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4 拍花子/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塘沽是一个海港河港交汇的城市,海河从这里直入大海,大沽口炮台其实镇守的就是海河的入海口,清朝害怕洋人兵船从海上直入天津。

河海交汇之地,自古就是商业发达之所。海商们的大海船在塘沽卸货,基本上大部分商品都可以换乘大清的漕船沿着海河逆流而上,直接进入大运河然后转运全国各地。而大清内陆的商品也会向运河云集,最终沿着海河进入塘沽,最后登上海外贸易的商船。

这是一个无比庞大的运输交易网,成千上万的人依托于这个商业网络讨生活,黑的白的,明的暗地都在吸吮这条金钱河流里的养分。就比如说守着海河岸边卸货码头的脏老鼠,这名小辫孙手下的第一得力干将,就是靠着吃漕船保护费而活着的。

“哎呀妈呀!可疼死我了,孙爷这下手也太狠了,我跟他十多年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呸呸呸,你他妈的怎么伺候的,这么热的茶你想烫死我?”脏老鼠趴在两张桌子拼起来的床上,正一个劲的哎呦呢。

在他身边站着四五个身形猥琐但是都穿着密排扣练功服的徒弟,正卑躬屈膝的伺候他呢。混**也是讲究上下尊卑师徒传承的,脏老鼠在小辫孙面前是孙子,但是在海河码头这一亩三分地上,他就是土皇上。

“您小心着点,这茶虽然烫口,但是正经的西湖龙井啊,徒弟我一点孝心,您老人家可得领情啊……”一个徒弟嬉皮笑了的凑过去,换茶打扇忙的不亦乐乎。

脏老鼠这时候的心情才算好了一点,他手指着面前海河里正卸货的三艘漕船“你们过去,告诉他们今天卸货的漕船,落地费每一艘涨三钱银子……妈的,爷我受这么大的罪容易吗,受着伤还得看场子……”

徒弟们一听今天有油水了,一个个兴奋的摩拳擦掌跟狼一样向那几艘卸货的漕船走去,不一会的功夫,河面上的船老大们一片不服气的抱怨声。可是抱怨归抱怨,在这群地痞的威胁下,最终还是不情不愿的把银子给掏出来了。

脏老鼠抿了一口热茶,心情无比舒畅“呵呵,车船店脚衙无罪也该杀,你们这群孙子比我们干净不了多少……诉苦?再他妈的废话老子还涨钱……”

就在他唠唠叨叨的时候,突然他的眼睛里闯进来两道靓丽的身影,脏老鼠的口水一下子流下来了。那是两名刚刚从一艘客船上走下来的女人,一个女孩打扮一个妇人打扮,刚一登上码头的地面,就引来所有人的注目礼。

哎呦,这两个女人可太漂亮了,身上穿的衣服和首饰一瞅就是名贵货色,最要命的是这两个女人身上散发出的那种贵气,远不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女人所能拥有的,这种自信、骄傲的气质是大清朝女人里十分罕见的。

满码头的男人眼睛全亮了,那些力气行的苦力们下意识的就往后躲,就好像对面来了两名月宫中的仙女一样,卑微的男人自然就会觉得相形见拙。而那些吃**的小混混们可就动起歪脑筋了,不过当他们试探着向上前搭讪的时候,却发现两名女人身后的随从可不那么好惹。

吃码头饭的混混眼睛都毒的狠,什么人能惹什么人不能惹一眼就看个**不离十,两名女人身后四名彪形大汉,身上透出的绝对是杀气,这不是一般走江湖闯绿林人应有的气质。除了普通的霸气之外,还有三分浓浓的血腥气。

脏老鼠眼睛眯缝起来了,他知道这几个人不好惹,但是脏老鼠拍花子出身,他下手迷倒的女人不下二十之多,他一眼就知道这两个女人的身价。这要是送到窑子里,至少一个能卖五百两的现银子。

“呸呸呸,我怎么这么没出息,这两个顶级货色要是送给孙爷和黄爷,我的地盘肯定要多三倍啊,至少再给我两个码头,那才是一辈子的买卖呢……”想到这里脏老鼠狠了狠心,给手下的人使了个眼色,那意思就要动手了。

刚刚下船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虎妞和富慧,本来塘沽洋行开业肖乐天没有让她俩过来,可是架不住这两个女人在书信里软磨硬泡,再加上范镰正好有一批货要走海河入塘沽。顺路也就把她俩带来了。

可是他们低估了虎妞和富慧想见肖乐天急切的心情,在她俩的不停‘威胁’和‘逼迫’下,包下的客船居然脱离了大部队,把漕船全给甩在后面了,冲到了第一名直奔塘沽而去。

“慧姐啊,我有点晕船,咱们去码头边的茶棚喝口茶吧……”虎妞刚说完没等富慧开口呢,身后的护卫王怀远抢过来开口了“小姐,这里人多杂乱,不是什么好地方,咱们还是早早入城吧……”

自从经历过项少龙劫持事件之后,肖乐天手下势力就把安保工作当成重中之重,本来王怀远就反对两个女人脱离商队,可是架不住他俩的死缠烂打。现在虎妞居然想在这个鱼龙混杂的码头喝茶歇脚,这可万万不行。

这时候茶棚的伙计已经迎上来了“几位客官,您歇歇脚喝碗茶?我们这茶棚里有雅间,女眷也能歇息的,别看我们这茶棚简陋,但是也是三间的店面,当年的新茶您随便挑……”小伙计别提多客气了,一口一个爷、您老、贵客的往里迎。

王怀远一看这茶棚就不对劲,占的位置正好是码头视线的死角,别看靠近大道但是大部分的人都没法看清楚这里,按说做买卖的不应该挑这么一个地方啊?王怀远往前一站,隔开了伙计和小姐之间的距离。

“您还是招呼其他客人去吧,我们自有安排……”可是就在这时候,晕头晕脑的虎妞突然走到路边,扶着一颗小树就开始干吐了起来,她可是真的晕船了。

富慧这时候也生气了,她严厉的说道“你是怎么伺候的?小姐都晕成这样了,不歇息还逼着赶路?你们家肖先生就是让你们这么对待小姐?真是的,今天我就非喝口茶不可了……”说完搀起虎妞,直接走进了茶棚。

王怀远再怎么说也是懂得上下尊卑的,无奈下只能带着手下走进茶棚两只眼睛如鹰隼一样警惕的看着周围。

“伙计来一壶雨前龙井,有干净的茶点来两盘……”说完一个劲的拍虎妞的后背。不一会的功夫,伙计把茶点和一壶热茶端了上来“客官您慢用,这是本店最好的雨前龙井了,您要是饿了,我们店里的烂肉面和包子可是一绝……”

就在伙计斟满两杯茶准备出去的时候,王怀远拦住了他,用手一指杯子“你先喝一杯我看看……”

“哎呦瞧您说的,我是什么身份敢喝贵客的茶啊,那可是五钱银子一壶的好茶,您给我这不是折我的寿吗……”小伙计左右躲了两下可是王怀远和那几名手下把他拦的死死的,不喝绝对是走不出去了。

小伙计总算明白了,他瞪着眼说道“我算是明白了,你们当我这里是黑店了?我们茶棚在这码头上也干了四五年了,你出去打听打听码头上的人谁不认识我……”

“我管他们呢?我就让你喝一杯,不喝你就甭想走出这个门去……”王怀远冷冷的说道。这时候茶棚的老板,一个干瘦老头也走过来了“诸位爷,这是怎么活说的,我们这是正经买卖,老头我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可不干害人的事儿……”

闹来闹去,虎妞有点不好意思了“行了,王大哥别逼他们了,朗朗乾坤的能出什么事情啊……”说完伸手就去端茶杯。

不过王怀远可是异常的固执,他的手闪电般的一抄,虎妞面前的茶杯就到手了,然后举在小伙计的面前“你最好还是老实点喝了,不然你休想走出去……”

小伙计现在脸都白了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吓的,最后居然一把接过茶杯“行,我喝……”也不怕烫,仰头就是一杯热茶下肚。喝完小伙计也不走往墙角板凳一坐“你们不是怀疑人吗?我就让你们看着……”说完又挑了两块点心塞到了肚子里。

这下换王怀远他们不好意思了,不过就算不好意思也没有让虎妞立刻端杯子,足足过了一刻钟,那个小伙计才站起来“行了吧?你们有闲工夫歇着,我还得给家里赚钱呢,你们这么耽误我干活算怎么回事……”

富慧有点不好意思掏出一块洋钱出来“伙计拿去花吧,算我们错怪你了”小伙计这才乐呵了起来,接过洋钱打个千走出了雅间。

经过这场闹剧,桌上的茶水也已经温了正好不烫嘴,大家一人分了一杯,略微休息了一会虎妞的脸上才逐渐红晕了起来。

就在他们还想再休息一会的时候,突然码头外面跑来几个身影,还夹杂着人们喊叫的声音“大家快去看热闹啊,二鬼子肖乐天的洋行里面斗开富了,洋钱跟淌海水一样的往外流啊,都十多万洋钱花出去了……三百坐地户大战海外孤客,这可是百年不遇的西洋景啊……”

一通喊之后,码头当时都炸锅了,手里没有活的闲汉都往城里跑,国人爱看热闹的本性几千年都不会变的。

虎妞和富慧一听肖乐天的名字,耳朵都立起来了,当时也不晕船了放下茶钱就往外走,不过谁都没有注意到,那个小伙计并没有出来送他们。他们不知道,在不远处的茅厕里,小伙计正拼命的扣喉咙往外吐呢。

“哎呀我的娘啊,苦胆汁都吐出来了,幸好用的是慢药,要不然还真的得露馅了……”

虎妞他们下船的码头距离塘沽街里还有一段路程,至少要经过两个庄子,一行人只租了一辆破马车往前赶路,这地方可没有什么轿子可以租。

正当大家走到一片玉米地的边缘之时,赶大车的庄稼汉突然捂着肚子说道“诸位客官,稍等片刻,我早上凉水喝多了……”说完就往玉米地里面钻。

就在富慧姐妹俩恶心的捂鼻子皱眉的时候,突然从道路两边钻出来二十多名地痞混混,一个狞笑着围了上来。

“倒啊!你们倒是赶紧倒啊……哈哈哈,饶是你老江湖,也要喝我们的洗脚水……”

“坏了,我们中的是慢药!大意了……”王怀远刚说完脑袋突然一阵晕眩,眼前的场景天翻地覆的旋转了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