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不走寻常路/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来的正是“网红书记”陈亮武!他在上面早听到动静,不过并没有冲动地马上跑下来,一个总喜欢直接干预下属工作的领导不是好领导,所以假装不知道,由着涞水镇的镇领导去处置。

可是等了一会儿动静好像越来越大了,而且镇长下去了好一会儿也没上来,他就知道自己不出面恐怕是不行了,就问书记到底是怎么回事,开始书记还想打马虎眼,结果陈亮武把眼一瞪,书记就知道糊弄不过去了,老老实实地把事情的来龙去脉汇报了。

陈亮武一听也觉得很窝火,不过在下属面前却不好表现出来,一言不发地下了楼,正好听到袁守财和镇长的对话,终于忍不住亲自发声了!

到底是县委书记出马,气场不一样,袁守财的气焰明显没那么嚣张了,硬着头皮麻起胆子道:“我也没什么好谈的,我要政府给我补钱!给我赔偿!……”

陈亮武用手指点了点袁守财,冷笑道:“你是叫袁守财吧,你的情况我已经了解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我也了解清楚了,当初选择分散安置的方式是你自愿的吧?政府是完全按照标准给你补了平地基的钱没有克扣你一分没错吧?那你自己施工不当偷工减料导致地基培坎裂了缝,出现沉降,不得不重新返工,费用超了,你却来找政府要赔偿,这是哪门子道理?!……”

说到这里陈亮武情绪似乎也激动起来,指了指那些围观的群众,提高声调对袁守财道:“要是你自己想不明白,你也可以问问今天在这里的乡亲们,请他们拉来评评理,看天底下有没有这样的道理?!只要你稍微有点哈数,稍微知道点好歹,稍微晓得点倒正,都不会提出这么荒唐的要求!……”

周围围观的吃瓜群众知道原委的,自然知道袁守财这是在胡搅蛮缠,不知道原委的,听陈亮武这么言简意赅地一讲,也大略知道怎么回事,虽然没人站出来搭话,却也纷纷对袁守财指指点点,没有几个觉得他占理的。

袁守财被陈亮武数落得有些恼羞成怒了,脖子一梗道:“我不管那么多,是政府要我修屋的,才会有地基问题出现,而且我是贫困户,我没有钱,政府不是要扶贫吗?这钱就该政府出!……”

陈亮武再也压制不住自己的怒火,指着袁守财怒斥道:“你这是什么狗屁逻辑?!照你这么说,政府帮你建房子,想帮你脱贫,反倒是害了你咯?说得好听点,你这是不懂感恩,说得难听点你就是一条喂不亲的白眼狼!我现在就可以代表政府答复你,这个钱政府不可能出!不仅这个钱政府不会出,既然你认为政府帮你建房子,帮你脱贫是害了你,那么好,这房子政府就不帮你建了,以后也不会再给你贫困补助!……”

袁守财一听就真急了,用力晃动着自己手里农药瓶,大吼道:“你不答应我的要求,我…我就喝农药!你不让我活,我也不会让你好过!我要是死了,那就是你逼死的,你这县委书记也当不成!……”

马小溪和段昱一直在人群中看着陈亮武怎么处理这件棘手的突发事件,马小溪是很欣赏陈亮武的,他觉得陈亮武骂得好,骂得痛快,对付袁守财这种“油皮渣子”,就应该这样不留情况地怒斥!可他又有点为陈亮武担心,不管怎么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爆粗口,传出去影响都不太好,要是被人断章取意拍成视频发到网上去那就更麻烦了!

而看到袁守财被陈亮武搞得急眼了,似乎真的要喝农药,更是让他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如果袁守财真的喝农药自杀,那只怕真有人会说是陈亮武逼死了袁守财,陈亮武得罪的人这么多,这不正好给了人攻击他的口实吗?

但让马小溪更加意想不到的是陈亮武接下来的反应,他并没有试图劝阻袁守财喝农药,反而冷笑道:“好吧,那你喝农药吧,我保证不拦你!人要自己作死,谁也拦不住!你怎么不喝啊?……”

哎呀!糟了!马小溪不由心中大叫,陈亮武你怎么能这样说呢!这样一来,那就真是黄泥巴掉进裤裆,不是屎也是屎了!这也太莽撞了啊!这位“网红书记”还真是不走寻常路啊!

他连忙偷眼观察了一下身前段昱的反应,却发现段昱仍然是一副面沉如水的表情,丝毫看不出喜怒,仿佛真的只是一个事不关己的旁观者。

袁守财也有些愕然,以为只要他使出这招喝农药的“终极杀招”,政府干部们都吓得要死,就算态度有点强硬的也会赶紧讲软话劝阻,怎么陈亮武却好像巴不得他喝农药似的呢?他当然不想喝农药,他也怕死,可是话已经说出去了,旁边还有这么多人看着呢,就让他有点骑虎难下了!

“你…你以为我是吓唬你啊!我…我就喝给你看!我…我真喝…喝了啊!我要喝了啊!……”袁守财紧张得话都说不清楚了,拧开了农药瓶盖,颤颤巍巍地把瓶子往嘴边凑去!

现场这么多人,但这一刻空气好像凝固了一样,鸦雀无声,虽然袁守财的做派有点搞笑,但却没有一个人笑,毕竟这是一条人命啊!难道就真的这么眼睁睁地看着他喝农药自尽?!

几个镇政府干部似乎想上前阻止,可是碍于陈亮武这个县委书记的颜面,最终还是没有动,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陈亮武和袁守财身上!

陈亮武却似乎嫌袁守财动作太慢似的,继续刺激道:“你手抖什么?别抖啊,再抖农药就撒了!这种农药分量少了死不了,还得送到医院去洗胃,我跟你说,洗胃那滋味可不好受啊,这么粗这么长的管子从嘴里直接插到胃里,绝对比死痛苦多了!……”。

陈亮武一边说着还一边比划着,袁守财的手就抖得更厉害了,这个GRD县委书记真是想逼死自己啊!像他这种没什么文化的农民蛮劲一发,有时候是真没脑子的,牙一咬,头一仰,竟然真的要把农药往嘴里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