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5 彻底的混乱/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乐天洋行果然不凡,四海商号佩服的五体投地,牛某人这里有三十万公斤的猪鬃,想一笔转给范掌柜……要现银,不要银票……”

“保护小姐赶紧往外冲,趁现在跟他们拼了……”

两个声音几乎是同时响了起来,在乐天洋行斗富最关键的时候,在四海牛掌柜开始带领群商猛攻之时,脏老鼠和手下也把脏手伸向了富慧和虎妞。

二十多名吃塘沽地面的地痞混混,狞笑着扑向王怀远他们,在他们身后就是忘记屁股疼跳着脚的脏老鼠“上上上,手脚都给我麻利点,女的装麻袋带走,男的捆上石头给我沉到海河里面去……”

虎妞和富慧这时候满心全是后悔,她们真不应该脱离商队,更不应该耍小性子不听护卫的话,可是现在已经晚了,四名中了慢性**的护卫就算是百战老兵,也不可能是二十多名地痞的对手。

“嗯……”王怀远抽出匕首,在自己的胸口狠狠的划了一刀,剧烈的疼痛让他瞬间清醒了三分,只见他掏出一只黄磷焰火捏碎蜡封,摇晃间火球喷射到了天上。

根本就不用他下命令,另外三名老兵抽出刀子先在自己的脸上来了一刀,疼痛抵御了慢性**的药效,刺鼻的血腥味鼓动起他们心中的战意。

“老王你带小姐走,我们给你殿后……杀了这群狗崽子……”三人如猛虎一样冲入人群,沉重的百炼钢刀顿时卷起一片腥风血雨。

要说小辫孙手下的徒子徒孙们也不是白给的,最次的也在武馆里学过四五年,不然也不能称霸塘沽地面十多年,他们手里的匕首和腰上的斧子不是吃素的,一个个抡起武器就包抄了过去。

可是真正一交手脏老鼠顿时傻眼了“我的妈呀,这是什么杀神……”地痞无赖哪里知道地狱一样的战场是怎么回事,百战老兵都精于换命的绝技,用自己的轻伤换敌人的重伤,用自己的重伤,换敌人的小命。

三名老兵眼睛里面不揉沙子,那些只能造成皮肉伤的攻击根本就不躲避,任由斧子划开他们的后背,任凭匕首刺穿自己的肌肉,甚至小攮子已经深深刺入腹部他们也不会有丝毫的躲避。

但是只要让这三名老兵出手,就会立刻变成地狱催命的恶鬼。刀锋割开敌人的喉咙,匕首刺穿混混的心脏,就连沉重的刀柄都能轻而易举的敲碎地痞们的天灵盖。

“来来来,跟爷爷我一战,今天我们就没想活着回去……兄弟们,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啊!”三名暴怒的士兵在人群中左右突击,一个冲锋后六名地痞躺在血泊中抽搐眼瞅着就活不下去了。

“哎呀我的妈妈啊……这是杀人的魔鬼啊……”六条人命吓的剩下的地痞一哄而散。而这时候,突然一道寒光向着骡车飞去,那是脏老鼠扔出的一把匕首,刺入骡子的左眼,淬毒的匕首顿时要了这匹大牲口的性命。

倒下的骡子掀翻了大车,虎妞和富慧摔倒在地,**再加上翻车造成的晕眩,让两个女人感觉天地都在翻滚,就连站立起来都是一种奢望了。

“穷寇莫追,快回来……”在王怀远的喊声中三名杀成血葫芦的老兵冲了回来,这时候他们已经不成人形了。每个人身上都是血,大大小小的伤口如同孩子嘴一样往外翻着,伤势最重的一名甚至连左眼都被砍出来了,白白的眼球只靠几根血管连着就那么垂在脸上。

不愧是天国的老兵,不愧是第一批参加北伐的精锐,这是太平天国兴起时候的核心军事力量,能够以两万兵力从南京一直杀到天津城下,刺穿整个大清腹地,这样的军队极其可怕。

今天,三名杀神好像回到了当年的战场上,热血没有冷依然在心中涌动,他们扶起两位小姐用自己最后的力气带着小姐向塘沽城冲去。

“过瘾啊,过瘾!可惜杀的不是清妖,可恨老子最后死在地痞之手……”四名护卫搀着两个女人向着人烟稠密的塘沽跑去。

与此同时,在乐天洋行里,斗富已经到了最紧张的时刻,以牛掌柜为首的一线商人终于出手了,他们瞬间把肖乐天的资金需求量拉倒了七十万银元,这已经远远超过了洋行的现金储备了。

满塘沽的商人和百姓都在看着肖乐天,都在等待他破解眼前的阳谋,可是就在这时候,肖乐天突然感觉心脏一阵刺痛,他的右手一把捂住心口,脸上浮现出了痛苦的表情。

项少龙赶紧扶住肖乐天“先生您怎么了?要不要叫大夫……”肖乐天强颜欢笑“没什么,我只不过是让诸位老板的大手笔给惊呆罢了……”

肖乐天一把推开项少龙向牛掌柜拱了拱手“诸位大老板看来是想试试我肖某人的财力啊?我懂,我当然明白,诸位也是为我好,想侧面提醒在下这海商的买卖不同于陆上,对资金的需求量异常的庞大……这是好心,是诸位善意的提醒,我在这谢谢大家了……”

“实话跟大家说,现银今天我就准备了四十万,不过看现在的架势诸位是要捧在下一个百万的大买卖了……兄弟我没二话,您有多少我吃多少,银子今天保准结算给大家,不过要到中午了,诸位不会连一两个时辰都不给我肖某人吧……”

这时候范镰抢过话头“吉时已到请先生剪彩,过后沿海楼诸位老板一定赏脸多喝几杯,下午再进行猪鬃交易……”

黄举人和小辫孙这时候才算放心,这就是要拖延时间,肖乐天和范镰这就是要认怂啊!你还想开业?你还想拖到下午去?做梦吧,今天我就让你彻底玩完。

就在肖乐天走出店门口,准备剪彩,伙计准备好香火要点鞭炮的时候,突然一名护卫快步跑到肖乐天身边在耳边紧张的说道“军师不好了,西面刚刚发现紧急焰火,就是咱们山寨定制的那种……”好像是要配合他的话一样,这时候的西方天空又亮起了三串焰火。

肖乐天当时就愣住了,他想不到西边能出什么事情,但是焰火的确是山寨的报警焰火,而且这不年不节更是大白天的,也不可能有人会玩这个啊。肖乐天对项少龙使了一个眼色,龙爷带着几名手下快速离开洋行向西边冲去。

肖乐天深呼吸了几次,他心中一股不详的预感涌上心头,他总感觉今天的所有计划中有一些变数出现了,而这些变数很可能是致命的。就在他愣神的时候,范镰小声提醒“别愣着了,赶紧剪彩然后开席,先把眼前的事儿搪塞过去再说吧……”

就在这时候,突然从大路南北方向同时传来一阵阵隐隐的哭声,刚开始只是若隐若现的但是不一会的功夫,哭声已经连成了片,再过一会人群都已经看见漫天飞扬的纸钱了。

“是出殡的?不对啊,怎么会有那么多的队伍,那么多的人……我靠,连棺材什么都没有,就是一群披麻戴孝的人啊,足足有六队人……”

这时候哭声已经震天响了“换我儿子的命来……血债血偿,乐天洋行是凶手,他们是杀人犯……”

“火烧仓库的就是肖乐天,歹毒的他还把我儿子丢入了火海,足足烧死了六个人啊……”

“冤啊,苍天开眼,怎么不收走这个杀人犯,他是刽子手……”

该来的还是要来的,肖乐天早就推测可能有人发丧闹事,但是当事情真的出现在眼前,他还是被气的两眼直发黑。

“围起人墙,护住肖先生……”萧何信带领着护卫在洋行门口组成了三层人墙,甚至每人手里还端着一面临时赶制的木头盾牌。当盾墙立起来之后,只听一片噼啪声,那是好几百口子人在扔石块。

这下开业庆典是再也办不下去了,长街上的百姓纷纷往两侧的店铺里面挤,把街道全让给了交战的双方,抱着骨灰坛子的妇女孩子拼命的哭喊,老头老太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至于那些健壮的男人,已经和盾墙顶上牛了,长街一片混乱骂声一片。

这时候洋行内的黄举人和小辫孙算是彻底活了,他们跳起三尺多高破口大骂“姓肖的,原来是你这个王八蛋烧了我的粮仓!你好歹毒啊,我跟你有什么仇恨……”

“好啊,我的徒弟原来是死在你的手里,今天你不给我一个交代,塘沽几万人就不会放过你,老子打不过你也要跟你拼命……”

小辫孙就跟抽了半斤烟土一样,整个人彻底亢奋,跳着脚的对屋子里的商人们喊道“父老乡亲们,你们看看,这个外乡人刚到咱们这地界就杀人放火啊,这还有没有天理了,这还怎么做生意,赶紧报官啊……”

肖乐天站在大门口,看着周围护卫们起的盾墙,看着满天飞舞的石块,听着身后两个跳梁小丑在骂街、鼓动,他心中的火气居然渐渐的消下去了。

“一切都没有变,所有的计划和我推演的一模一样,这些社会的渣滓也就这两下手段了,下面的应该是什么,是不是民变?就象他们对付庆三爷的一样……”

这时候肖乐天眼神如电一样射向黄举人和小辫孙,并且扫过在场的商人冷冷的说道“下面是不是民变?你们鼓动的乡间百姓在哪里?现在还不用等着管午饭吗!”

肖乐天突然大吼一声“就这么点本事还敢在我的面前卖弄?萤火之光还想跟皓月争辉,你们这群卑贱的爬虫……”

在场的人谁都没有想到,都到这时候了肖乐天居然还这么硬气,他难道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吗?可是也不知道怎么搞得,黄举人和小辫孙在那一刻居然被肖乐天的气势给镇住了,磕磕巴巴话都说不全了。

肖乐天白了他俩一眼“来人啊,请二位‘贵客’坐下,让他俩少费点口水……”说完从后院冲进来四名大汉,一左一右把黄举人和小辫孙给按在椅子上了。“老实点,别在肖爷面前翘尾巴,小心老子给你剁了……”

这下换黄爷和小辫孙傻眼了,心说这套路不对啊,现在肖乐天应该满脸惊恐的要逃跑啊,怎么越闹他越硬气呢?这是什么节奏,跟之前想的不一样啊!

“肖……肖乐天,你要搞清楚,你现在……现在已经被包围了……”小辫孙还想斗嘴呢,可是肖乐天已经没有耐性了,他闪身冲上去左右开弓两个嘴巴子。

“你脑子进水了吗?你丫的在我的地盘里居然说我被包围了?靠,老子死之前先弄死你,你丫的现在就是人质……”

轰的一声,洋行内一片哗然,他们这才知道肖乐天真的是不好惹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