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零五章 一语惊醒梦中人/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石庆贵的信誓旦旦让老领导的语气稍微缓和了些,语重心长对石庆贵继续说道:“庆贵啊,我是看着你成长起来了,我当然愿意相信你,这两年中央反腐力度空前,我这也是为你好啊!……”

“可是不管怎么说,你在这件事上是犯了错误的,而且错误不小!组织上会派调查组下来调查此事,希望你能摆正心态,积极配合组织调查,组织上也会给你一个公正的处理结果的,你好自为之吧!……”

老领导挂了电话,石庆贵的心情却久久不能平静,老领导说的没错,在这件事情上自己是犯了错误的,而且错误不小,即便自己没有受贿,没有搞权钱交易和权.色交易,处分是跑不了的,或许不至于双规,但自己的政治前途估计是走到尽头了,最好的结局也就是从市长的位置上调离安排一个闲职等退休了。

石庆贵真的不甘心啊,他是有很高的政治抱负的,一直期望能够进入中央中枢,进入国家的最高决策层,所以对自己要求也很高,从不乱伸手,不遗余力地争取政绩,但现在这一切都到此为止了,仕途路断,梦化云烟,这简直比判了石庆贵的死刑还让他难受!

从来不抽烟的他也忍不住从茶几抽屉里拿出一包用来待客的香烟抽了起来,很快烟头就堆了十来个,整间屋子都烟雾缭绕了,可是石庆贵的思绪却是越来越乱。

这时他的老伴郑秀珍跳完广场舞回来了,郑秀珍是石庆贵下乡当知青时认识的,经村支书介绍结合成了夫妻,石庆贵在私生活上很注意,这些年来从没传出过什么绯闻,所以夫妻俩感情或许谈不上太好,但也这么多年相濡以沫走过来了。

郑秀珍文化程度不高,而石庆贵因为顾虑自己的官声,也没有利用手中的权力为郑秀珍安排工作,郑秀珍一直在家当家庭妇女照顾石庆贵的生活起居,她心态也很好,从不过问石庆贵工作上的事,更不会打着石庆贵的牌子为亲戚朋友办事,这也是石庆贵对她最满意的地方。

“哎呀,庆贵,你咋还抽上烟了呢?别抽了,屋子都要被你点着了!……”郑秀珍一进门就吃惊地惊呼道。

“我的事你别管!”心情烦躁的石庆贵没好气地老婆摆摆手道。

性格有些大咧咧的郑秀珍却显然没有意识到石庆贵的情绪有些反常,像往常一样打开电视准备收看最近在追的一部肥皂剧,结果一打开电视,电视上却正在播放中纪委查处“大老虎”的新闻。

“庆贵啊,你说现在的干部是咋回事啊?贪那么多钱有啥用啊,吃不完带不走的,何必呢?!……”郑秀珍看着电视大咧咧地发表着感慨。

这就有点触动石庆贵的敏感神经了,声音低沉地对老婆问道:“秀珍,你说以后我要出现在电视上是不是也像他们一样……”

郑秀珍虽然性格有点大咧咧,但这么多年跟着石庆贵耳濡目染的,对官场上的事也并非一窍不通,所以终于意识到石庆贵的情绪有点不对了,认真地望了石庆贵一眼,试探性地问道:“庆贵,你这是咋了?犯错误了?……”

石庆贵无声地点了点头,郑秀珍一下子愣住了,屋子所有的空气貌似一下凝固了几十秒,郑秀珍才回过神来,有些慌乱地拿起遥控器调了一个台,盯着屏幕看了几分钟,突然转头对石庆贵道:“要说你像电视上的人一样贪,俺是不信的,这么多年也没见你往家里拿回过一分不该拿的钱,只要没贪,那就不是大错误,老石,我知道你的性格,就像你的姓一样犟,要我说你就别犟了,去跟段书记汇报一下,段书记这个人我虽然没见过,但现在老百姓都说他好,应该是个好官,你跟他低个头服个软,他应该会帮你说话的,你也不用想太多了,大不了俺跟你一块回农村种地去!……”

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石庆贵觉得自己这么多年简直白混了,还不如老婆一个家庭妇女看得明白,他狠狠地在烟灰缸里把才抽了一半的烟头戳灭,深吸了一口气,长笑一声道:“不想了,没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还是老婆你说得对啊……大不了回家种地去!……”

这一夜石庆贵睡得格外香,第二天一上班,连自己办公室都没去直接就去了段昱办公室,把刚到办公室还在泡茶的段昱吓了一跳,连忙放下茶杯迎了上去,吃惊地道:“哟,老石,咋这么早啊,不是你们政府那边发生了啥紧急的事情吧?!……”

石庆贵摆摆手,红着脸道:“段书记,我是来向您做检讨的,在乐享集团的事情上,不听您的劝告,一意孤行,犯了错误,现在乐享大厦项目停工,很可能要烂尾,我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石庆贵态度的突然转变让段昱很是惊讶,但是也是他喜闻乐见的,如果石庆贵不知悔改,依旧和姜志龙他们勾结一气,那么也会给段昱下一步的计划带来很大的阻力,同时石庆贵对于江家嘴建设用地拍卖暗箱操作的事肯定是知情的,如果他能够主动坦白,刘建伟他们调查起来就省事多了。

段昱连忙把石庆贵请到沙发上坐下,诚恳道:“庆贵同志言重了,谈不上向我检讨嘛,责任不是你一个人的,你的主观愿望是好的,是希望把宣南经济搞上去,只是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蒙蔽了,要说责任我也有,我是一把手嘛,要检讨也是我们俩一起向中央做检讨,我之前也只是预感到乐享集团资金链可能有问题,但没想到会这么严重,好在现在也还没有到不可挽回的地步,只要我们能统一思想,劲往一处使,说不定能变坏事为好事,把这件事对宣南经济发展的影响降到最低!……”

石庆贵感动地紧紧握住段昱的手道:“不,段书记,我一定要向您做检讨,从您来宣南任职起,我的心态就没摆正,觉得你总是处处针对我,总想着要和你掰手腕,所以才会被人蒙蔽,被那些别有用心的人利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