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8 叛乱起/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四十万银子堆在一起就是一座小山,银两的光芒足能让任何人丧失理智,象马宝这种抽大烟、玩戏子的八旗废物,更是无法抵抗这么多钱给他带来的诱惑。

在塘沽地面上,一文一武两名高官,武官最大到协台也就是副将的位置,而文官最大是同知,也就是知府大人的副手。协台马宝和同知周明奎就是大清朝委任的塘沽最高行政官员了。

马宝觉得今天自己实在是太幸运,居然比周同知先到了乐天洋行,而且还遇上了四十万银元的大礼包,本来他以为这里顶天有一二十万呢,可没想有这么多。

在他们和黄举人的密谋下,利用民变逼走肖乐天是重中之重的任务,而提前在暴民赶到之时,先洗劫了乐天洋行,这可就是马宝协台的私人计划了。

虽说**仁送给他一万银子还有两个戏子,但是对于欲壑难填的马宝来说是远远不够的。大家不都说二鬼子是财神爷附体,身上背着聚宝盘吗?那就分我点花花呗,大兵一过先把你店里的浮财给掠走,然后再把黑锅推给那些暴民,天底下还有这么爽的事情吗。

马宝想想就感觉兴奋,昨晚半宿都没有睡觉。一切的等待都是值得的,当四十万这个数字钻入他的耳朵后,就好像一个小魔鬼控制了他的思维,马协台一声怪叫当场下令抢他丫的。

三百名绿营兵从南北两个方向包抄而上,这时候大街上已经没有看热闹的百姓了,就连那些发丧闹事的民众也都钻到两边的店面里,躲避这场可怕的冲突。

三百人的冲锋果然惊天动地,晃动的矛尖如同丛林一样在大街上闪烁,挥舞的钢刀上下翻飞可比戏台上演的精彩多了。那一刻的马宝感觉自己已经是战神附体,就算关二爷过五关斩六将,威风劲也不过如此吧。

美啊,马宝心里这个美啊!他甚至在幻想,幻想自己回到四九城,跟发小们坐在茶馆、青楼里吹牛的场景了,那些从小瞧不起他的八旗子弟们,爷我要一巴掌再一巴掌的打脸打回去,爷我要让你们知道知道嘛叫本事。

“所有人听令,火枪队向北射击,南街防御……”就在马宝一脑门幻想的时候,突然乐天洋行里传来肖乐天一声中气十足的吼声,那一刻不光马宝和商人们愣住了,就连乐天洋行楼上那个神秘的客人也震惊了。

只听二楼上咣当一声,那是茶碗滚落在地的声音“这胆子包了天了!居然敢开枪……”可惜他的感慨还没说完,只听楼下上百人集体高喊“杀……”当时震的整个洋行浮土乱飞,甚至连碗架子都倒了。

罗火现在是肖乐天手下火枪兵大队长,他手中一根马鞭舞动的虎虎生风“三连射准备……”在他的指挥下,三十名火枪手面无表情的冲上长街,很快一个简单的三连射战阵就排开了。

当挡路的盾墙散开之后,罗虎满身杀气的大吼道“听我口令……第一排射……”只听轰的一声闷雷响声,整个大街被白烟所覆盖,所有人在那一刻全部窒息了,就连港口海船上的洋人都傻了,任由望远镜滚落甲板都不知道捡起来。

“我的上帝啊!清国人在内战,他们打起内战了……所有水手立刻防御,全船进入防御状态……”

罗火就是肖乐天手下最忠诚的战士,他在易县挨打时候就已经发誓了,这辈子就跟师傅干了,虽然自己不懂那个什么西学,但是自己是肖先生亲手培训出来的火枪手,我才是肖先生的衣钵弟子。

在太行山的杀狼坳,罗火的火枪队曾经打退了石达开手下精锐的匪兵。在京西延庆连绵的大山里,火枪队曾经战败过骄傲的项家徒弟兵。而现在,这群见过血磨练出胆量的杀神们,终于把火枪对准了这个大清朝,虽然仅仅是一名副将级别的协台,但是只要这一枪开出去,肖乐天的势力可就永远跟大清朝黏不到一起了。

“不要……”二楼神秘的客人一声怪叫,可是后面的声音已经彻底被枪声给淹没了。三排火枪在罗火的指挥下打的如同暴雨一样,铁砂子漫天飞舞嗖嗖嗖激射在长街上就连躲避在店铺里的穿孝闹事者也被扫倒了一大片。

枪声如闷雷一样惊醒了马宝的美梦,这个只知道欺凌弱小的八旗纨绔当时就钻到马肚子底下了,他的大脑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他眼前已经被火药白烟所填满,已经一片空白了。

怎么会这样?这怎么可能?商人都能造反吗,他们要杀我,他们要杀官造反!马宝向疯了一样就要催马往后逃命,可是再定睛一看他自己不不知道什么时候,也不知道怎么搞的,坐下战马居然死了!

庞大的马尸压在他的左腿上,剧痛刺激着他的神经,不知道是断了还是骨裂反正是一点都动不了了。

“救我,你们愣着干嘛赶紧救我……”马宝自己都想不明白为什么声音会变,不过这时候可没人在乎他的死活了,因为所有士兵也一样被打傻了。

“第二排上,第一排装弹药……放!”

“第三排上,第二排装弹药……放!”

“第一排上,第三排后退装药……放!”

罗火现在已经有了几分指挥官的气度了,整场火枪射击中他根本就没有动用自己后背上的火枪,只是用手里的鞭子指挥着三队火枪手轮番射击。只要谁有任何的慌乱,他上去就是一鞭子,这可是从肖乐天哪里学来的。

当枪声响过第一轮的时候,冲锋在最前面的绿营兵就好像被一块无形的门板给拍过了一样,冲锋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所怕散,七八名怪叫的士兵甚至被铁砂子打的原地乱转三圈才倒下。

第二轮射击过后,又有十名士兵如同被闪电击中一样顿时躺倒在地,浓重的硝烟气息里面血腥味道已经透了出来。

等到第三轮射击过后,长街南北两端已经没有丝毫的喊杀声和冲锋声音,所有士兵都傻了,他们打死也不敢相信一个臭商人居然拥有私军,而且拥有火枪队,最关键的这名臭商人真的敢开火啊!

这时候的乐天洋行内,已经没有任何一个人还能坐着,所有的商人缩成一团就像看魔鬼一样盯着指挥战斗的肖乐天,每一轮枪响后都换来人群一片恐惧的叫声,这一天他们一辈子都忘不了。

“快跑啊……”三轮射击过后,绿营兵们终于醒过闷来了,这群人眼中贪婪的目光终于换成了恐惧,当他们发现四十万银元是要用命来换的时候,他们第一时间选择了逃命。

亲兵掀起马尸,架起马宝就往后逃,所有人都以刚刚冲锋时候一倍的速度快速脱离火枪的射程,就如同大海退潮一样快的让人不敢想象自己的眼睛。

“不能撤啊,所有人都不能撤啊!这事要是传到朝廷上,老子非掉脑袋不可,你们不能退啊……”马宝一瘸一拐的在大街上跳动。

“协台大人,调骑兵吧,咱们大营里不是还有二百多骑兵吗,只要一个冲锋,这群火枪兵还不马上就完蛋……”

“大人,调动鸟枪营的上来吧,封锁长街跟他们对射,咱们人多一定能赢的……”

马宝这时候也清醒了很多,他知道如果当了逃兵朝廷知道后绝不会轻饶自己,连一百多号商人的私兵都对付不了,皇上要他还有什么用?更可怕的是,一旦事情闹大了,洋人带着枪登岸掺和进来,那可就闹大了。

“调兵,马上调兵,大营里所有火枪手都调上来,老子三百条枪我就不信压不死这群臭商人……”马宝他们脱离开火枪射程,现在开始拆两边的店面,桌椅板凳、砖头瓦片什么的堆满了长街,倒也临时搭建了一个小小的防御阵地。

这时候同知周明奎终于赶到了,他手里带着一白多名衙役,冲过来就问“怎么搞的?好好的怎么响起洋枪了?马协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别问了,妈的肖乐天算狗屁的读书人啊,还他妈写书呢,这就是杀神土匪……居然私蓄火枪兵,这个二鬼子要造反了……我算是倒血霉了!”马宝一边骂,一边哎呦。

周明奎毕竟是文官出身,脑子要比马宝灵光的多了,他稍微分析了一下“马兄你不要这么看问题,这是咱们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肖乐天手里不就一百多号人吗?咱们剿灭了他啊,这可是平叛的大功劳啊,而且他还是这次民变的主因,到时候朝廷怎么可能不嘉奖咱们?”

马宝一听脑筋就绕过来了,猛一拍大腿“哎呦……疼!”他伸手指着传令兵说道“去调兵,把咱们的弟兄都给我调上来,爷我有重赏!”

周明奎也站了起来“我马上派衙役,鼓动百姓冲击洋行,我就不信他们那几十只火枪能打死多少人,咱用人命淹也要把它淹死……”

从这一刻开始,由**仁和小辫孙所鼓动起来的风暴开始向官府转移了,塘沽地界儿一文一武两名高官,现在正式接过了指挥棒,大混乱开始向大暴乱转变。

混乱和暴乱虽然只有一字之差,但是其中所蕴含的血腥味则是百倍千倍之差,但是在当官的眼里,死一些贱民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