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一十八章 一切向前看/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也就是那一夜后,李梦雪就从段昱身边消失了,再也找不到。现在看到这只翡翠手镯,就意味着有了李梦雪的线索,你说段昱怎么能不激动呢?段昱恨不得马上放下一切去寻找李梦雪,可是江不悔会同意吗?段昱十分纠结!

江不悔是何等冰雪聪明之人,一看段昱的表情就已经隐约猜到这只翡翠手镯多半和李梦雪有关了,她对李梦雪和段昱的过往是清楚的,对于李梦雪的遭遇她也是同情的,说起来李梦雪认识段昱还远在她前头,如果李梦雪不离开,她能不能和段昱走到一起还真不好说呢。

“这个翡翠手镯是梦雪妹子的?”江不悔试探着问道。

段昱知道瞒不过,点了点头有些伤感地道:“是,这是我妈送给她的,你看这上面还有一个‘雪’字,错不了……”

要说江不悔心里不吃味那是假的,婆婆江小雪有些认死理,她最先认同的是李梦雪做她的儿媳,所以和江不悔的婆媳关系一直不怎么样,这一状况直到小江河出生才有所改善,但即便如此,婆婆也从没给她送过玉镯。

不过江不悔也是明事理的,柔声对段昱道:“那就去找她啊!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才有了线索,梦雪妹子太苦了,你应该去找她,你不会是担心我吃醋吧,都这么大年纪了,要吃醋早吃了!……”

江不悔如此通情达理,段昱反而越发愧疚了,紧紧搂住江不悔,柔声道:“不悔,谢谢你,我确实有点放不下,对你,对她,我都亏欠良多,我只想找到她,看看她过得好不好就没有遗憾了!……”

有了线索,要寻找李梦雪就简单多了,苏富比拍卖行虽然对客户资料是保密的,但以段昱的能量,要从苏富比拍卖行委托他们拍卖这只翡翠玉镯的客户资料还是很容易的。

令段昱感到意外的是,委托苏富比拍卖行拍卖这只翡翠玉镯的并不是李梦雪,而是一名香港女记者,不过既然段昱肯定这只玉镯是李梦雪的,那么这名香港女记者一定和李梦雪有某种联系,通过这名香港女记者就应该能找到李梦雪!

段昱身份敏感,自然不可能亲自出面和那名香港女记者联系,他让人拍下了那只翡翠玉镯,不过提出了一个附加条件,要求见这只翡翠玉镯的原主人!

不过这个要求却被那名香港女记者断然拒绝了,段昱不可能用强权去逼迫那名香港女记者说实话,只好化了妆亲自登门去找那名香港女记者,开始那名香港女记者十分警惕,充满敌意地质问段昱要见那只翡翠玉镯的原主人到底有何目的。

段昱将自己和李梦雪的故事讲给了那名香港女记者听,当然关于他的身份肯定是做了隐瞒了,那名香港女记者听了他和李梦雪的故事感动得哭得稀里哗啦,流着眼泪道:“太感人了!怪不得雪姨总不肯说这只玉镯是怎么来的呢?!……”

原来李梦雪离开段昱后去大山里当了一名支教女教师,而这名女教师就是去大山里采访的时候认识了李梦雪。大山里条件很苦,教育条件也很落后,这些年有所改善,可不久前政府刚刚拨款下来修建的新教学楼因为几个皮孩子玩火给烧了,再等政府拨钱修建不知道又要等到什么时候了,所以李梦雪才把这只带了多年的翡翠玉镯拿出来委托这名香港女记者去拍卖,用拍卖的钱盖新教学楼。

终于得知了李梦雪的确切消息,段昱激动得浑身颤抖,马上提出要那名香港女记者带他去李梦雪支教的地方找李梦雪,那名香港女记者被段昱和李梦雪的爱情故事感动,欣然应允。

坐着车在崎岖的盘山公路上盘旋,窗外就是郁郁葱葱的大山,风景很美,段昱却无心欣赏窗外的美景,只想早点见到李梦雪,那名香港女记者见他坐立不安的样子暗暗好笑,打趣道:“老先生,不用着急,很快就到了,您应该感谢我们的段主席,不是他,您早几年来这里可坐不了车,只能用脚走呢,咦,还真别说,老先生,您的样子和我们段主席长得还真有点相像……”

段昱对这名女记者用的是归国华侨的身份,没想到居然从她的口中听到对自己的赞誉,就呵呵笑道:“我觉得他做得还不够好,如果他做得够好的话,怎么还需要一名支教的女教师拍卖自己心爱的手镯来筹集修建教学楼的款项呢?……”

那名香港女记者却是段昱的忠实拥簇,一听就来气了,一本正经地驳斥道:“您说得轻巧,要知道华夏可是拥有十几亿人口的超级大国呢,怎么可能做得面面俱到呢,而且下面那些干部欺上瞒下,这样的事情怎么可能会汇报上去呢,我敢打赌,要是段主席知道了这件事一定会重新拨款修建新教学楼的!……”

段昱打了个哈哈不再说话,能从这名香港女记者口中听到老百姓对自己的赞誉也是一件趣事,至于这里地方政府不作为的事,事后他肯定会交待人严查的。

远远地就看到了李梦雪支教的学校了,原本的教学楼因为火灾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当地老百姓自发地用木板在旁边的空地上搭建了一片木板房作为临时的教学场地,车子越驶越近,段昱甚至已经听见了学生们的朗朗读书声,心情顿时变得越发患得患失起来,李梦雪会不会因为埋怨他而拒绝他呢?见到他又会怎么样的反应呢?

车还没停稳,段昱就迫不及待地打开车门跳了下来,跑了两步突然又放慢了脚步,蹑手蹑脚地走向临时校舍,站在校舍外,透过木板缝隙向教室内望去!

段昱终于看到了李梦雪!岁月无情,昔日的佳人已是白发苍苍,正背对着他拿着粉笔在黑板上写写画画,阳光透过木板缝隙撒在她娇小的身躯上,让她又多了几分圣洁和安祥的气质。

段昱的眼泪就下来了,有上课不专心的孩子发现了他,好奇地对他指指点点交头接耳,李梦雪在黑板上板书完毕转过身来,正准备批评那几个不专心的孩子,可顺着他们的目光望去,她一下子就像被雷电击中一样定住了,粉笔从指间无声地滑落,掉在地上摔得粉碎!……

段昱和李梦雪的见面其实不像大家相像的那么荡气回肠,除了最初的那一刻心情激荡外,接下来的相见都显得很淡然,甚至有一种相见如宾的感觉,岁月的洗礼让他们都对自己的感情有了很强的克制力,只是眼中偶尔闪过的那一道晶莹还是出卖了他们的真实情感。

李梦雪拒绝了段昱提出要她跟他一起离开换一个环境的请求,说已经习惯了这里,让段昱不用为她担心,并隐晦提醒段昱现在的身份不宜和她有太多的来往。

最后段昱只能怅然若失地离开了,不过在回去的路上,那名女记者却不停地给他打气:“老先生,我支持你,精诚所至金石为开,雪姨一定会回心转意的!……”

这名女记者还提供了一个让段昱欣喜若狂的信息,她说李梦雪虽然终身未嫁,但是却有一个女儿,如今在美国留学,如果能够和她女儿一起来做李梦雪的工作,李梦雪的态度或许会改变。

不用说李梦雪的女儿就是她和段昱的爱情结晶了,这让段昱越发坚定了要说服李梦雪,同时也要找回自己的女儿,一家团聚的决心。但是段昱现在的身份却让他有太多的羁绊,不可能像正常人一样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回去以后段昱做了一个惊人的决定:提前退休!本来以段昱的年纪完全是可以再干一届的,现在要求他连任的呼声也很高,但是段昱心意已决,专程去拜访了几位已经退休的前任国家领导人,向他们袒露心迹,达成了共识。

当然到了段昱这样的位置,也不可能说退就退的,至少得干完这一届,另外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接班人的问题!选好接班人才能保证国家发展不受影响,这也是段昱义不容辞的责任,本来如果段昱连任,这个问题还可以慢慢来,但是他现在决定提前退休,这个问题就迫在眉睫了。

所以拜访几位已经退休的前任国家领导人回来,段昱就把罗尧(罗尧现在是中办主任,算是段昱的大秘)叫了来,让他立刻启动红色接班人A计划(关于红色接班人A计划在《上位》一书中做过介绍),并把已经列入计划的考察名单拿来给他过目。

在罗尧拿来的红色接班人A计划考察名单中段昱看到了一个名字:段可凡!段昱是知道自己有这么一个同父异母的弟弟的,不过他从没有试图去了解或者关照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因为正如他不希望利用段泽涛的背景为自己的仕途开路一样,他也不希望因为裙带关系而对段可凡另眼相看,所以除了曾在段泽涛的书房中和段可凡打过一次照面外,段昱就没单独再见过段可凡。

但现在段可凡能被列入红色接班人A计划考察名单,说明自己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还是很优秀的,所以段昱决定还是见一见他,了解一下他的成长经历。

因为和段可凡的这层特殊关系,段昱没有选择在办公室召见段可凡,而是让罗尧安排在了钓鱼台国宾馆,召见时间也选择在了一次会议后,这样就不会显得太正式。

段可凡也是知道和段昱的关系的,同样他也不希望利用裙带关系为自己铺路,所以也从没有对任何人提到过这个秘密,和一般干部见段昱时的紧张不同,段可凡的心情并不是很紧张,反而是觉得尴尬。

见到段昱,段可凡犹豫了一下,还是站了起来行了个礼,不过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张了张嘴最后什么也没说出来。

段昱仔细打量着段可凡,看到段可凡他有点像是看到了年轻时的自己,年轻真好啊,微笑着点了点头,指着指沙发道:“坐吧,这不是正式谈话,不用太拘束……”

段可凡坐了下来,却依旧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低着头沉默着,段昱也在斟酌着该怎么开启话头,沉吟道:“父亲……”

这两个字眼却似乎刺激了段可凡的神经,让他忘记了段昱的身份,猛地抬起头冷冷地道:“请不要提起那个人,我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虽然第一次和段可凡照面就是在段泽涛书房,看到段可凡对段泽涛咆哮,可段昱没想到时间过去这么久了,段可凡对段泽涛的怨念还这么深。

段昱皱了皱眉头道:“我觉得你的这个态度有问题,不管父亲做过什么,他始终是我们的父亲……”

段可凡却再次打断了段昱的话,站起来冷冷地道:“段昱同志,我以为您找我来是谈工作,如果您想谈家事,我觉得这场谈话就没有必要继续下去了……”

段昱并没有因为段可凡的无礼而恼怒,反而笑了起来,看来自己的这个弟弟很有个性啊,简直和自己年轻时一个样,自己还是乡政府文书的时候不就敢和县委书记硬顶吗?不过这种个性在官场可是要吃亏的,自己如果不是幸运的遇到了李文军这位伯乐,恐怕也没有今天吧。

所以段昱决定敲打段可凡一下,收起笑容,指着他严厉道:“坐下!你这是一个成熟干部应该有的表现吗?家事不平何以平天下!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都不懂吗?……”

如今的段昱可不是一般人,有几个人能够承受他的威压?段可凡这才想起段昱的段昱的另一重身份,冷汗就下来了,重新坐了下来,嘴里咕噜道:“那是因为您不知道我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

段昱就笑了起来,还是太年轻啊,还得好好磨练磨练才行,抬起手腕看了看表,放缓语气道:“行,我今天还有时间,就听你讲讲你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

段可凡深吸了一口气,开始讲他这些年的经历……

(PS:写到这里《入仕》段昱的故事算是告一段落了,接下来是段可凡的故事了,《入仕》历时三年多,一千多个日夜,写了278余万字,感慨良多,感谢亲们不离不弃的陪伴,相见稍后的单章感言,段可凡的故事会直接接档,不打算开新坑,也希望亲们继续支持,让我们风雨同舟,继续前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