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 开业典礼/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哎呀,王老板您吉祥,谢您的礼了,店内奉茶啊……“

“牛掌柜的!久仰久仰,今儿个中午咱们可得多喝两杯,不醉不归啊……”

“李爷、刘爷……您二位来的早,楼上快请……”

今天是乐天洋行开业的大喜日子,范镰带着一群衣着崭新的伶俐伙计在店门口迎客,十挂长长的鞭炮从二楼垂到了地面,裹着红绸的牌匾就等肖乐天亲自揭了。

大街上早已经围满了看热闹的人,乞丐手里抓着大把的铜钱,正卖力的唱着莲花落,就连满人群里乱钻的孩子,都能从伙计手里分到两块洋糖。以乐天洋行为中心,已经成了一片欢乐的海洋。

热闹的同时,洋行也没忘记安全警戒,以罗火为代表的十名护卫再加上太白顶派来了五十多名士兵,一半在明一半在暗,把乐天洋行保护的死死的。任何可疑人物都要受到他们的盘查。

“让让,让让……你算嘛玩意?好狗不挡道啊,我们给肖爷上礼来了,你们拦着我干吗呢!”就在气氛一片祥和之时,人群外传来一阵嚣张的声音,百姓回头一看赶紧挪开了一条人胡同。

走过来的正是小辫孙,他那标志性的小辫子盘在脖子上,尾端居然还系着一枚钢镖,黑沉沉的在胸口晃荡。他身上穿着一身精干的短打练功服,排扣从上到下系的一丝不苟,嚣张的他手里转着两个铁球,正和罗火脸对脸在那大放厥词呢。

“怎么着?塘沽这个地界儿商铺开业,还从来没有拦过我孙爷的呢,爷我是场面上的人,爱的就是广交朋友,今天上门给你们送脸来了,你们还拦着……”说到这小辫孙冲着周围看热闹的民众一拱手。

“各位乡亲们啊,您们都看看,天下有这样做生意的买卖人吗?成心往外哄人啊!大家以后可别跟他们打交道,这他妈 的也太狂了……”

罗虎气的眼珠子都要炸出来了,他一把就拽住小辫孙的脖领子了“上门拜访?妈 的有穿着练功服登门的吗?我看你就是来砸场子的……”罗虎说的没有错,洋行开业这么大的事情,小辫孙领着一群徒弟穿着练功服来拜门,这还真说不过去,压根就不在礼上。

小辫孙就等罗火动手呢,他脑袋一歪“哎呀!你小子能啊,你能啊……你动爷我一个试试,来朝这打,来啊……”小辫孙也不还手,就任由罗虎抓着他的衣服,空出一只手来拼命的拍自己的脸。

“打啊?不打你就是丫头养的,你娘就是偷男人生的你……”小辫孙身后十几名徒弟哄堂大笑,师傅这泥腿劲一般人还真学不来。

这就是真正市井的无赖,把不要脸直接顶在脑门,撒灰、砸黑砖、下药、绑票……没下限就是他们的代名词,让真正正经人防不胜防。

罗虎铁拳攥的死死的,他真想动手,就在这时候范镰掌柜的开口了“来的都是客,不得无礼,请孙爷上座,上好茶……”范镰是老派生意人,最讲究吉利,今天无论如何不能乱。

“掌柜的……”罗虎气的都说不出话来了,但是最后还是松手。当罗虎让开一条路之后,小辫孙轻蔑的瞪了他一眼低声说道“小子,我记住你了,从今往后你小心点啊,睡觉也要睁一只眼,小心别把命丢了……”

当小辫孙走到门口之时,他和范镰目光一碰,双方都看到了里面的敌意,这时候小辫孙身后的徒弟中气十足的高声喊道“孙爷上礼两吊半……”一句话喊出来整个大街嗡的乱了。

这可真是上门打脸了,古代一吊钱一般等同于一贯钱,基本上都是一千文为一贯或一吊。但是在清末包括民国初年,一吊钱代表的可不是一千文,而是一百文,只有足贯才是一千文钱呢。

两吊半那就是二百五十文钱,这纯粹是来骂人的了。小辫孙这么一闹,就连洋行里的同阵营商人都有点看不过去了。

饶是范镰一辈子闯荡江湖,也被这两吊半的礼金给气懵了,正当他想开口的时候,突然人群外面又传来一片低呼,紧接着一个声音高喊道“黄举人来拜,给老爷让路啊……”

人们定睛观瞧都认识,这不就是黄举人吗。老头一看这两天睡眠就不好,两个黑眼圈顶着,一边走一边打哈欠。

“小辫孙来了?我也凑个热闹,给这个……这个什么洋行来着……”身边人赶紧接过话低声说“乐天洋行,就是天天乐呵的意思……”

“哎呦喂,还天天乐呵呢?真是有福气啊……来人啊,咱们也随小辫孙上个礼吧,咱们也让他们乐呵乐呵……”阴阳怪气的话一说完,旁边伺候的人赶紧吼道“举人老爷上礼……二百五十两喽……”

一声吼,整个大街哄堂大笑,人们知道今天算是真有乐子看了。不行,今天中午不吃饭我也得看这个热闹。

让小辫孙和黄举人这么一闹,范镰反而心情平静下来了“哎呀,黄老爷太客气了,这礼可够重的,快进屋上好茶,中午黄老爷一定要多喝几杯……”

“甭客气了,您有这份心意我就领情了,我们乡下人没见过啥世面,今天来就是开开眼的……不知道哪位是海外孤客肖先生啊?”黄爷说完左右打量。

范镰微微一笑“您不用找了,肖先生正在接待贵客,暂时出不来,您放心等会摘红的时候,我准保给您引荐引荐……”

“呵呵呵……”黄举人一阵冷笑“贵客啊?这么说来,大厅坐着的都不是贵客了?肖先生这架子可不小啊,是不是跟洋人密谋算计我们塘沽的生意人呢?”

范镰这个气啊,这就是不依不饶的砸场子了?要不是今天开业大吉,老子我上来就得给你两个脆的,你这个老棺材瓤子。不过多年商业素养让他忍住了火气,老掌柜冲大厅所有商人一拱手。

“诸位当然是贵客了,肖先生临时见人也是有说不得的苦衷的,希望各位谅解。至于说什么见洋人的话,那可就是玩笑了,肖先生见的就是咱们大清国的人,诸位勿怪啊……”

黄举人和小辫孙一听没有见洋人,再看看大厅里面也没有洋人客人,他俩的心总算是放下了。心说,只要没有洋人给你们撑腰,那我还怕什么,这就闹呗。

小辫孙阴阳怪气的说道“老掌柜这话说的可没道理了,再贵的贵客也大不过这一屋子的人啊?我这么一踅摸咱塘沽坐地商行的老板都来一大半了,而且都是有头有脸的,他肖乐天这脸可有点太大了……”

“你他妈的骂谁呢?”罗虎一听有人敢骂他师傅当时就暴怒起来,指着小辫孙的鼻子就要开兵见仗。小辫孙身后也一帮徒弟呢,结果当时就涌上来了这就要动手。

就在千钧一发之时,木楼梯上面传来肖乐天略带玩世不恭的声音“哎呦!这就要动手了?老子我又不是青楼头牌,居然还有人为我打一架吗?行啊,我就出来让你们见见,省的你们废话多……”

腾腾腾,随着楼板响声,一个穿着一身黑色西装的年轻人走了下来,在场的人全愣住了。

好一个浊世翩翩佳公子,这小白脸怎么投胎的,这也太俊俏了,他要是打扮成小生的样子,还不得红透大清国啊?更要紧的,他的眉宇间可没有一般小白脸或者小生那股子阴柔劲,反而一股英气扑面而来。

黄举人和小辫孙这是第一次看见肖乐天的真容,饶是他俩满心的仇恨但是在那一刻也被震慑的有点说不出话来了。

这就是一个人的无形气质,肖乐天作为一名穿越者,本身就比这个时代的人多了百年的见识,这就造成他潜意识里对周围人的俯视,而这种气度属于典型的上位者气质。

再加上肖乐天手上已经有几条人命了,现在的他胆量比前世大的不是一点半点,最后就是他名满京华的声望给他加分了。整个人往哪里一站就有一股无形的压力铺在大厅里面,所有人都不自觉的坐正了。

那一刻,牛掌柜他们心中都打起了退堂鼓,他们突然觉得眼前的年轻人如高山一样不可战胜,自己这帮人怎么看怎么有点不自量力了。

肖乐天冷笑着走过黄举人和小辫孙的面前,都懒得跟这种人搭讪。他满脸笑意的对大厅中的诸位商人一拱手“诸位掌柜的,诸位伙计们,还有门外的父老乡亲们……我就是肖乐天,一个出生在海外长在海外的二鬼子,一个写出《西行漫记》想要当西学宗师的狂徒!现在大家看看我,不是青面獠牙要吃小孩的妖怪吧……”

肖乐天拉着长音向店内和大街上的人施了一礼,幽默的话换来整个长街的笑声。

“现在,我肖乐天来到塘沽贵宝地,不是来惹事的,也不是来砸谁的饭碗的,我是想通过我的海外关系,给咱们塘沽多带来点买卖,大家看看远处的海港……”说完肖乐天伸手指向蓝色的海港和那些帆船。

“四年的时间,塘沽海港算是翻天覆地的变化了,英国还有法国的海船几乎垄断了七成的买卖,这两国的商人相互勾结一个劲的给大家压价,别看大家这二年都赚钱了,可是你们知不知道,你们卖出去的都是最低的价格……”

“我来了,我就要改变这一切,我要把美国、荷兰、意大利、德国、西班牙等等欧洲商人全吸引过来,我要让这些洋商们求着跟咱们做生意,他们不是铁板一块,只要引入了竞争,我们的生意就会越来越兴旺。而这一切我肖乐天都能帮你们做到,你们信还是不信……”

咣当一声,那是好几名商人被肖乐天的豪言壮语给惊呆了,失手打翻了盖碗。这个海外孤客二鬼子,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