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 上访专业户是怎样炼成/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马小溪也算是见多识广了,但是这样的“奇葩”事还真是第一次听说,这不是无理取闹嘛,这事明明是政府占理,怎么堂堂的政府反倒被一个“刁民”给拿住了,看那几个正在给袁守财做思想工作的镇政府干部似乎有点怕他的样子,就连旁边几个维持秩序的派出所民警似乎也有些缩手缩脚。

“像这样的情况,完全可以让公安直接抓人嘛!”马小溪有些气愤地道。

旁边的人却都笑了起来,其中一名认识袁守财的吃瓜群众笑道:“别人怕公安,袁老拐可不怕,他每次去上访,都是公安客客气气地把他送回来的……”

原来袁守财是当地有名的“上访专业户”,而他之所以会成为“上访专业户”的经历说起来有点搞笑,他早年曾跟着老乡去京城打工,在一个建筑工地上做事,他人长得瘦小,干不了重体力活,加上喜欢偷奸耍滑,老是磨洋工,所以干了不到两个月包工头就不要他干了,结算了工钱打发他回家。

袁守财去火车站买票的时候看到路边有人在赌博,他就跑过去看热闹,这种在路边搞赌博游戏的都是骗子,专骗袁守财这种没见过世面的外地人,结果不用说,袁守财很快就被骗了个精光。

这下好了,袁守财连回家的路费都没了,只能在火车站附近打转,想着能不能找地方偷偷溜进站去逃票回老家,在火车站旁边的一个米粉店他碰到一个从宣南来京城上访的老头,他听到那老头说的宣南话,就上去攀老乡交情,袁守财别的本事没有,嘴皮子还是很溜的,很快就和那老头一见如故,打得火热。

他就把目前的困境和老头说了,那老头一听就拍着他的肩膀哈哈大笑道:“你给我走就是了!”,已经走投无路的袁守财只能一头雾水跟着老头走了。

那老头带着袁守财来到国家信访局大门外,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一条事先做好的横幅,横幅上面写着“我要上访”几个字,老头拉着袁守财扯着横幅在信访局门口站了一会儿,就有人过来问了,问他们是哪里人,为什么事上访,这些自然由那老头应付,那人就说你们在这里等着吧。

没多久就来了一辆面包车,下来几个说宣南话的便衣警察,要他们上车,袁守财以为他们是要抓自己去坐牢的,吓得要死,那老头却显得很淡定,大摇大摆地上了车。

令袁守财感到意外的是面包车并没有把他拉到监狱,而是拉到了一家饭店,那几个便衣警察对他们也很客气,好吃好喝地请他们大吃了一顿,然后又帮他们买好了火车票,还是卧铺,把他们遣送回了宣南。

这还不算,回到宣南以后又有人派专车送他回家,一直送到家门口,更让他想不到的是,当天晚上村长就带着镇长上他们家来了,和以往高高在上的态度不同,这次镇长和村长对他都客气得不得了,嘘寒问暖的,临走还给了他一千块钱慰问金。

这下袁守财算是尝到甜头了,从京城回家他不仅一分钱没花,还混吃混喝最后还得了一千块钱的慰问金,这样的好事哪里找啊!所以袁守财从此以后就成了“上访专业户”,有事没事就去上访。

而且在上访过程中袁守财还总结出了一套办法,比如今天拿着农药堵政府大门,威胁政府说不答应他的要求就喝农药自杀,就是他总结出来的“终极杀招”之一!

袁守财也因此在当地出名了,得了个外号叫“袁老拐”,甚至专门有人跑来向他“取经”,请教上访的“绝招”。

听到这里,马小溪实在是有点啼笑皆非了,这个袁守财算是吃准了政府官员的软肋,怕出恶xingshi件,怕上级追责,怕掉官帽子,所以才会被袁守财吃得死死的,哪怕明知他是无理取闹也不敢采取强硬措施,而是一味的妥协,而这也越发助长了袁守财的嚣张气焰。

不过马小溪也知道,要对付袁守财这种人确实很棘手,比如今天这种情况,如果对袁守财采取强硬措施的话,万一他真的喝农药死了,那影响就恶劣了,老百姓在政府大门口服毒自杀,这样的丑闻传出去,上级肯定是要追责的,有道理也变成没道理了。

马小溪本以为以段昱嫉恶如仇的性格,听了这样的荒唐事肯定会十分震怒,可是他偷眼瞟向段昱的时候,却发现他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头,并没有做出太强烈的反应。

这时因为围观的群众越来越多,涞水镇的镇长也不得不出面亲自做袁守财的工作了,他也怕了袁守财这个老油条,苦笑道:“袁守财,政策是县里制定的,我们也做不了主,你在我们这里闹也没用啊,要不这样,你今天先回去,我们把你的事向县里汇报,看县里怎么答复,好不好?……”

袁守财见镇长都给他陪笑脸说软话,态度越发嚣张了,口沫横飞地嚷嚷道:“你们少给我来这一套!我都看见了,今天你们镇政府院子里面来了好几台车,肯定是有县里大领导下来了,你们做不了主,那让县里来的大领导来跟我谈!……”

不得不说袁守财还是有些小聪明的,他能从镇政府院子里来了好几台车推断出县里来了大领导,故而特意选在这个节点出来闹,因为只有这样才能给镇政府造成更大的压力,不得不妥协,满足他的无理要求。

镇长脸色一僵,他确实是被袁守财给将住了,今天正好是县委书记陈亮武下来调研,这位县委书记对下属向来严厉,出了这种事肯定得挨批,所以他们也不敢轻易惊动他,让书记在上面拖着陈亮武,自己下来先把袁守财打发走再说,想在看来只怕是想不惊动也难了。

这时他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好大的口气!我就是县委书记陈亮武,我来了!我倒要听听你有什么要跟我谈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