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心底最大的秘密/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百夫长黑金卡的服务宗旨属于最高等级,无论持卡人身在何处,其任何要求均会得到即时响应与协助实现。曾经有位持卡人的女儿突然住院,无法参加偶像摇滚乐团红辣椒合唱团(Red Hot Chilli Peppers)的演唱会。为完成其心愿,百夫长黑金卡专属生活顾问设法联络了该乐团经纪公司,促成乐团主唱在开演前探望这位小歌迷。

运通黑金卡每年的年费就是1.8万起,透支额度更是高达500万起,而且是全球通用,绝不是普通人能持有的,持有这种信用卡就意味着是银行的至尊客户,一般只会发给百亿身家以上超级大富豪或者大明星,像著名影星梁朝伟用的就是运通黑金卡。

而段可凡拿出的这张百夫长黑金卡更是不同,是不限额度的,通体用钛金属制成,精雕细琢,纯手工打造,外加个性化熨烫持卡人姓名,充分彰显了它的出类拔萃和独一无二,当然这也要识货的人才能看出它的不凡来,毕竟这种卡发行量极少,普通人别说看,就连听都没听说过。

这张卡是段可凡从美国来华夏时,母亲孙妙可硬塞给他的,孙妙可知道儿子要强,给他钱肯定不会要,有这张黑金卡放在身边,有什么紧急情况也足以应付了,而这么多年段可凡也的确从没有动用过这张卡,今天也是实在看不惯那KTV经理狗眼看人低的嘴脸,才把这张卡拿出来!

而那一哥之所以认出这种卡,是因为他的父亲,星州有数的大富豪,星州市红星建筑集团的老板,一直极度渴望能拥有这样一张百夫长黑金卡,但是几次申请都没能办下来,他曾十分感叹地跟一哥说过:“儿子,你要记住,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你老爹在星州或许也算个人物了,但真要走出去,其实狗屁都不是,什么时候我要能拿到一张这样的黑金卡,那才是真正的牛.逼了!……”

所以一哥一看到段可凡拿出黑金卡,看向段可凡的目光就变了,他虽然有些纨绔习气,但却不是那种只会坑爹的富二代,相反他的头脑是很机灵的,所以这些年他虽然在外面很招摇,却从没有给家里惹过麻烦。此时的段可凡让他想起了一句话,低调是最牛.逼的炫耀!而这样的人往往不是池中之物,所以他做了一个决定,无论如何要与段可凡结交,因为他意识到这或许是改变自己人生的机会!

想到这里,一哥不再犹豫,上前一巴掌把那个还在嗤笑段可凡的小弟给扇到了一边:“滚一边去,一点眼力劲没有!”,然后恭敬地对段可凡道:“对不起,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老大,请您原谅……”

说着又转头对旁边那还有些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的KTV经理道:“你马上把总统包厢开给这位先生,他的所有消费都记到我的账上,就算我给他赔罪了……”

段可凡对一哥态度的突然转变也感到有些诧异,瞟了他一眼,冷冷地道:“不用了,单我自己买得起,我们不熟,受不起你这样的大礼……”

一哥也没有坚持,他知道和段可凡这样的人物打交道,表现得过于热切反而会引起他的反感,所以他只是朝那KTV经理使了个眼色,催促他赶紧帮段可凡他们去开包厢,就没有再继续纠缠了。

段可凡他们进了包厢,总统包厢不愧为总统包厢,里面装修得富丽堂皇,面积也很大,段可凡他们三十几个人也丝毫不觉得拥挤,跟段可凡一起来的大学生村官们都像是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似的,好奇地东看西看,几个“麦霸”则欢呼着抢着去点歌了。段可凡则找了个角落坐了下来,微笑着看着伙伴们嬉闹。

江鹏走了过来,一脸不解地压低嗓门道:“可凡,你刚才掏出的那是啥卡啊?怎么那个一哥一开始那么牛皮哄哄的,你一把卡拿出来就把他震住了呢!……”

段可凡笑了笑没有接话,这是他的秘密,他可不想轻易说出去,这时郑亚摇摇晃晃地走了过来,对江鹏挤眉弄眼道:“咱们老大可不是一般人,虎躯一震,自然是震服四方了!……”

说着又转头对段可凡道:“不过,老大,我确实是不太明白,以你的条件,干啥不行呢,为啥非巴巴地跑到那么偏僻的地方去当村官呢?……”

段可凡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凝固了,拳头也一下子捏紧了,郑亚这个问题正戳中了他内心深处最大的秘密,事实上连母亲孙妙可都不太明白,为什么他在美国读书读的好好的,却突然决定要到华夏来,而且不要家里任何的帮助!

在外人眼里,段可凡就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天之宠儿,物质条件优越,什么都是最好的,住的是豪宅,坐的是豪车,衣食起居都有好几个保姆伺候,出门有司机、保镖跟着,读的是最好的学校,可以说他从一出生所拥有的东西就是别人奋斗一辈子都未必能得到的。

但段可凡不快乐,因为有一样别人都有的东西他没有:爸爸的陪伴!小时候他经常问母亲,为什么别人都有爸爸,而我没有,母亲总是苦涩地笑笑告诉他说你有爸爸,而且你的爸爸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人,但是他很忙,所以没时间来看你。

终于有一天那个人来了,母亲很开心,指着那个人让他叫爸爸,他也很开心,因为他终于有爸爸了!那一天可能是他迄今为止最快乐的一天,那个人给讲故事,陪他玩耍,那一天他很晚都不肯入睡,直到那个人和他用手指拉勾保证第二天会继续陪他玩才肯上床睡觉,但是第二天当他醒来的时候,那个人却已经走了!

于是他开始恨那个人,不仅是因为那个人没有遵守承诺,也因为那个人对母亲的辜负,段可凡无数次看到母亲在没人的时候默默垂泪,他知道一定是因为那个人才让母亲伤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