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启程/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从KTV出来,一群人都有些恋恋不舍,所以都没有回自己住的招待所,在深夜的城市里吹着清风,一起谈彼此的理想,憧憬着未来,天一亮他们就要各奔东西了,再相聚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了,所以在豪情万丈中又多了几分离愁。

无论多么的不舍,天还是亮了,段可凡把江鹏他们一个个送上了长途汽车,互道郑重。郑秀梅临上车的时候塞给段可凡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她的手机号码,一旁的郑亚羡慕得不行,段可凡却只是把纸条展开看了看,就把纸条揉成一团扔进了路边的垃圾桶,不是他不解风情,在事业有成之前,他不想在个人感情上有太多的羁绊。

通宵未睡,又喝了那么多酒,即便是段可凡身体素质不错也感觉有些吃不消,回到宿舍后洗了个澡就直接上床补觉了,这一觉直睡到第二天天亮才醒,闻着身上还未散尽的酒气,段可凡摇了摇头,用力挥了挥拳头,以后可不能再这么荒唐了,要想超越那个人,自己必须处处严格要求自己!

室友们都早已离校各奔前程了,自己也该准备去古城县报到了,段可凡开始收拾行李,一边收拾行李,一边想着自己的计划,他本来可以选择直接去考公务员,但是考取公务员后的分配却不是自己想去哪里就去哪里的,如果分配去了机关,那就不符合段可凡的计划了,他的想法是从基层做起,然后凭借自己政绩一步步升上去,这也是那个人的仕途轨迹,所以他最终选择了当大学生村官,而且选择去了大家都不愿意去的古城县。

严格来说当大学生村官并不算真正进入了仕途,因为大学生村官还不是公务员,但如果段可凡能在村官任期内干出成绩,再去考公务员,那么继续留在基层的希望就大了,所以这第一炮必须打响!这也是为什么段可凡连村官都还不是却要和江鹏他们一起去上访为大学生村官争取应得权利的原因,他要为自己提前铺好路!

刘青璇承诺的是三天内出台保障大学生村官应得权利的正式文件,所以段可凡决定再等一天,如果能带着省委组织部的正式文件下去,无疑能够更好地保障自己的权利,他可是听江鹏说了,有的大学生村官下去以后根本就没被派去驻村,而是被乡里留在乡政府打杂,当廉价劳力,他可不希望这种情况出现在自己身上,带着省委组织部的红头文件下去就等于有了尚方宝剑,也不怕下面的干部阳奉阴违了。

第三天段可凡早早地去了省委组织部,刘青璇去开会了不在,她的秘书左国龙接待了他,刘青璇果然信守承诺,保障大学生村官应得权利的正式红头文件已经出来了。段可凡也是会来事的,虽然是初入仕途,但是担任大学学生会主席的经历让他的交际能力也得到了很好的历练,去的时候特意买了一包软中华带着,见到左国龙就没口子地敬烟,一口一个左哥的叫着,让左国龙对他印象好了不少,而且左国龙得了刘青璇的交代要对段可凡多多关注,所以对待段可凡的态度也很热情,不仅亲自把红头文件给段可凡复印了一份,还把自己的手机号码也留给了段可凡。

从省委组织部拿了红头文件回来,段可凡拿了行李,留恋地望了生活了四年的大学宿舍一眼,毅然地背上行李离开了,郑亚早已和他约好在汽车站等,两人一起上了去古城县的长途大巴,郑亚显得很兴奋,一路上不停地跟段可凡讲着他的“后.宫计划”,段可凡懒得搭理这牲口,干脆闭目养神,郑亚见段可凡不搭理他,就开始呼呼大睡,鼾声吵得段可凡瞌睡全无,靠着车窗望着窗外开始思索起自己下一步的计划来。

如今高速公路网发达,从省城到古城县是通了高速的,不过即便如此长途大巴也足足跑了6个多小时才到,到古城县已经是傍晚了,古城县不大,不过这两年大力发展旅游业,沿街的门面全部改成了仿古风格的牌楼,倒是显得很有特色,现在正是旅游旺季,到这里来旅游的游客也不少,街上车水马龙,很是热闹,段可凡看到这样的情形也很是兴奋,古城县旅游业发达当然是好事,自己只要抓住这个路子,把自己所驻村的经济发展起来,就是妥妥的政绩了。

在路边找了个小饭店吃完晚饭,郑亚那牲口还嚷嚷着要找个地方去做“大保健”,段可凡懒得搭理他,他要养精蓄锐明天以崭新的精神面貌去县委组织部报到呢,郑亚是个有色.心没色.胆的,段可凡不去他当然也不敢去了,沮丧地跟着段可凡找了个小旅社住了。

小旅社卫生条件却是不怎么好,床单都发黄了,墙壁上也被水渍泡得起了一块块的墙皮,和外头那古香古色的门头形成了巨大的反差,段可凡不由直皱眉头,看来这古城县的旅游产业也只是马粪纸外面光,看着不错,问题却不少,不过这显然不是现在的他能操心的,只能将就着住了。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段可凡就叫醒赖床的郑亚去县委组织部报到,县委组织部的工作人员倒也没刁难他们,反而对这两个大老远跑到这里当村官的省城大学生很是好奇,爽快地给他们开了派遣单和介绍信。

郑亚分配的是去桃源乡,段可凡分配的是去大档镇,所以接下来就不能同路了,两人在汽车站分了手,汽车站闹哄哄的,段可凡好不容易才找到了去大档镇的交通车,老远就听到售票员扯起嗓门在喊:“大档,大档,去大档的抓紧了,上午最后一趟,错过就要等下午了!……”

段可凡赶紧快步走过去,从县城去各乡镇的交通车全是那种城里淘汰下来的中巴车,车破不说,座位也少,段可凡运气还不错,抢到了车厢尾端的最后一个座位,后来的人就只能站着了,可是售票员还在不停地喊客,看来不把车厢塞满是不会走了,段可凡皱了皱眉头,这样落后的交通状况可见这大档镇的经济情况肯定好不了,这时段可凡突然感觉眼前一亮,就见从车门口上来一个绝色少.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