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7 激起民变/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乐天洋行的冲突现在已经达到白热化,三道人墙在上百喊冤的发丧百姓冲击下,已经脆弱的岌岌可危,护卫们不止一次向肖乐天请示主动反击,但是都被肖乐天禁止了。

“你们就给我守着,我倒要看看今天这场戏唱到最后能唱出什么花来……”在肖乐天的严令下,几十名护卫组成的三道人墙呈半圆形,越来越往后缩渐渐的已经被堵在了大门口,外面是暴怒的发丧百姓,而后面则是满洋行面面相觑吓傻了的商人。

“肖乐天……你你你还不束手就擒,你赶紧投案自首没准还有你的活路……”黄举人还想鼓动人心,结果不用肖乐天开口旁边的护卫上去就是一巴掌,后槽牙都被打松了。小辫孙一看洋行护卫居然这么野蛮吓的一缩脖子生把话给憋回去了。

肖乐天环视洋行内的所有商人,以一种泰山崩于前而面不变的气度冷冷的说道“大前天,诸位商家和黄举人和小辫孙在沿海楼密会,讨论的不就是如何对付我吗?当时**仁不是说他京城里有大人物撑腰吗?现在大人物在哪里呢?”

“昨天,诸位大老板聚集在四海货站里,都商谈什么了?用不用我肖某人重复一遍!今天搞的这一出你们当我是傻子一无所知吗?”

肖乐天现在眉毛都已经竖起来了,他打量这些人就好像看一群白痴,不过就是百万两银子的斗富闹剧,还真以为自己手笔很大?

“至于你们俩……”肖乐天就像看两个死人一样盯着黄举人和小辫孙“你们这两天上蹿下跳搞的那些串联,真以为我一点都不清楚?到底是我傻逼,还是你们自己傻逼,等一会你们就能看见了……”

就在肖乐天呵斥这些无脑的攻击者之时,突然间整个塘沽城好像炸响了一颗重磅炸弹,一阵阵山呼海啸般的声音直冲云霄,相比之下那几百名发丧闹事的队伍根本就不值一提。

“民变!又是民变……”屋子里的商人们一个个愁眉不展,上次京城富庆那群人来考察一次,激起了上千人的民变,最后虽然都劝退了,可是同知衙门跟协台府还是从诸位商家手里收走了三万两的平乱费。

今天看样子规模至少要大三倍,这下子荷包又要肉痛了。

所有人都猜错了,他们完全低估了黄举人和小辫孙的疯狂程度,他们这次已经把所有能鼓动的百姓全给煽动起来了,没有一万也足有八千。

黄爷毒蛇一样盯着肖乐天心中暗道“人若上万,无边无沿。混乱中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你不要怪我心狠,要怪就怪你得罪了大人物,要怪就怪你小子反击太狠,不给我面子,我也不能让你活……”

同治初年的塘沽城,其实就是一个一万多人的大城镇,算上周围百姓涌进来讨生活,平日里白天最大人数也不过两万出头。而现在,足足有一万多百姓从大地上黑压压的铺陈了过来,嘴里喊着乱七八糟的口号,眼神一个个比过年还要兴奋。

“二鬼子滚出塘沽去,肖乐天是洋人派来的邪魔,就是他要搞那个丧尽天良的工业区,他要害死咱大清的老百姓……”

“不能让他们得逞,这些信洋教的骨头里都刻着邪经文,看你一眼就把你的魂魄给勾走了,你还别不信,洋人慑人魂破的物件,叫什么照相机的,怎么能把人影给圈住呢?那就是要拘走你的魂破……”

“杀了二鬼子,我们不要狗屁的特区,那里面洋人的机械都是要杀童男童女祭祀才能干活呢,那都是吃人肉的怪物……”

“三斗米,三斗米……我们要吃白面馍……”咦?好像有奇怪的东西混进来了。

上万人从塘沽西北面,也就是黄举人家的方向铺天盖地的走了过来。如果说开始那一千多佃户是贪图黄家减免的租子,纯粹是雇佣的水军之外,其他的百姓加入进来原因可就比较复杂了。

首先是迷信思想对无知百姓的控制,在封建王朝中民众对于佛、道两教以及各种各样的少数民族的宗教都是深信不疑的。当有人告诉他们所谓的工业特区会破坏风水,甚至会摄人魂魄之类的鬼话,基本上超过九成的民众会深信不疑。

其次,在西方人用坚船利炮敲开中国国门的这个过程中,洋人所显现的力量有些过于霸道,而且很难让民众包括高层所理解,这就给一些稀奇古怪的迷信传言提供了土壤。

再次,就是中国人几千年都没有改变过的从众思维了,这些没有独立思考的农人们,他们只会听从读书人、族长、乡亲们的蛊惑,而且那一边人多就是有理。当上千的乡亲鼓动着他走上街头之时,少有人能冷静下来仔细的分析,大部分人还是会积极的投身进去的。

所谓的民变,发生起来也就这么简单。

整个塘沽城已经彻底陷入了混乱的边缘,凡是聪明点的商家已经开始上门板了,这种情况下傻子才做生意呢,民变和暴动之间根本就没有障碍。

海港里的洋人也害怕了,这么多大清‘土著’聚集在一起想要干什么?在各国的殖民地里,可是没少发生土著暴动杀害文明世界公民的例子。洋人们纷纷往码头上逃,一个个登上海船,抽走踏板,甲板上洋枪林立甚至连火炮的炮门都已经打开了。

横跨万里海疆的商船们,几乎个个都有自己的武装力量,能够冲破无数海盗的包围这些商船本身战斗力就已经不弱了。

乐天洋行现在已经成了风暴中心,聪明的民众在往外逃离,陷入狂热的百姓正往一起汇集,满大街全是‘同去、同去’的声音,那一刻好像杀了肖乐天就能有五百两奖金一样。

现在洋行里的人已经坐不住了,那些商人脸都白了,随着海浪一样的骂声越来越近,他们已经感觉出这次事情要闹大。就在这时候不知道哪家的伙计从后门冲了进来,跪在地上就开始哭喊了起来。

“铺天盖地啊,足足好几万人都冲进来了,掌柜的快跑吧……”

洋行里顿时一片大乱,有的想逃命,有的想回家保护家财,有的干脆抓瞎了也不知道应该咋么办才好。牛掌柜看着一片混乱,摇头叹息拍大腿“好好的生意不做,我掺和这个干吗?”说完给了自己两个大嘴巴。

乐天洋行里已经聚集了塘沽城里所有顶尖的商人,凡是能排的上号的都在这里了,就在这群人想往外冲的时候,肖乐天突然跳到椅子上,抽出左轮手枪抬手就是一枪。

“都不要命了?外面一两万眼睛都红了的暴民,你们出去送死?他们可不管你们什么身份,他们就知道你们家有钱……”

枪声和怒吼声,顿时惊醒了这群无头苍蝇,在场的人都傻眼了。对啊,现在外面闹的可是民变,是万人暴乱,这时候根本就没有道理可以讲,杀了你都找不到凶手。那一刻所有商家都狠上黄举人和小辫孙了,一个个后悔不已。

在肖乐天的命令下,后堂冲进来一群彪形大汉,成捆的武器被端了出来,钢刀、长矛、木盾甚至还有数十只洋枪,就这么大大咧咧在客人们的面前分发,不一会的功夫洋行一百多号护卫已经全部换装。

罗火现在手下已经有三十多名火枪兵,排成三排杀气腾腾的站在大厅等候肖乐天的命令。

这时候在场所有的客人们都吓傻了,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商人啊,开业大吉的日子居然在后堂埋伏了上百的私兵?居然连火枪手都有?牛掌柜看了一眼就闭眼不敢看了,他抬手左右开弓给自己十好几个大嘴巴子,他是真后悔了。

黄爷和小辫孙已经抖如筛糠,他俩终于知道北京城里的大人物为什么这么忌惮肖乐天,这家伙不光是个学者啊,这还是个流氓军阀啊!这大清朝的天还没变呢,他这是要造反吗?谁给他的勇气让他敢当众显示武装呢。

同一个问题在所有人的心中浮现,但是没有任何一个人呢敢问一句,因为这屋子里的杀气是他们一生都没有遇见过的。

“大家都听好了,在场的贵客们是塘沽城里所有商人中的翘楚,是精英!大家都给我保护好了,以后做生意还要靠这些大老板帮衬呢。现在塘沽城里大乱,太不安全了,咱们护送贵客们去海港,去幸运号……”

“啊……”满屋的商人都愣住了,肖乐天要干嘛?他要把整个塘沽的商人都绑架走吗?黄举人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当时一拍脑门冷汗直冒。

坏了,真的是失算了,没想到肖乐天还有这一招,他居然跟法国人都有关系,他这是要抓一城的商人当人质啊!到时候他绑架这些人上法国人的商船,往海面上一停靠,就可以坐山观虎斗了,他会眼睁睁的看塘沽大乱,到时候黑锅可就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了。

想到这里黄爷也疯了,跳起来大吼“众位老板,众位掌柜的,别上当啊!姓肖的这是要抓咱们当人质,他们要把咱们绑架到海外去……”

就在黄举人疯子一样尖叫的时候,门外大街上突然传出马蹄声和一阵脚步声,在最关键的时刻,塘沽城最高军事长官,协台马宝终于带着兵赶到了。

“有老子我在,我看谁跟造次……哎呀我操,居然有人私蓄私兵?这是要造反啊……孩儿们把他们围起来,都给我缴械,如遇反抗格杀勿论……”

黄举人和小辫孙一听马宝协台的声音,当时就跟听见亲爹的声音一样,跪倒在地往外直爬啊“马协台活我……马协台活我……”

肖乐天看着两条没有脊梁的癞皮狗,狠狠一口吐沫就吐出去了“我呸,我看谁敢缴我的械……”他站在大门口,在护卫们的保护下大声吼道“马协台吧!今天只能对不起了,商号里有四十万现银,瓜田李下的实在不方便您进来,您还是带着兵在外面守着吧……”

马宝协台一听四十万现银这几个字,当时眼睛就红了“孩儿们,这群人肯定通匪,给我杀啊……”

“杀!”三百绿营兵一声大吼,为了银子他们也是很拼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