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三章 抓大放小还是抓小放大?/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次的全省党代会可非比寻常,因为实际上这次省党代会也是在为几个月后召开的全国党代会做准备,而这次的全国党代会正值换届的敏感关口,从中央到地方都会把维稳工作当成第一要务,这个时候是绝不能出任何岔子的,出了岔子的话就不只是打板子的问题了,而是会影响政治前途了。

所以这个时候地方政府的一把手都会以求稳为主,轻易不会搞什么大动作,就算有什么问题也会选择先放一放,汪国方自觉这是一个可乘之机,可以拿住段昱的软肋,让段昱不要再深挖下去。

想到这里,汪国方就觉得心定了不少,站起来准备去找段昱摊牌,这次哪怕是和段昱撕破脸,他也要阻止段昱继续查下去!

此时段昱正在和王志锋谈话,这次王志峰在抓捕柳树林的时候可是立下了大功的,所以段昱准备让他暂时接任公安厅长一职,主持公安厅的工作。

来之前刘明昊已经跟王志峰简单交了底,王志峰此时的心情自然是十分兴奋而紧张的,做了公安厅长,他的仕途道路就变得无比宽敞起来了,努把力,争取下一步能进省委常委班子,那就是中央直管干部了,前途不可限量!

坐在沙发上,王志峰不停地在裤腿上搓着手上的汗,段昱看着暗暗好笑,微笑道:“志峰同志,想必明昊同志已经跟你说了,组织上准备给你加担子,把公安厅这一摊子抓起来,这副担子可不轻啊,尤其柳树林掌控汉南公安系统这么多年,遗毒不少啊,你有什么具体的想法没有?……”

王志峰赶紧站起来,啪地敬个警礼道:“我一定坚决听从省委和段书记您的指挥,清除柳树林的遗毒,让汉南公安系统恢复正气!……”

这就是表忠心了,一般的上位者都喜欢这一套,尤其是对掌管公安系统这样强力部门的部下,更是一定要牢牢掌控在手中的,段昱却摆摆手笑道:“志峰同志,我不需要你对我个人表忠心,只要你能忠诚于党忠诚于国家,我就会支持你!所以你也别有心理包袱,说说你的真实想法!……”

王志峰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道:“段书记,那我就不绕弯子了,柳树林掌控公安系统近十年,又曾担任过警察学校的校长,包括我在内,目前汉南公安系统相当大一部分骨干都是他的学生,所以要说汉南公安系统跟他有牵连的人还真不少,柳树林出事以后,现在整个汉南公安系统都人心惶惶,担心受牵连,如果公安系统不稳,那么整个汉南的稳定大局都会受影响,所以我斗胆请省委在对公安系统的清查中能够抓大放小,这样我才有信心能够在短时间内控制住汉南公安系统的局面……”

段昱沉吟片刻,点了点头道:“你的考虑不无道理,全省党代会马上就要召开了,大局稳定确实很重要,只要不是原则性问题,我们可以抓大放小,但如果是原则性问题,我们绝不放过!……”

“有一件大事我必须跟你交待一下,一就是我刚来汉南的时候,开发新区发生的那起交通意外牵出的涉.毒案,过去由于柳树林把持着公安系统,这起涉.毒案一直没有进展,我怀疑这里面牵扯着一个很大的黑幕,你上任以后一定要尽快打开突破口,不能让幕后黑手逍遥法外……”

这起案子王志峰是知道的,现在段昱又专门提起,自然知道轻重了,重重地点了点头,正要说话,这时门外突然传来盖世杰大声的说话声:“汪省长,您来了!”

汪国方要见段昱,盖世杰自然不好拦,但他知道段昱正在里面和王志峰谈话,所以只能通过这种方式来提醒里面的段昱,段昱皱了皱眉头,从他上任以来,汪国方主动到他办公室的次数屈指可数,现在突然不打招呼就跑过来,肯定是来者不善了。

这时汪国方已经自己推开门进来了,王志峰也就没有再说话,站起来叫了一声“汪省长好”,汪国方瞟了王志峰一眼,立刻明白刚才盖世杰为什么要那么大声跟他打招呼了,冷哼一声,径直走到沙发上坐了。

王志峰自然不好再待下去,对段昱欠欠身道:“段书记,那我就不打搅您了,我会按照您的指示坚决执行的!……”

等王志锋走了,段昱转头对汪国方微笑道:“国方同志,你可是稀客啊,是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吗?……”

汪国方已经决定跟段昱摊牌了,自然也懒得再绕弯子,开门见山道:“段书记,我觉得你这样搞下去不行啊,这才多久时间啊,就有两位省委常委出事了,现在上上下下都人心惶惶,这马上就要开全省党代会了,要是再这么弄下去,汉南省的稳定大局还要不要了?!……”

段昱眼中精光一闪,看来汪国方已经坐不住了,说明自己已经接近了黑幕的核心,这个时候他更不可能放弃了,微微一笑道:“那国方同志觉得应该怎么搞?难道说发现了问题也不管不查,放任自流,就能让汉南省稳定了?……”

汪国方摆摆手道:“当然不能不管不查,放任自流,但是我们得讲究策略,我们完全可以杀鸡骇猴,查一批基层干部,对高层干部可以起到很好的震慑作用,同样也能达到很好的效果……”

段昱摇摇头道:“国方同志,我的看法和你不同,正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如果只查基层干部,却放过存在更大问题的高层干部,那汉南省的政治生态只会越来越糟……”

汪国方的脸色就越发不好看了,冷冷地道:“这么说段书记是要一意孤行了,那可别怪我没提醒你,在全省党代会召开之前,如果汉南省再闹出官场地震,我可不负责!……”

段昱眼中又是精光一闪,呵呵笑道:“国方同志,我太不明白你的意思,你凭什么断定,在全省党代会召开之前一定会发生官场地震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