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又白跑了/入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时前面的一户人家门开了,出来一个女人,正是昨日见过的春生嫂,一见段可凡就眉开眼笑道:“哟,这不是新来的大学生村官吗?快,进屋坐……”

段可凡望着这位豪放的春生嫂也有点发憷,不过赖长顺做了记号的名单上确实有她家的名字,所以段可凡犹豫了一下,还是硬着头皮跟着春生嫂进了她家门。

春生嫂家的条件一看也不怎么好,家里的家具都挺陈旧了,电视机也是那种笨重的老式电视机,最让段可凡感到奇怪的是她家的堂屋本来就不宽敞,还摆了好些个坛坛罐罐,段可凡就有些不解地指着那些坛坛罐罐问道:“春生嫂,你摆这么多坛坛罐罐干嘛?……”

春生嫂有些不好意思地搓着衣角道:“家里的瓦坏了,下雨的时候漏雨,我家那口子又出去打工了,没人拾捣,只能用这些坛坛罐罐接着雨水了……”

段可凡这才注意到春生嫂家的屋顶有好几处都破了洞,都有光线漏进来了,想来下雨的时候肯定是屋外下大雨,屋内下小雨了,心里不由有些恻然,这些留守妇女都不容易啊,要独立撑起一个家,本该男人干的活却全压在她们柔弱的肩膀上,还要忍受独守空房的寂寞,正常人谁受得了啊!

这种情况段可凡就不好直接说收摊派款的事了,聊起家常道:“春生嫂,春生哥在哪里打工啊?一般多久回来一次啊?……”

提起在外打工的老公,春生嫂就有些气不打一处出地气愤道:“别提那个没良心的死鬼了,一年到头也就过春节的时候回来个十几天,人不回来就算了,钱也不见捎回来,顶多过年的时候留下个千把块当家用,现在这年头,千把块哪里够家用哦,家里娃读书的学杂费就去了一大半,还要买农药、化肥,问他就总说粤州那地方消费高,存不住钱,我看八成是在外面养了小狐狸精了!……”

段可凡又有些不好接话了,犹豫了一下道:“春生嫂,那你为什么不叫春生哥回来呢?现在好多在外打工的农民工都返乡自己创业了,春生哥要是回来也能照顾家里啊……”

春生嫂撇撇嘴道:“哪这么容易哦,农村活路不好找呢,现在那个没良心的死鬼在外面打工一年好歹能捎回千把块钱,这要回来,我们一家人都得喝西北风呢……”

段可凡耐心地分析道:“春生嫂,我觉得吧,咱们村之所以这么贫穷落后,主要是因为咱们村的路制约了咱们村的经济发展,如果把咱们村的路修好了,要找活路还是很容易的……”

春生嫂也是很精明的,已经隐约猜到了段可凡的来意,不以为然地笑笑道:“我一个妇道人家,哪里懂这些呢,这都是你们这些政府干部的事,政府年年说要修我们村这条路,就是修不起来,还要找我们摊派钱,我们家里都揭不开锅了,上哪里去找钱哦!……”

这就是提前拿话堵段可凡的嘴了,段可凡有些尴尬地道:“春生嫂,话也不能这么说,我们要想发家致富也不能完全依赖政府,得大家齐心协力才行,我知道你们家困难,可是谁家没困难呢,你看能不能和春生哥说说,让他捎点钱回来,把摊派款交了……”

春生嫂见段可凡果然是来收摊派款的,脸色也没那么好看了,叫苦不迭道:“跟那个没良心的死鬼说也是白说,他有钱早捎回来了,家里娃上学学校要交学杂费都没着落呢……”

说到这里春生嫂瞟了段可凡一眼,眼珠一转道:“我们家的情况你也看到了,一件值钱的东西都没有,只我这个光人了,你要钱没有,要人倒是有一个,你要不要啊?……”,说着就往段可凡怀里靠。

段可凡哪里招教得住这个啊,连忙站起来,胀红着脸道:“春生嫂,你再想想办法吧,我改天再来……”,说完就再次落荒而逃了。

春生嫂望着段可凡落荒而逃的背影咯咯笑了起来,摇了摇头自语道:“这后生长得是俊,可面皮这么薄,怎么当村干部哦,这政府真是不靠谱,派这些刚毕业的大学生下来,能干什么事哦……”

段可凡在春生嫂家再次碰了壁,心里越发犯愁了,这差事可是真不好办啊,他可以在省委组织部长面前侃侃而谈,可和这些小学都没毕业的农民打交道,他再能言善辩也是白搭,人家根本不听你讲大道理,虽说通过昨晚的事让段可凡在村民中有了一定的威信,但要光靠嘴皮想让村民们完全信服是不可能的。

看来自己得转换策略了,得先捡容易的下手,刚才在陈冬儿那里,段可凡已经对榕树村几十户村民的基本情况做了一下大致了解,有一户人家段可凡印象深刻,就是村里的老支书王才厚家,王才厚在七十年代到八十年代一直担任村里的村支书,后来因为年事已高,才由王大奎接任,可想而知他在村里还是很有威望的,如果能够说服他,或许能够把村民发动起来。

不过陈冬儿也说了,老支书挺不幸的,老伴死得早,一个人把一个儿子两个女儿拉扯大,结果儿子生病死了,儿媳妇改嫁,留下一个孙女和他相依为命,两个女儿也嫁得不太好,家庭条件一般,平时也太照顾得上,很少回娘家。

本以为王才厚虽然不幸,但好歹当过这么多年的村支书,家里条件应该不会太差,可到他家一看,段可凡却大吃了一惊,王才厚家的条件比起春生嫂家还不如,屋里的地面还是那种原土地面,连水泥都没抹,屋顶也是到处漏光,屋里的原土地面因为漏雨,长期处于潮湿状态,踩上去极不舒服!

段可凡进去的时候屋里也没有人,看到屋内这一贫如洗的情况段可凡是既吃惊也充满了敬意,看来这位老支书还是蛮清廉的,否则但凡在任的时候利用职权捞点好处,家里也不至于这样啊,看到王才厚家这种情况,段可凡觉得自己这趟又白跑了,转身正准备离开,身后就传来一个脆生生的声音:“你谁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