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6 平息暴乱/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疯狂的暴徒冲入黄家每一间房屋,只要视线内能看见的东西全都被搬走了,瓷器、玉器、金银器,还有墙上的字画,床榻上的矮屏风,甚至连铜盆子、瓷痰盂都不放过。

黄家在塘沽城里早就有土皇上的名号,黄家宅院被无知的草民形容的就跟红楼梦里的大观园一样,今天可算是能随便抢了,谁还管你这个胖女人的死活。

“放下啊……那是我的皮袄……作孽啊,那是我们老爷的宣德炉,你们不能抢啊……”胖女人现在浑身滚的都是泥土,脸上眼泪和鼻涕已经和泥了。她挣扎着在人群中来回爬,想抓住这些抢东西的暴徒,可是一个都抓不住。

“妈……这可怎么办啊,这些人都疯了……”很快的一个跟她一样胖的男人从后院跌跌撞撞的跑了过来,跪在地上抱着胖女人嚎啕大哭啊“妈妈啊,我的小妾巧儿被他们抢走了,这群混蛋连人都抢啊……俺爹呢,让爹爹来救咱们啊……”

胖女人气的上去就是一个巴掌“没出息的东西,钱都没了你还惦记女人,那个三两银子买来的贱货,就是个丧门星,她进门之后就没一件好事……”这一巴掌好狠,打的胖儿子当时就楞住了,随后娘俩抱头痛哭。

整个黄家大院现在已经乱成一锅粥,明面上的浮财以最快的速度被洗劫一空,最后居然连宅子里的女人都成抢劫的对象,红了眼睛的男人,娶不到媳妇的庄稼汉,看见女人扛起来就走。

那一刻很多人都决定好了,回头就找个闭塞的乡下,先生米煮成熟饭了,到时候挺着大肚子,她们想逃都逃不了,想告状都没脸去。

黄举人加上他的儿子一共有十四名小妾,再加上家里二十多名丫鬟在这一天全部失踪,后来十多年都没有人找到过这些女人。但是有一个例外,黄举人的胖媳妇可没人要,这老娘们能吃能睡,还不会干活,回去当猪养吗?

“儿子别怕,咱们只要活下去就行,咱家有宝贝,只要能活下去,咱们就能翻身……”一对母子藏在墙角,眼睁睁的看着家财散尽,但是他们没有绝望。

这时候黄家大宅的后院马棚处,已经被十多名大汉给包围了,打头的就是那名穿灰衣服的煽风点火者。

“姓黄的招供就在马棚里,但是不能直接往下挖,这个老东西真狡猾,他居然是斜着挖出一个地下银库,实际上银子是藏在墙外面的大街地下的……”

“好家伙,这要是不知道的,肯定是傻乎乎的往下直接挖,谁能想到斜着往外动土啊?奶奶的,幸亏军师妙计高,不然又丢了一块大肥肉……”

灰衣人从厢房里搬出一捆铁锨往地上一丢“来吧,抓点紧,早挖完了早收工。”铁锨翻飞,泥土飞扬,不一会的功夫一个一人深的大坑就被挖出来了。正当大家准备斜着打洞的时候,突然从前院冲进来两个大肉球。

“皇天祖宗啊,我跟你们拼了……你们这群畜生啊,天怎么就不打雷劈死你们,你们缺德啊……”冲上来的正是胖女人和她的儿子,她俩这是看暴徒渐渐散去了,这才小心翼翼往后院马棚查探。

万万没有想到,黄家最隐蔽的宝库,三代老爷一百多年的积攒,居然让这些强盗给发现了,这可是黄家最后的一点指望了。

“你们都住手,全住手……我跟你们拼了……”两个肉球冲了上去,但是只听啪啪两声脆响,肉球贴着地面又滚回去了。

灰衣人把铁锹往地上一插,撇着嘴说道“妈 的,老子就是土匪,抢了一辈子了也没见老天爷打雷收走我……把他俩给我捆起来,让他们眼睁睁的看着家产一空……”

太残忍了,肖乐天这是选的什么兵啊,真是跟他一样阴损到了极点。当着吝啬鬼的面,抢走他们的家财,这种折磨谁受得了啊。

呜呜呜……娘俩这下算是崩溃了,躺在地上就剩下绝望的哭泣。

不一会的功夫,斜打洞就触碰到坚硬的物体,仔细一看居然是一面青砖墙。当铁锤砸碎砖墙之后,一堆堆的木箱子出现在了大家眼前。

“好啊,就是这些银箱子……”打开潮乎乎的箱子一看,里面全是银锭子,密密麻麻都有点发黑,一看就是有年头了。

随手抄起一枚翻过来一看“我靠,康熙三十五年?黄家真是守财奴,从康熙年间就开始存钱了?这是不是就是军师经常提起的淤积起来的财富?”

“没错,军师的书里面写的很清楚,咱们中国几千年来积累的财富远比整个欧洲的财富都要多,但是中国人抑商,财富没法流通起来,所以很多财富都象这样的被藏在地下了……哎呀,先生说的太复杂,我也搞不明白,反正我就知道先生说的准没错……”

“对,先生是星宿下凡,他说藏银子是不对的就是不对的,咱们帮他们流通起来,这是在做善事……哎,你们两个猪狗听好了,我们帮你花钱是替你们行善呢,别嚎丧了……”

“啊……呜呜呜……”胖女人和她儿子气的两腿在地上乱踢,娘俩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黄家大宅里现成的就有大牲口和大车,三十多口木箱带着湿滑的泥土被装上了大车,草垫子一蒙,趁着黄昏的掩护向塘沽城赶去,周围几十号壮汉严密的警戒。

当天色彻底黑暗了之后,胖女人和她的儿子这才停止了哭泣,两个人背对背挣扎了半天才算把绳子给解开。

“娘,现在怎么办啊?咱家什么都没有了……”

“不怕,钱没了但是咱们黄家还有人脉,我知道这次事情的起因是谁,咱们去北京城让幕后的那些大人物给咱们报仇去。”说完拉着儿子就往外走。

“想走啊?这可不好办了,你们走了,我们可就倒霉了……”随着声音闪出来的是一群熟悉的面孔,正是同知衙门里的捕快和帮闲们。往日里他们对黄家少爷那可是毕恭毕敬的,可是今天一个个眼神中看他们就跟看死人一样。

“诸位大哥,我们家里遭了大难了,家财散尽还望诸位看在往日的情面上,放我们娘俩一马吧……”说完黄少爷把身上的玉器挂件,他娘头上的首饰都给捧出来了。

捕头接过这些值钱的宝贝,随手扔到徒弟手里“收好了,这就是贿赂官差的证据……黄少爷啊,别说我不讲情面,我就是因为讲情面才亲自来的,因为得让您明白明白不是。”

捕头凑到他耳边说道“别妄想了,同知大人怎么也得交出一份投名状啊,你们不死那就是我们死了……抓起来!”一群捕快帮闲冲上去五花大绑,把两人身上的肥肉都给挤出来了。

“二位走好啊,大牢里面你们家黄爷正等着你呢……”

天色已经彻底的黑透了,塘沽城陷入不眠之夜,幸存的百姓小心翼翼的收拾着自己破损的房子,打理着有限的一点财物,人们就连哭都不敢大声。

大街上来来回回全是马蹄声,传令兵的吼声不绝于耳,同知府现在已经成了修罗地狱。所有的捕快、衙役使出家传的本事,一个个罪人轮番过堂,五木之下这些人连自己小时候偷地瓜的事情都说出来了。

黄举人现在已经被打的没有人形了,他甚至连自己考秀才时候贿赂考官的事情都招供了,当然还有他欺男霸女、鱼肉乡里的事情也都一股脑的说出来了。包括塘沽今年的两次民变,他是怎么害庆三爷的,北京城是怎么给他授意的,他一股脑全招了。

招供也是死,不招也是死,反正招供了不挨打,老头是实在忍不住疼了。最后周明奎手捧着供词,浑身抖如筛糠,供词上写的名字每一个都能把他吓死。他真想毁掉这份供词,可是九帅手下的老鹰和肖乐天手下的项少龙一左一右一直在陪审,他可不敢藏一点私。

在午夜时分,天津总兵派来的平乱部队终于赶到了,可是没想到九帅一声令下这三千军队居然都不敢进城。九帅只分出了十多名吉字营骑兵,就震慑的这些士兵不敢动了,想浑水摸鱼,趁乱影响审判?那就是做梦。

一夜无眠,当第二天刚蒙蒙亮的时候,在海河边上一艘小巧的帆船就带着九帅曾国荃和同知周明奎联名的奏章,直奔北京城而去,甚至一起送过去的还有肖乐天从洋人手里搞到的旁证。

一份奏折,外加一尺多厚的供词,这就是塘沽暴乱的最终结局。可笑的是,直到现在,紫禁城里压根就不知道塘沽城发生了一起这么严重的暴乱。

还是昨天屠杀的地方,海港码头上又一次汇集数不清的人流,今天人们来这里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要亲眼目睹塘沽暴乱元凶授首。

海港的青石板连夜用海水冲洗了三遍,尸体早就清理干净了,可是那浓重的血腥味根本就洗不掉,在石板缝隙依然能看见发黑的血浆。

本来塘沽的商人们和百姓都是不愿意这么快就来这个凶地,但是登门邀请的士兵实在是太凶悍,他们谁都不敢有丝毫的拒绝。

黄举人、马宝、还有小辫孙的徒子徒孙们,再加上黄举人的家人,零零散散足足绑了三四十号。而这时候,他们已经被打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这里面也只有马宝受的罪少一点,毕竟他是旗人啊。

但是旗人又如何,遇到曾剃头了,除非他是八旗上层那些大家族里的人物,否则谁都保护不了他。

“协台马宝、士绅黄举人……阴谋挑起民乱,罪大恶极不杀不足以平民愤,九帅有令……斩!”周明奎颤抖着说完,只见刀光一闪黄举人的头颅滚落在地,腔子里的鲜血喷出三尺多高。

不过诧异的是,马宝没有被斩首。就在肖乐天惊讶的时候,突然蹦蹦蹦一阵密集的弓弦响声,从四面八方飞出上百根羽箭,马宝当场就被串成了一只刺猬。

站在码头一处货站的二楼上,九帅曾国荃淡淡的对肖乐天说“毕竟是个旗人,折子上我写的是奋战后中箭而亡,给他们留点面子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