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二章 离经叛道的讲话/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别说罗铁军,就是周正强心里都有些犯嘀咕,段昱要帮赵子韬站台还不如直接开个干部见面会,也比搞个这样形式主义的观看学习《大清相国》反腐倡廉剧活动强。

这时候干部们的发言都发完了,“请市委书记段昱同志讲话”刘建伟宣布道,下面自然是掌声雷动,段昱摆摆手,等掌声安静下来,才微笑着朗声道:“刚才大家观看了《大清相国》,也谈了自己的感想,在这里我想先问大家一个问题,自古以来清正廉洁的清官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的也有很多,为什么这次中纪委专门要求我们观看学习《大清相国》,学习陈廷敬呢?……”

下面的干部们面面相觑,这个问题他们还真是没想过,只把这次的观看学习《大清相国》反腐倡廉剧活动当成了一次走过场的活动,哪里会去思考这么深层次的问题。

段昱也没指望能从下面的干部口中听到令自己满意的答案,微笑着继续道:“好,那我们换一个问题,陈廷敬为什么能够在复杂的大清官场驰骋五十多年,乞归之后仍被召回,最后老死相位,成为大清朝历代重臣名宦中少有的能够得善终的幸运儿呢?他到底有什么官场秘诀能做到屹立不倒呢?……”

这个问题倒是让下面的干部产生了一丝兴趣,官场中人谁不想屹立不倒呢?尤其是公、检、法的干部见惯了落马贪官的惨状,可能昨日还高高在上,转眼就变成了阶下囚,对官场的险恶更是感触颇深,也不由地跟着段昱的思绪思考起来。

段昱成功挑起了干部们的兴趣,循循善诱地继续道:“在这部剧里,有一句台词是我印象最深刻的,‘但求方寸无诸恶,虎狼丛中也立身’,陈廷敬所处的时代正是官场斗争最激烈的时代,他的对手一个个都是老奸巨猾,没一个是易于之辈,陈廷敬为什么能够做到出淤泥而不染,又能在险恶的官场斗争屹立不倒,笑到最后呢?……”

“在刚才的《大清相国》中,陈廷敬已经给出了答案,‘我若无力除这山中之贼,我必尽力除去心中之贼!山中贼易除,心中贼难除。你不要埋怨官场险恶,不用归咎出身贫寒,心中之贼才是你罪孽之源!’……”

说到这里段昱突然加重了语气,用力敲了敲桌子道:“那我们再来结合我们的现实来看一看,就在我们的眼皮底下,有人开设地下赌场、放高利贷、非法拘禁、挑断被害人的脚筋……可以说是无法无天,罪大恶极!是我们工作失察,没有发现吗?!不是!早在一年前,就有十几名人大代表联名状告此人,却石沉大海,告状信反而到了被告人手里,并以此对被害人打击报复,而就在我们准备对其实施抓捕的时候,此人居然又在我们眼皮底下潜逃了!……”

“这说明什么?这说明我们公安机关里有人在为黑势力充当保护伞、报信员!打铁还需自身硬,如果我们公安机关内部都有问题,还怎么惩治罪恶,打击犯罪?!这就是我为什么要把此次观看学习《大清相国》反腐倡廉剧活动的第一站选在这里的原因!……”

下面的干部都是满脸震惊,他们倒不是震惊于文宏烈的无法无天,事实上对于这位神通广大的文三爷他们或多或少是有所了解的,他们震惊的是段昱居然如此不留情面地直指公安系统有人为文宏烈充当保护伞,看来市委这次是要动真格的了。

这时段昱又放缓了语气道:“当然我相信我们在座大多数同志都是正直的,只是有心无力,不敢站出来和腐败分子做斗争,这就要回到我们今天学习的主题了,如陈廷敬所说‘我若无力除这山中之贼,我必尽力除去心中之贼!’,陈廷敬为什么能屹立不倒,就是因为他始终心存正义,廉洁自律,和腐败分子做斗争我们是应该讲究策略,可以暂时隐忍,但绝不能摒弃心中的正义,更不能同流合污、为虎作伥!……”

“我来宣南任职虽然时间不长,但是我发现这里有一种很不好的风气,喜欢搞派系,搞小山头,动不动就说谁是谁的人,在前几天的常委会上我提名赵子韬同志担任扫黑除恶专项行动特别行动队负责人,就有人说赵子韬同志是我段昱的人,说他是攀上了我段昱的高枝才咸鱼翻身了……”

下面的干部面面相觑,心中讶异不已,这位新市委书记可是真敢说啊,虽然私下里干部们是喜欢私下里这么议论,但从没有人会把这样的言论放到台面上说的。

段昱却不理会干部们讶异的目光,继续道:“那我想反问一句,在刚才那部剧里,陈廷敬是谁的人呢?如果他为了逢迎皇帝,没有自己的原则,不敢坚持正义,他能够屹立不倒吗?为什么那些一心讨好皇帝,极尽逢迎之事的奸臣贪官都倒了,他却没倒呢?……”

“当然你们非要说赵子韬同志是我的人,说我是他的靠山也未尝不可,因为只要你们敢于坚持正义,敢于和腐败分子做斗争,你们就都可以大胆地说是我的人,我就可以成为你们最坚强的后盾和靠山!……”

段昱的发言结束了,但会场却是一片寂静,干部们都被段昱的惊人言论给震惊了,过了好一会儿会场才响起了掌声,而且越来越响,直至响彻整个大礼堂!

这次本来看起来是走过场的学习教育活动因为段昱发表的这通惊人甚至有些离经叛道的讲话在干部中引起了很大反响,当然也引起了许多非议,但效果却很好,会后就有不少公安系统的精英分子主动找到赵子韬,要求加入他的特别行动队。可以说段昱的这番惊人言论就像一记重锤,让被罗铁军经营得如铁板一块的公安系统首次出现了裂痕!

而罗铁军也不敢再在特别行动队的组建问题上刁难赵子韬,因为他知道段昱的这次讲话其实也是一种表态,如果他再敢在这个问题上刁难赵子韬的话,必然遭到段昱更加猛烈的打压!因为文宏烈的事情,他被段昱抓住了软肋,现在只能暂时蛰伏,等待时机,无论是段昱还是赵子韬总有犯错的时候,那时候就是他反击的机会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