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零四章 老领导来电/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糊涂!”石庆贵有些气恼地用力一拍桌子怒道:“瑞恩投资根本就不是做实业的,曾子强无非又想搞他资本运作的那一套鬼把戏,宣南电子集团不就是个明显的例子吗?他倒是赚得盆满钵满,最后却要政府来帮他擦屁股!当年他收购宣南电子集团的时候我还不是市长,要不然我也不会同意!他要吞并乐享集团我可以不管,但是乐享大厦项目我不可能让他接手,乐享大厦项目关系到江家嘴的开发,关系到我们整个宣南的发展,绝不能来虚的!……”

姜志龙心里咯噔一下,看来他和曾子强都小看了石庆贵,自己只是试探性的一提,石庆贵就能一下子察觉曾子强的真实意图,而且态度这么坚决,看来曾子强想接手乐享大厦项目的如意算盘要落空了!

“那我就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了……”姜志龙目的没达到,干脆撂担子了。

石庆贵有些气恼地摆摆手道:“行了,这事我来想办法,你别管了,还有,老姜,我必须提醒你一下,曾子强你别和他走太近了,对你没好处!……”

本来石庆贵完全是出于一番好意,但是听在姜志龙耳朵里却格外刺耳,他早就和曾子强穿一条裤子了,石庆贵让他别和曾子强走太近不是打他的脸吗?所以他嘴上唯唯诺诺地应承着,一出石庆贵办公室就给曾子强打电话把刚才石庆贵的话学给曾子强听了。

曾子强一听就毛了,阴狠很地道:“姓石的太不上道了,既然他要挡咱们的路,那只能把他搬开了,就按咱们之前商量好的办,匿名举报帖子我来找人写,直接给他发中纪委的举报邮箱去!……”

石庆贵心情烦躁地回到家中,他虽然对姜志龙说乐享大厦项目烂尾的事由他来想办法,但心里却是一点底都没有,这么大的项目需要的资金可不是一点点,更重要的是不仅仅是资金的问题,接手的企业必须是真心实意做实业的,而不是曾子强这种靠所谓的资本运作套钱的,现在他开始体会到段昱关于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的关系是面粉和发酵粉的形象比喻的道理了,发展经济离开了实体经济还真不行。

石庆贵坐在沙发上心烦意乱地思考着,这时他的手机突然响了,一看来电显示,石庆贵就吃了一惊,打来电话的是他那位在中央的老领导,石庆贵能有今天正是因为得到了这位老领导的赏识,而这位老领导是非常讲原则的,很少会在下班时间给石庆贵打电话,之前石庆贵去京城告段昱的状还被这位老领导给批评了。

现在这位老领导突然主动打电话过来,肯定是有要紧事,石庆贵连忙按下了接听键:“老领导,您有什么指示?……”

老领导今天的语气却显得格外严厉:“石庆贵同志,你老实跟我说,乐享集团在你们宣南的那个乐享大厦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你和乐享集团那个女老总到底是什么关系?!……”

石庆贵心里咯噔一下,这事可传得真快啊,连远在京城的老领导都知道了,他也知道既然老领导都打电话来了,肯定是要挨批的,所以也没为自己辩解,老老实实道:“老领导,您都知道了啊,乐享集团的事我确实有责任,您批评我吧!……”

老领导一听就更火了,痛心疾首地道:“什么?你…你真的掺和进去了?!人民赋予你的权力你都拿来干什么了?!你对得起党多年的培养吗?你对得起宣南上千万老百姓赋予你的权利吗?你是我一手提拔起来的,跟我这么多年,我怎么教育你的,你忘了?!你什么时候变得腐化堕落了?!……”

石庆贵却听着有些不对劲了,自己在这件事上是有错,可是也不至于让老领导用这么严厉的措辞啊,连腐化堕落都出来了,小心翼翼地辩解道:“老领导,您是不是误会了,我您还不了解吗?这么多年我跟着您,受到您的悉心教导,您进京以后,您的教诲我也始终不敢忘啊,从不敢越雷池半步,在乐享大厦项目上我确实犯了错,可我也是被蒙蔽了,这也不能说我就腐化堕落了吧?……”

老领导也是相信以石庆贵的人品应该不至于贪腐堕落,所以才打这个电话,但是中纪委收到的匿名举报信却是言之灼灼,就有些将信将疑地问道:“那怎么有人向中纪委匿名举报你,说你以权谋私,让市政府下属的企业向乐享集团下属的大数据公司投资了2个多亿,导致国家资金打了水漂,还说你和乐享集团那位美女老板娘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

石庆贵一听肺都快气炸了,这分明是有人故意在往自己身上泼脏水啊!而且举报的是自己让信息产业投资促进中心和市政府下面的数据谷投资管理公司联合向潘小薇的互联网跨境贸易与大数据公司投资2个亿的事,这就太恶毒了,因为这件事是确有其事,简直让他有口莫辩,能够这样干的肯定是自己身边知晓内情的人,再联系到今天姜志龙的反常反应,石庆贵如何还不知道自己是掉进了姜志龙和曾子强的坑里了!

不过石庆贵也知道这个时候愤怒不解决任何问题,只会让人觉得自己是恼羞成怒了,所以他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对话筒那头的老领导坦诚道:“老领导,请您相信我,我可以用党性和我的人格发誓,我和乐享集团的潘小薇没有任何不正当男.女关系!我确实是让市政府下属的企业向乐享集团下属的大数据公司投资了2个多亿,但我完全是出于公心,是被潘小薇所描述的打造一带一路上最大的跨境交易和大数据公司的前景给蒙蔽了,做了错误的决策,但是我在这件事上没有为自己谋取一分钱的私利,我愿意接受组织的调查,把我所有的个人财产进行公示,以证清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