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十二章 无法无天/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文宏烈的人把曹文波从新疆抓回来以后,就将他非法拘禁起来,让他打电话给家人借钱还债,而曹文波的家底早已被掏空,能接到钱的亲戚朋友也都借遍了,家里人好不容易凑了两百多万出来交给问宏烈,文宏烈收了钱却不肯放人,说两百多万还不够打发叫花子。

曹文波的家人在万般无奈之下只好报警,可是公安局却不受理,说这是经济纠纷,而且曹文波赌博本就是违法行为,不受法律保护。而文宏烈也很快得知了曹文波家人报警的消息,恼羞成怒之下,居然命令手下将他痛打一顿之后又把他的脚筋给挑断了!

事后文宏烈让手下把挑断脚筋的曹文波扔在郊区的小路边,临走的时候还威胁他:“曹老板,你尽管去报警,去告状,看能动得了我一跟毫毛不?不怕告诉你,我上头有人!你前脚告我,我后脚就知道了,你只别把我惹毛了,惹毛了我,我让全家死光光!……”

有路人发现了倒在路边的曹文波报了警,警察赶到询问他的身份,怎么受的伤,曹文波如实讲了,可警察一听文宏烈的名字就脸色大变,居然连案都没立,只是通知了曹文波的家人,让他们把他接回了家。

此时的曹文波真是万念俱灰,亿万家产被败光不说,还欠了文宏烈一笔永远还不清的巨债,如今身体还落下了残疾,为此他几度寻死自尽,幸亏家人及时发现,才抢救回来。

从死亡边缘被抢救回来,曹文波反而大彻大悟了,他之所以落到今天这样的下场,都是因为文宏烈,他决定豁出去了,无论如何也要告倒文宏烈,从此他就走上了上访告状之路,可是他写的告状信,每次都是石沉大海,而且往往是他告完状之后,用不了多久告状信就会落到文宏烈手里,文宏烈就会让手下把曹文波抓来痛殴一顿。

但是曹文波已经豁出去了,无论文宏烈如何殴打威胁,他都只是紧咬牙关不说话,而文宏烈也多少有点顾忌,毕竟曹文波曾是宣南企业界的风云人物,还曾是省人大代表,所以也不好真的把他弄死,反正曹文波也告不倒他,索性由他去了。

后来曹文波又联系到其他被文宏烈坑骗的企业家,这些企业家都是曹文波当省人大代表时认识的,他们的遭遇也和曹文波大体相似,只是没曹文波这么惨,这十几名被现任和曾经是人大代表的企业家联名写了一封告状信送到了省纪委,同样也是石沉大海,而那十几名企业家也都因此受到了文宏烈的打击报复,再也不敢告文宏烈的的状了。

只有曹文波不愿意放弃,他知道通过正常的渠道要告倒文宏烈是行不通的了,就只好选择在网上发帖告发文宏烈,可每次他发的帖子用不了多久就会被删掉。

在帖子里,曹文波还揭露了文宏烈的其他恶行,文宏烈十分好.色。只要被他看上的女人都逃不过他的魔爪,被他强.奸过的女人不计其数,还有不少是国内当红的女明星!

市委书记办公室内,烟雾缭绕,烟味附着在每一个角落,挥散不去,犹如段昱现在剪不断理还乱的思绪。段昱平时不怎么抽烟,烟量基本控制在一天三根,可现在段昱的烟灰缸里凌乱的堆满着10个烟头。

黑.社会、开设地下赌场、持枪威胁、非法拘禁、殴打、挑断脚筋……这一个个让人心惊肉跳的字眼和细节都在挑动着段昱的神经,他主政过这么多地方,打掉的黑恶势力也不少,还从没有听过如此猖狂如此无法无天的黑恶势力存在!

段昱将举报材料反复看了几遍,曹文波的这份举报材料写得十分详细,时间、地点、谁参与、时间经过和结果,都写得十分清楚,应该不是编造出来的。

如果这一切属实的话,那这件事就不能等闲视之,能让十几名人大代表的联名告状信石沉大海,能让国内当红女明星被强.奸居然忍气吞声不敢声张,那这个文宏烈和他背后的保护伞的能量就真的十分惊人了!

哪怕段昱是市委书记,也不得不掂量掂量要打破一张能量如此巨大的保护网可能遇到的阻力和后果,尤其是他才初来乍到,孤家寡人一个,宣南的水又这么深,轻举妄动的话很可能会让他陷入进退两难的尴尬境地。

马小溪一直静静在旁边侍立着,生怕打搅了段昱的了思绪,段昱本身就是八字眉,自带威严,纸张翻动的声音牵扯着段昱的眉梢逐渐下垂,眼眸由震惊转变成震怒,手中的举报材料随着段昱的愤怒和震惊在半空微微震动。

过了半晌,纸张的震动停止了,随后只见段昱将手中的举报材料用力往桌子上一拍,怒发冲冠的余震带着桌子“砰!”的一声,就连烟灰缸里的烟蒂也跳离了它原来的位置,飞到了桌面上,震怒道:“简直无法无天!”

马小溪也吓了一跳,他还是头一回见段昱发这么大的火,连忙小心翼翼地劝道:“段书记,您息怒,这毕竟是网上传的东西,未必完全属实,可能有些夸大,情况或许没上面写的那么严重……”

“嗯……”段昱自然知道不能只听一面之词,事实真相要调查以后才能定论,不过曹文波既然敢实名在网上发帖,只怕事实也相距不远,而文宏烈和他背后的保护伞能量如此巨大,要调查清楚真相只怕也不容易。

头疼啊!段昱闭上眼睛,手指在太阳穴上按揉不停.过了半响,才对马小溪问道:“小马,这个曹文波你熟悉吗?为人如何?……”

“谈不上熟悉,不过早几年,他也算是宣南的风云人物,刚创办宣南涉外学院的时候我曾采访过他,倒不是一个喜欢夸夸其谈的人,外界对他的评价也不错,为人精明,对公益和教育事业也很热心,不过之后就传出他嗜赌输光了家产的消息,是否真如他帖子里所说就不知道了,这一年多已经很少听说关于他的消息了……”马小溪回忆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