边境见到的一位做朝鲜外贸产品的读者,他可以给大家提供一些市场上买不到的物美价廉的朝鲜特产,而我中间可以起到一个牵线搭桥的作用,这样或许我们能搭建一个前所未有的平台,这或许也将成为一个创举,因为一本书而结缘,因为一本书而认识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让我们在读书的同时也能对我们的事业有所帮助,这不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吗?认同我这个想法的朋友可以加我的微信号15273688048,让我们一起努力,来完成这样一个前所未有的创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