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民主生活会(三)/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干部们面面相觑,民主生活会以前也开过,批评与自我批评以前也搞过,但大部分时候是走过场,提点缺点也是不痛不痒的小缺点,可听段昱的意思,这次的民主生活会像是要动真格的,还要“红脸出汗”,这就有悖于官场潜规则了,官场讲究的是一团和气,撕破脸了以后还怎么共事啊。

谁都知道枪打出头鸟的道理,所以这个时候自然没有谁愿意当这个出头鸟,干部们你望着我,我望着你,就是没有一个愿意第一个站出来发言的,一下子冷场了。

段昱看没人发言,就把手中的笔一放,严肃道:“都不愿意发言啊,那我就只能点名了啊,铁军同志,你先来吧!……”

“啊?!”罗铁军愣了一下,他没想到段昱居然会让他第一个发言,不过他来之前也是做了准备的,就等着在会上向段昱发难呢,就硬着头皮站起来道:“好,那我先说几句,我是个粗人,说得不对的地方请段书记别见怪啊……”

这是罗铁军开会发言之前最喜欢说的一句话,用我是个粗人来先为自己打掩护,听得那些熟悉他的干部都暗暗撇嘴,心道谁要真当你是个粗人准倒血霉,谁不知道你罗铁军算计人是把好手啊。

就听罗铁军继续道:“我首先做下自我批评啊,刚才说了我是个粗人,所以管理下面干部的时候就难免有些粗枝大叶,不能及时发现下级工作中的错误,有些失察……”

先轻描淡写地做了下自我批评,罗铁军很快就把矛头对准了段昱,干咳一声道:“另外我想谈点对段书记的看法,不是批评啊,谁敢批评市委书记呢,我就是觉得段书记你有点专制了,说专制可能有点用词不当,但我是个粗人,也想不出更恰当的词,反正下面的干部都说,自打段书记来了以后,他们就像在集中营工作一样,整天提心吊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挨整……”

“再就是觉得段书记有些不近人情,严格管理是没错,但也要具体情况具体对待,就说这个上下班管理吧,我们公安干警工作性质比较特殊,经常要办案加班,你要严格按八小时上班管理,那八小时之外出了案子谁负责呢?……”

“还有就是段书记对我们下面的工作过问得有些过多了,上次你公开在大会讲赵子韬是你的人,搞得他根本不把我这个公安局长放在眼里,这让我这个公安局长怎么开展工作呢?……”

“还有……”

…………

罗铁军也是豁出去了,洋洋洒洒一下子列数了段昱十几条“问题”,听得众人都暗暗咂舌,看来罗铁军是准备跟段昱撕破脸了,一点余地都没留,让众人感到意外的是,段昱似乎并没有因为罗铁军毫不留情面的“揭短”而恼怒,脸上居然还带着淡淡的微笑。

等罗铁军发言完毕,段昱才笑了笑接话道:“罗铁军同志说他是个粗人,我看他一点都不粗,心思还很细,他刚才列举了我十二条‘缺点’,有些‘缺点’他不说我自己还真没发现,大家说他的心思细不细啊?……”

下面就有干部忍俊不住地笑出声来了,不过触碰到罗铁军恼怒的目光赶紧捂住了嘴,这位位高权重的公安局长他们可得罪不起。

“估计待会还有其他同志要对我提意见,所以罗铁军同志列举的我的这些‘缺点’我就先不做解释,待会我做自我批评的时候一并说……”说到这里段昱收起笑容,严肃道:“我想就罗铁军刚才做的自我批评谈点看法,我认为他这不是自我批评,是逃避责任!……”

“在我们这次整风行动中,市公安局暴露出来的问题不少,我认为源头就出在罗铁军同志这位一把手身上,正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如果仅仅是一两个人有问题,我们可以说是失察,但是如果问题普遍存在,那就不仅仅是失察的问题了,之前的文宏烈案我就先不说了,前两天赵子韬同志又跟我汇报了,清查出不少冤假错案,这些冤假错案是怎么搞出来的?真的都是下面的人瞒着你干的?那你这个公安局长一天到晚到底在干什么?!别的我先不说,出了问题就往下属身上,这是一个有担当的领导干部应有的表现吗?!……”

罗铁军的冷汗就下来了,他没想到段昱居然比他还不留情面,这要再说下去,估计他得直接去纪委报到了,只得面红耳赤地朝坐在他前方与他关系较好的常务副市长姜志龙一个劲的使眼色,请他帮忙救驾。

姜志龙和罗铁军也有不少利益瓜葛,见状连忙干咳一声道:“刚才段书记提到整风行动,我也谈点我的意见,我觉得这次整风行动确实有点矫枉过正了,管理还是要人性化,这样才有助于干部的主观能动性发挥嘛,石市长,您认为呢?……”

石庆贵微微皱了皱眉头,他也察觉到姜志龙这个时候把他抬出来有些绑架他的意思,不过他确实也对段昱搞的这次整风行动有些不满,沉着脸道:“这次整风行动确实造成了一些后遗症,表面上干部们是比以前守纪律了,但工作积极性却下降了,我们好几个正在推进的大项目速度明显放缓,这样下去,势必对我们市的经济发展带来不利影响……”

石庆贵作为市长,他一表态自然不一样,就连坐在外围的那些非常委副市长也都纷纷点头附和道:“是啊,现在下面的干部意见都挺大的,都有些指挥不动了,特别是到下班有什么事要加班,根本找不到人……”

本来干部们还有些碍于段昱市委书记的威严,不敢冒头,现在石庆贵开了头,积压在干部们心里的不满情绪就像开了闸的河水止都止不住了,纷纷开始发言,矛头都对准了段昱和刘建伟。

刚才吃了瘪的罗铁军暗喜不已,段昱这下子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搞什么“揭短会”,现在好了吧,犯了众怒,看你怎么收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