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文宏烈出场/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赵子韬也不以为意,哈哈大笑道:“哪个男人不风流啊?千爷,你说是吧?……”

王大千皱了皱眉头,也不想和赵子韬夹杂不清了,有些不耐烦地道:“那待会让你做个风流鬼吧!开牌!……”

那美女荷官早等不及了,把牌发出来,顺手一翻,正准备说你输了,一看牌面眼睛一下瞪大了,有些不敢置信地揉了揉眼睛,定睛一看,就见翻出来的居然是张红桃三,加上赵子韬之前开出的两张牌,居然真的是正好二十点!

王大千也惊呆了,他相信自己不可能记错,开出的这张牌应该是“梅花十”,可梅花十怎么变成红桃三了呢?他脑袋里如闪电般闪过一个念头,猛地一拍着桌子站了起来,指着赵子韬厉声道:“你出老千!换牌了!……”

赵子韬却是不慌不忙地冷笑道:“怎么?输不起啊?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换牌了?!……”

王大千不由老脸一红,严格来说这把牌他已经输了,但是按赌场规矩,他还有一线希望,那就是指出赵子韬是怎么出的千,并找出赵子韬换的那张牌,那还可以扳回一局。

本来以王大千的赌术水平,赵子韬要想在他面前出千换牌而不被他发现是很难的,只是他之前被赵子韬气昏了头,才一时大意被赵子韬钻了空子,现在他只能断定赵子韬换了牌,但是怎么换的?什么时候换的?他却是说不上来了。

当然王大千肯定不甘心就这么认输,强作镇定地冷笑道:“你骗不了我,你肯定是换牌了!换的那张牌应该就在你身上!……”

“好!我就让你输个明白!”赵子韬也很光棍,二话不说站起来把衣服口袋全翻了出来,拍拍空空如也的口袋冷笑道:“现在你无话可说了吧!……”

那美女荷官还有点不死心,指挥门口那几个彪形大汉过来把赵子韬浑身上下又仔细搜了一遍,赌桌下面也仔细找了,却还是什么也没搜出来。

熊胖子自打王大千进来就傻眼了,赵子韬赌术再高也不可能赢得了“千王”啊,心里一直在暗暗后悔没有见好就收,这个时候也回过神来了,立刻嚷嚷道:“怎么?输了还想赖账啊?还大言不惭说自己是什么狗屁千王呢,我呸!……”

王大千脸色越发难看起来,他也想不出赵子韬到底把那张梅花十藏到哪里去了,只得咬咬牙道:“没想到我终日打雁,临了却被雁啄了眼!愿赌服输,你走吧!……”

赵子韬暗暗松了一口气,朝王大千拱拱手道:“千爷,承让承让,今天我实属侥幸,改日再来请教!……”,说着又拉了一把还在那里现宝的熊胖子,低声道:“快走!”

“谁都不许走!”这时门突然开了,进来一名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这中年男子满脸横肉,一脸凶相,却偏生戴了一副金丝眼镜装文雅,一身的名牌却遮不住他身上的草莽气,让人看着实在有些别扭。

赵子韬一看到这中年男子心里就咯噔一下,再看到其他人都毕恭毕敬地叫他“文爷”,如何还猜不到此人正是他此次调查的对象---文宏烈!

文宏烈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呢?让我们把时间倒回去三十分钟,就在赵子韬他们刚进入大户室的时候,文宏烈其实就在走廊尽头和几个富豪老板玩“诈金花”。

“诈金花”是文宏烈最喜欢玩的赌博游戏,因为来钱快啊,而且他们玩得非常大,每把一万块打底,加注也是一万一万往上加,还上不封顶,一晚上输赢随便就上千万了。

这里是文宏烈的主场,他自然不可能不耍诈了,在这里的每间包厢都是装了好几个针孔摄像头的,图像直接传到了一个外人不知道的监控室,而文宏烈耳朵里则藏着一个极小的无线耳麦,每次和人赌博的时候,文宏烈都会安排马仔在监控室通过针孔摄像头偷看对手的牌,然后通过无线耳麦告诉他。

这一招是文宏烈从赌神电影里学的,所用的电子设备也是高价从国外买来的,有了这套设备文宏烈在赌场上自然是立于不败之地,不知道有多少富豪老板落入了他圈套,输得倾家荡产。

不过今天晚上文宏烈运气却不太好,设备出故障了,他根本听不到马仔传过来的声音,只能纯凭手气,没多久就输了两百多万,文宏烈自然不甘心这么输下去了,借口有事就不玩了。

其他几个富豪老板虽然有些不满,但是都惹不起文宏烈不好说什么,而且他们和文宏烈赌向来是输多赢少,这次能赢钱也都有些喜出望外了,也就纷纷散了!

文宏烈出了包厢气冲冲地直奔监控室,踹开门对着守着监控的一个光头劈头盖脸一顿打,一边打一边骂:“狗日的,这么点小事都办不好!害得老子输了两百多万!……”

这光头也是文宏烈的一个心腹马仔,叫马坚强,外号“光头强”,也是一个好勇斗狠之辈,不过在文宏烈面前他却老实得很,苦着脸抱着头任由文宏烈打,嘴里小声地分辩道:“文爷,这哪么能怪我嘛,这机器出故障了,我有什么办法嘛……”

文宏烈发泄了一通气也消了一些,这才停了手摆摆手道:“罢了,罢了,就当放长线钓大鱼了,这次就饶了你,下次再给我关键时候掉链子,仔细我剥了你的皮!……”

光头强把抱头的手放了下来,奉承道:“文爷英明,那些老板蠢得跟猪一样,还不是文爷你想什么宰就什么时候宰!……”

旁边一个马仔也凑趣地玩笑道:“文爷,你要是剥了光头强的皮,他就要改外号了,叫光猪强了!……”

监控室里的几个马仔都哄笑起来,这么一插诨打科,文宏烈心情也好了一些,这监控室他也来得少,扫了扫墙上巨大的分屏显示屏,整个地下赌场的情形都通过监控摄像头出现在这面电视墙上,不经意地问道:“怎么样?今天场子里还安静吧,没人来捣乱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