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常委会再角力/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石庆贵想不出理由来反对,却又不甘心老被段昱压一头,咬咬牙道:“这事你一个人说了不算,得上会讨论!……”

段昱见石庆贵始终油盐不进,也有些火气了,他不想和石庆贵把关系搞僵,但也不可能任由石庆贵挑战自己一把手的权威,挥挥手道:“那就上会讨论吧!……”

常委会最后定于下午3点召开,常委们消息都很灵通,上午段昱和石庆贵在办公室发生了争执的事情他们很快都知道了,所以他们都知道这次的市委常委会注定不会是一场和谐融洽的会议,而是一二把手之间的又一次角力,肯定又一番龙争虎斗。

这一次的角力决定的不仅仅是江家嘴那块地的使用权最终归属,更决定着下一阶段宣南的政局,所以无论是对石庆贵还是段昱来说都是一场不小的考验。

在段昱的字典里,还从来没有过怕字,经过了那么多的风风雨雨,他的内心早已修炼的无比强大,尽管有时候需要和对方进行妥协,但每每到了最后,仍是段昱笑到了最后。政治的本质就是妥协,但段昱却认为还应该再加一句话:妥协的结果是为了最终的胜利!

正因为知道这次的常委会不一般,常委们都早早地到了,和以往开会常委们在会前都会互相寒暄一番不同,常委们来了以后都没有和其他人做过多的交流,最多互相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然后就各自坐在自己的位子上或闭目养神,或低头在笔记本上写写画画,这样一来会场的气氛就显得有些沉闷了。

段昱一如往常地在开会前五分钟端着水杯,拿着笔记本走进了会议室,他扫视了会场一周,发现石庆贵的位子还空着,不由地摇了摇头,他知道石庆贵是在用这种方式向他示威,只是未免太小家子气了。

石庆贵几乎是踩着点进的会议室,他就是希望借此营造一种压倒段昱气势,因为一把手最后一个进会议室几乎是官场不成文的规矩,石庆贵故意拖到最后一个到,就是要对段昱一把手的权威发起挑战。

不过段昱并没有因为石庆贵的挑衅而失态,等石庆贵落座以后就微笑道:“好,人都到齐了,那我们就开始开会吧……”

“今天会议的主要议题就是江家嘴那块地的开发使用问题,目前江家嘴城中村的拆迁安置工作已经基本完成,作为宣南市区中心地带唯一一块还没有开发的黄金宝地,江家嘴的开发关系着我们宣南城市形象的整体提升,关系着我们宣南经济结构的转型……其重要意义相信不用我多说大家也很清楚,所以今天召大家过来,听听大家的意见……”

“段书记。”石庆贵听到这里,就迫不及待地插话道:“既然今天你召大家过来,就是想听听大家的意见,那么好,我先第一个说说我的想法。按照市委和市政府的分工,市委主要负责宏观方面的事情,具体的项目建设等具体事务均应由政府来负责!……”

“我想,不管是哪个地方的政府,都应该把发展经济作为第一要务,而要发展经济,就应该把拉项目、引投资放到最重要的位置,尤其是像乐享集团这样全国知名的大企业能够落户我们宣南,能够投资云计算基地这样的大项目,对于我们宣南来说,绝对是千载难逢的机遇!抓住了这个机遇,宣南的经济发展绝对要上一个新台阶!现在乐享集团点名要江家嘴这块地,如果用江家嘴这块地能换来我们宣南的大发展,换来宣南经济的腾飞,我就认为很值!……”

说到这里,石庆贵越发激动起来,用手指用力地敲着桌子道:“可是你呢,非要把这样千载难逢的机会往外推,我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这件事我已经和你沟通过多次,可你总是顾虑重重,前怕狼后怕虎,那么好吧。这件事情市委就不要管了,就让市政府全权负责!以后出了事,找我石庆贵一个人就好了,保证不会追究到你段书记身上!……”

段昱皱了皱眉头,他知道今天的会议石庆贵肯定会发难,可是他没想到会议才开始石庆贵的态度就如此激动,而且话说的这么重这么难听。

不过段昱也知道如果他马上针锋相对地驳斥石庆贵,这次的常委会就会变成一、二把手开直接撕的闹剧,传出去也会让人怀疑他这位市委书记掌控全局的能力,而且石庆贵本质并不坏,还算是一个肯干事、想干事的官员,和罗铁军之流是有本质区别的,他和石庆贵的矛盾只是执政思路上的分歧,并非敌我矛盾,所以他并没有因此勃然大怒,笑笑道:“庆贵同志,现在谈责任是不是有些为时过早了啊,你也不用这么激动,既然上会讨论,就应该多听听大家的意见嘛……”

罗铁军如今紧跟石庆贵,而这件事又关系到潘小薇,他自然要卖力表现了,本来按发言顺序还没轮到他,他却干咳一声抢先发言道:“那我先说几句吧,我是个粗人,也不懂经济,不过我觉得石市长说得很有道理,我们的一切工作都应该围绕发展经济这个核心,比如我们公安局,我就一直把为发展宣南经济保驾护航放在了首位……”

周正强一向和罗铁军不对付,见他跳出来为石庆贵摇旗助威,就有些压不住火气地驳斥道:“为发展宣南经济保驾护航?那我问你,前不久江家嘴城中村拆迁发生群体事件,你未经市委批准调派大批防暴特警跑去维稳,却险些造成群死群伤的恶xingshi件,你就是这样保驾护航的?还有当时现场那十几个假冒拆迁户抱着煤气罐差点酿成恶xingshi件的社会混混,傻子都能看出他们十分可疑,他们为什么要假冒拆迁户?是谁指使他们的?只要是稍微有点经验的刑侦都知道要顺藤摸瓜一查到底,可是你把他们抓回公安局以后只拘留了几天就全给放了,对此你做何解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