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二章 盗亦有道/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赵子韬是怎么逃出文宏烈团伙的魔爪的呢?让我们把时间往前倒退几小时吧。文宏烈抓了赵子韬杀也杀不得,放也放不得,又忙着要关闭地下赌场,销毁自己的犯罪证据,自然也就无心去管赵子韬,交待光头强派了几个马仔把赵子韬连夜转移到了郊外的另一处秘密据点小心看押就顾不上他了。

这是宣南城郊的一个商品混凝土搅拌厂,只要是来钱的生意,文宏烈都要插上一手,所以别看这里乱糟糟的,一年也要为文宏烈赚上几千万的利润。这个地方还有一点好,地处城郊,人迹罕至,又属于三不管地带,正是隐藏罪恶的好去处,平时文宏烈的手下犯了事避风头都是到这里躲藏。

赵子韬此时就被关押在这里的一间活动板房里,外面还有文宏烈的三个马仔守着,这样偏僻的地方自然没什么娱乐和消遣,三个马仔正无聊地斗着地主。

其中一个染着金发的马仔最年轻,自然有些耐不住寂寞,一边懒洋洋地出着牌,一边骂骂咧咧地说:“不知道文爷留着这个条子干嘛,要我说跟以往一样,直接放进水泥搅拌机里,最后骨头渣子都不剩,谁都找不到,也省得哥几个在这里干守着……”

他对面是一个长相有点猥琐的干瘦年轻男子,他抓了抓裤裆附和道:“就是,这家伙跟个死人差不多了,还要咱们在这里看着,都快他娘的闷死了,有这闲工夫还不如去桑拿中心爽一爽呢!……”

剩下一名脸上有刀疤的男子显得老成些,他出道比两人早,也是三人中的头,抬手在两人脑袋上扇了两下,虎着脸道:“金毛,瘦猴,你两小子出息了啊,连文爷的话都敢不听了?!文爷交待了,要是让里面那个条子跑了,要剥了咱们三的皮!……”

提到文宏烈,那“金毛”和“瘦猴”就情不自禁地颤了一下,也不敢再抱怨了,只是小声嘀咕了一句“那条子都被打成那样了,手指头都动不了啊,就是我们不守着让他跑也跑不了啊,这不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吗?!……”

三人又玩了一会儿,性格最跳脱的“金毛”终于忍受不了了,把手里的牌一扔,气鼓鼓地摆摆手道:“不玩了,不玩了,没意思!……”

那刀疤脸正准备训他两句,突然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立刻站起来警惕地回头一望,一看来人,立刻换了一副阿谀的笑脸,点头哈腰道:“哟,千爷,您怎么来了?……”

来人正是王大千,文宏烈既然决定关闭地下赌场,那赌场的工作人员自然也要疏散了,只是王大千身份特殊,是文宏烈高薪礼聘的“赌.术顾问”,文宏烈虽然把地下赌场关了,但终究舍不得把这日进斗金的生意彻底抛弃,心里还打着过了风头,再另找地方重新开张的算盘,所以没让王大千和一般的赌场工作人员一起疏散,而是让他也来到了这处秘密据点暂避风头,毕竟一般的赌场工作人员好招纳,但是像王大千这样的赌术高手却是不好找的。

正因为王大千身份特殊,所以那刀疤脸才表现得如此卑恭,连文宏烈都礼遇三分的人,他敢不小心招呼吗?

王大千很随意地摆摆手道:“我在下面待着无聊,上来看看,哟,这是玩扑克啊,来,来,加我一个,一起玩……”

别说那刀疤脸,就连那“金毛”和“瘦猴”也知道王大千是什么人,挠着头陪笑道:“千爷,您说笑了,跟您玩牌,那不是关公面前耍大刀,鲁班门前卖斧头吗?要不,千爷您给我们露两手吧,让我们也开开眼吧!……”

王大千似乎心情也不错,把袖子一撸,呵呵笑道:“行,那我就给你们露两手……”

刀疤脸三人只能算是文宏烈团伙里的底层马仔,平时哪有机会跟王大千这样的高人接触啊,王大千随便显露两手出神入化的赌技后更是让他们惊为天人,得陇望蜀地道:“千爷,您还收不收徒弟啊?要不您收我们三个为徒吧……”

“我已经很久没收过徒弟了……”王大千瞟了三人一眼拖长音调道,见三人面露失落之色,突然又话锋一转,呵呵笑道:“不过,我看你们三个悟性都不错,和我也算有缘,我也不是不可以破回例……”

三人自是喜出望外,跪下来就准备拜师,开玩笑,他们只要能从王大千那里学到一鳞半爪的赌技,这辈子吃喝就不愁了!

王大千却又皱皱眉头道:“这拜师有拜师的规矩,虽然这里条件有限,只能一切从简,但是像拜师酒,给祖师爷的供品什么的却是不呢省的……”

那刀疤脸此时一门心思想从王大千那里学赌术,立刻道:“这好办,金毛,你和瘦猴立刻开车进城,看拜师需要置办些什么东西,都给我置办齐了!……”

那“金毛”和“瘦猴”此时早已是满脑子做着学了王大千的赌术去赌场大杀四方的发财梦了,立刻火急火燎地开了车进城买拜师需要置办的东西去了。

把“金毛”和“瘦猴”打发走,那刀疤脸迫不及待地搓着手道:“师父,要不你先单独教我两招吧!……”

王大千神神秘秘地一笑道:“行,那我就先教你两招!”,然后刀疤脸就只见眼前一花,王大千的手快如闪电地在他脖子上的穴位上按了一下,他脖子一歪,就不醒人事了。

昏迷中的赵子韬只觉脸上凉凉的,缓缓睁开眼睛,就见王大千正用茶杯装了凉水往他脸上泼,愣了一下,吃力地道:“原来是你?!……”

王大千见赵子韬醒了,就把手中的茶杯放下,面无表情地道:“我王大千一辈子从不失信于人,说话算话,既然答应你赢了我就放你走,就一定要做到,看守你的人被我支开两个,剩下一个被我打晕了,现在你可以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