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5 潮起塘沽港/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同治四年的春天很快就过去了,在百姓们的眼里这个大清朝依然没有什么变化,八旗大爷们一样的泡茶馆、抽大烟、捧戏子,朝廷上的官员依然在按照过去的经验治理庞大的帝国。而草民百姓泡在苦水里挣扎的活着,一天就是两晌,能吃饱肚子就行。

唯一能够感觉到的变化就是生活中的洋货慢慢增多了,洋油、洋布、香皂、西洋烟包括洋钉这些生活用品就不用说了,甚至世面上还出现了洋人生产的风灯、矿灯、水晶饰品,甚至黑市里连洋枪也有的卖。

在帝国的大城市,尤其是靠近水陆码头的地方,身穿西装的洋鬼子们渐渐的多了起来,往往都是照相机往外一摆,换来的就是一群大人孩子轰然而散。

大清朝这部老爷车依然固执的沿着自己的轨道前行,可是现在国门外的力量已经越来越强了,这一点沿海地带的百姓感受的尤为明显。

尤其是中国北方最早开放的港口塘沽,更是能够感受到这股强大的变化力量。短短四年多的时间,原本只是作为漕运补充的塘沽港,一个人口一万多的小城镇,在国内外资本的输入下,规模足足扩张了一倍多。

港口外到处都是下锚的海船,大鼻子洋人操着古怪口音的汉语走上大清国界根本就不用任何外交的手续。港口的苦力们不停的把货物搬上搬下,而阴暗角落里的地痞混混们则盯着那些刚刚开完工钱的人,他们身后所控制的就是半掩门的妓院、赌场还有大烟馆。

城市到处都在兴建新房,一所所和洋人交易的货站平地而起,一幢幢宽敞的仓库储藏着来自海外天边的货物,各种各样的洋钱象淌海水一样在商人们的手上来回的飘。

屈辱的北京条约,换来的结果居然是畸形的繁荣,而这种繁荣是满清朝廷所不能给的。依托于这种畸形的繁荣,一小部分人已经开始从中获利了。

塘沽土生土长的黄举人就是最最受益的人之一,这位在当地挂着千顷牌的大地主,良田何止千顷,商铺也有十几间,借着海外贸易的光,黄举人光是出租土地吃租金一年收入何止十万,黄爷的字号在塘沽城里那可是金字招牌。

“承蒙举人老爷抬爱,我们借花献佛敬黄爷一杯……”酒店的包间里的人纷纷举杯向黄举人敬酒。

“客气了,诸位实在是客气了,我黄 菊 仁能发财还不是多亏了诸位的照顾,只要你们发财我才能捎带脚赚点散碎银两花花啊!来来来,干一杯……”

今天举人老爷宴请的都是塘沽地面上排的上名号的大商家,还有吃地面的混混头子们。坐地虎就是有这样的好处,黑白灰三道通吃,今天除了没有官和洋大人之外,其他地方实力派代表已经让他请全了。

酒过三巡,话题开始转入正规,黄举人突然悲天悯人的望向窗外的海港景色,望着海面上望不到头的船队悲凉的说道“我们虽然赚了点钱,可是看看大清这个天吧,已经成什么样子了?长此以往,国将不国啊!呜呜呜……”

哎呦,说着说着老举人居然哭起来了?这下在场的人都楞住了,心说这是什么节目啊?你数钱的时候怎么不见你哭啊,现在居然替朝廷操起心来了。可是不管怎么说,主人已经开始演戏了,客人怎么也得陪着演啊。

“哎呀黄爷真是忧国忧民啊,实在是我等的楷模……”

“可惜时局如此,就连皇上也要隐忍为上,洋人势大我们也是无能为力啊……”

“就是就是,四年前大沽口那场炮战,到现在吓的我还心有余悸呢,我们可别给朝廷添麻烦啊……”

人群七嘴八舌的也说不到点子上,最后黄 菊 仁冷哼了一声“洋人?我当然知道洋人厉害,但是相比洋人的可恨,那些叛国的二鬼子更可恶。四年前的龚半伦再加上现在的肖乐天,那都是数典忘祖的无耻之徒……”

黄举人敲打着窗户,指着不远处进进出出正在装修的一间货站“你们知道那间新修的货站是谁开的吗?”

这回大家算是听明白黄爷摆酒的目的了,往常小气的半个鸭蛋就能下半斤酒的黄 菊 仁,今天居然舍得在沿海楼摆酒宴,原来是要背后使坏了。

“就是肖乐天,那个狂妄的海外孤客……”黄 菊 仁一看这群废物消息这么迟钝,气的就不打一处来。

当肖乐天的名字一出口,当时屋子里嗡的一片低呼,所有人都在交头接耳。天津这地方和北京实在是太近了,肖乐天的故事人们耳朵都听出茧子来了。

“天啊!《西行漫记》的作者肖乐天?我儿子迷他的书已经快发狂了……”

“可不是啊,最近你们没发现吗?茶馆里说书的先生都开始改编西行漫记的段子了,只要开讲那是场场爆满啊……”

“你们知道吗?肖乐天是恭亲王最器重的人,据说曾经许他一个工部侍郎的位子,他都不干呢……”

一桌的人议论纷纷的,全都是聊肖乐天的传奇故事,黄举人的脸都快气青了。这时候就靠他的狗腿子撑场面了。

“哎哎哎!我说你们嘛意思?黄爷的话你们是没听进去啊!还是装糊涂?我小辫孙把话放在这,谁跟我家黄爷唱反调,可别说我不客气了……”说话的小辫孙,站起身来一只脚踩在椅子上,一股子吃地面的混混气。

小辫孙那可是塘沽城里有名的道上大哥,据他自己说他还有一个漕帮小龙头的身份,不过谁也没见过漕帮的人搭理他。但是无论如何,小辫孙在塘沽下九流里绝对是一言九鼎,在场的生意人没一个愿意得罪他的。

“哈哈哈,孙爷这是什么话,我们也是举人老爷多年的好友了,当然要跟黄爷一条心了。”四海货站的牛掌柜,是这里面财力最雄厚的商人,他一看风头不对赶紧打圆场。紧接着那群不开眼的商人也都点头哈腰的随声附和。

黄举人嘴一撇笑道“咱们都是朝廷的良善子民,自然要给朝廷分忧解难。对付洋人咱们没那个本事,朝廷也不指望咱们。但是对付这些个二鬼子,我们可不能丢了大清的脸面!”

“今天我把话撂在这,这个肖乐天敢来塘沽做买卖,我就要让他赔光了裤子,灰溜溜的给我滚出去……”

一句话说的在场的人都傻眼了,现在肖乐天可不是没根基的海外孤客了,那只不过是一个代号而已。象这种名动京华,很快就要名动天下的无双国士,怎么可能是这群商人能惹得起的。

“黄……黄爷,您说的道理我们都懂,可是肖乐天那不是一般人啊,咱们能动的了吗?北地大豪项少龙都奈何不了他,王师正王老翰林都不是他的对手,就凭我们这群商人?”牛掌柜咕咚一声咽了一口吐沫,他可是真害怕了。

在场的其他商人甚至包括小辫孙也有点傻眼,他们还以为黄举人想要对付的是一般的商人呢,这种事情以前也不是没干过。但是对付一个名望超高的西学宗师,在场的人全胆虚了。

黄 菊 仁不屑的看着他们,静静的干了一杯酒“在场的都是我多年的好友了,你们放心没把握的事情我是不会让你们干的。跟你们透个实话吧,没有上面人的授意,你以为我会下手吗?”

说到这里,他摆了摆手让周围人全围拢了过来,一番耳语之后所有人眼睛都瞪圆了。

“黄爷您说的是真的?真是京里的那名大人物要对付肖乐天?皇上和太后也对肖乐天厌烦了?这怎么跟世面上流传的不一样啊……”

“你们知道什么?一群没有功名的商人,真正朝廷上的内幕只有我们读书人才有资格打探呢。你们还记得两个多月前,总理衙门派出的考察队伍被百姓围着请愿的事情吗?”

黄举人得意洋洋的看着这群脑子不灵光的臭商人“实话跟你们说吧,那些百姓就是我鼓动起来的,不仅有我包括咱们的周同知还有马协台也都出力了。你们想想吧,要不是有大人物护着我们,借我两个胆子我敢围攻八旗贵胄庆三爷?”

这时候包厢内的人们已经听呆了,他们看着黄举人眼睛里都冒小星星了,果然是士农工商四民之首啊,仅仅一个举人身份都没放过外任,居然能通着朝廷的大员。

一群人嘀嘀咕咕半天,随后牛掌柜代表大家端起酒杯来“既然黄爷心里已经有底了,我们这群买卖人还有什么好说的,只要不杀人放火,生意上的挤兑就交给我们了,我们有的是办法弄垮他……”

“好,咱们就干了这一杯!”针对肖乐天的作战同盟就在这一杯酒里宣告成立了。

很巧的是,在酒宴过后的第二天,肖乐天在十多名护卫的保护下来到了塘沽,他自己的商号就要开业了,他怎么能不亲临。这可不仅仅是一间普通的洋行,更是肖乐天和其他国家相互联系的重要纽带,身为一名穿越者怎么可能不放眼于世界呢。

“嗯!什么味道这么香?靠,这是狗不理包子吗,给爷我来二斤……”

“先生啊,您怎么在这下马了?老掌柜已经摆好酒宴了,洋大人也要跟您见面啊……哎哎哎,您还真吃上了啊……”

这时候的肖乐天哪顾得上见什么洋人啊,他可万万没想到咸丰年间始创的狗不理才这么几年的功夫就在塘沽开出分店了,这可是两百年前的美味啊,绝对的绿色纯天然无污染的美食,一口下去浓香流油。

肖乐天嘴里塞的满满的,支吾的说道“来啊,来来……别客气,我请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