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奥斯卡演帝/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刘青璇不禁暗暗赞赏这个段可凡语言举止得体,在自己这位省委组织长面前也能不卑不亢,更难得地是深谙说话要先扬后抑的技巧,丝毫不像一个涉世未深的大学生村官,怪不得昨天黄副部长会阴沟里翻船呢,刘青璇心里转着念头,微笑着伸手示意段可凡接着说……

段可凡微笑着继续说道:“刚才刘部长已经答应解决我们的工资待遇和生活补贴问题,但是没有说到底什么时候解决,说是马上发文,这个“马上”到底是多久?我希望刘部长能给出一个确切的时间表,现在中央不是强调一定要提高行政效率,限时办结吗?另外我还有一点点担忧,我们大学生村官都是在最基层工作的,看到过太多阳奉阴违,互相推诿踢皮球的情况,刚才刘部长也说了采取随机抽查、受理举报等方式来防止这种情况的发生,我想问这个“等方式”到底是哪些方式?随机抽查是怎么抽查的?受理举报那总该有个专门的举报电话吧?……”

“还有我们任职期满后的出路问题,刘部长实际上没有给出具体的解决办法,只是谈了政府的困难,但我觉得和政府相比,我们才是弱势群体,政府有困难,我们的困难更大,还有刘部长说我们拿其他省、市的村官分流情况和我们省做比较,不科学、不合理,需要理性看待,那我想问为什么其他省能做到我们省不能做到呢?……”

刘青璇被段可凡说得也不由老脸一红,心说这小家伙真是比猴还精,稍微不注意就被他抓住语病了,不过小家伙说得也有道理,在官场待久了,说话总喜欢用一些模棱两可的模糊字眼,段可凡要求给出确切的时间表也不算过分,就大度地点了点头道:“小伙子意见提得很对,我们确实应该提高行政效率,给出确切的时间表,我现在就明确一下,我们会在三个工作日内下文,并且派出督查组下去抽查,发现有阳奉阴违的,互相推诿踢皮球的情况,一定严厉查处!至于举报电话,大家可以记一下,07**********,这是我们组织部办公室值班电话,大家有问题可以随时拨打……”

段可凡很见机地带领大家用力鼓起掌来,刘青璇瞟了段可凡一眼,继续说道:“关于你们任职期满后的出路问题,不是我不想给出具体的解决办法,而是这个问题确实很复杂,牵涉面很广,每个省的情况都不同,当然不能一概而论,我只能说我们会努力、逐步解决,希望大家理解,你们年轻人不都喜欢说理解万岁嘛,大家不妨换位思考一下,如果大家处在我的位置,面对这么多大学生村官的出路问题,解决了这个,解决不了那个,我很难一碗水端平……”

等刘青璇说完,段昱立刻再次站起来朗声道:“刚才刘部长说得很好,理解万岁!我们要换位思考,我想说的是我们响应国家的号召,把我们的青春,把我们最好的年华献给了国家,献给了农村,可我们得到是什么呢?是微薄的连养家糊口都难的工资!是前途未卜的黯然!谁又站在我们的角度换位思考了呢?我冒昧地问刘部长您一句,如果您的儿子也是一名大学生村官,您会不解决他出路,任由他把最美好的年华白白地奉献出来吗?……”

刘青璇又被说得老脸一红,跟这个段可凡说话真是得千提防,万小心,稍微不注意就掉进他的笼子里去,最让她恼怒的是,她是个独身主意者,至今未婚嫁,段可凡居然用她不知道在哪里的儿子来打比方,实在是太可恶了!

段可凡却越说越激动,连眼圈都红了,语带哽咽道:“就拿我来说吧,自从选上了大学生村官,因为看不到前途,我的女朋友把我甩了,朋友看不起,同学嗤笑你,让我一度十分自卑,甚至产生过轻生的念头……”

如果不了解段可凡的人,还真要被他声泪俱下的“表演”给骗了,其中有几个女大学生村官更是一脸同情又带些春.情地望着段可凡,就差没当场喊出来我可以当你女朋友了。不过这些大学村官里有几个却是段可凡的同学,对他再了解不过,差点没当场笑出声来,你特么怎么不去当奥斯卡演帝呢?咱们学校那些“校花”一个个哭着喊着要给你当女朋友,你理都不理人家,现在怎么成了你被女朋友甩了呢?毕业的时候,好几家上市公司点名要你,是你非要当大学生村官,同学们对你这牲口向来是羡慕嫉妒恨都来不及,谁敢嗤笑你?居然还说什么产生过轻生的念头,你特么还能说得更惨点吗?不过这种时候他们自然不可能拆段昱的台,只是忍得实在太辛苦,只能趴在桌上,身体一颤一颤的,不知道还以为他们是对段昱的经历感同身受,感动哭了呢!

段可凡却越演越来劲,指着旁边一个皮肤黝黑,长相有些着急的大学生村官继续道:“像这位江鹏同志,他的父母为了供他上大学,把家里能卖的东西全卖了,就指望他大学毕业能混个好前程改善家里的条件,但他为了响应国家号召,放弃了家里为他找好的工作,义无反顾地当了一名大学生村官,扎根农村,你看他晒得多黑啊,可是他得到了什么呢?他今年都30多了,至今没找到女朋友,等到任期结束,他还要自谋出路,他的父母为他愁得头发都白了!……”

一旁的江鹏差点一口气没背过来,心说我特么有你说的这么惨吗?我家虽然条件一般,但也还没到为了供我上大学把家里的东西卖光的地步吧,还有我的皮肤黑是天生的,不是晒黑的好不好,还有我今年明明才28,只是长得老成了点,但也没30多这么老吧,还有老子明明有女朋友,明年都准备结婚了,怎么你打算拆散我们啊,最可气的是我爸妈都很开明,想得开,身体好着呢,怎么就愁得头发全白了?这不是咒我爸妈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