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7 银山银海/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九帅说马宝是战死的,那就是战死的,甭管海港上有几百双眼睛盯着,马宝依然是战死的。这就是统兵大帅的威严,着就是汉人督抚翻身后所掌握的权力。

“回头给马宝家送三千两去,好好的大儿子就这么没了,啧啧啧……”曾国荃从窗口坐回椅子上,轻啄了一口香茶,脸上云淡风轻的就好像刚刚碾死了一只蚂蚁。

海港上的屠杀依然在继续,举人老爷和马宝死后,推上来就是小辫孙手下的那些地痞混混了,在无数绿林人士的协助下,整个塘沽城的地下势力被扫荡一空,小辫孙的徒子徒孙们九成都没跑了。

码头上刀光一片一片的闪过,排着队的人头滚落在地,血箭喷涌在半空中,血腥气有如实质一样的往人们鼻子里面撞。同知周明奎毕竟是个文官,这次监斩的任务还是九帅逼着他干的,他哪儿见过这么血腥的场面啊,刚死两排人他就爬到一边吐去了。

不光是他,在场所有的商人和百姓就没有一个不吐的,昨天和今天他们看见的死人实在是太多了,心智稍微不坚定一点的恐怕就要崩溃。

尤其是以四海货站牛掌柜为首的那一批商人,一个个面色铁灰的站在一个角落里,眼睁睁的看着面前人头滚滚的场景,他们心中除了绝望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自己这是何苦来哉?跟姓黄的和小辫孙凑一起这不是找死吗?我们是商人啊,都是下九流的商人啊,黑白两道谁不欺负我们?怎么能选择跟他们一起作乱呢。现在可好了,已经把肖乐天得罪透了,下一波就要砍我们的头了吧。

牛掌柜他们是带着必死之心而来的,现在塘沽全城都被戒严了,想逃也逃不掉,而且他们也不敢逃了。昨天那场暴动,各家买卖都被抢夺一空,除了笨重不值钱的货物还在之外,浮财早就被暴民席卷了。

大家看着自家被砸的破烂不堪的门脸,还有熊熊燃烧的仓库,他们知道自己半辈子的奋斗和努力今天算是彻底完蛋了。

更可怕的是,他们和肖乐天这样的猛龙结仇了,而这条猛龙看起来不仅自己手下有武装而且和湘军的关系还非常的不错。这可怎么办?马宝和黄举人都死了,我们这些商人还能活吗?

如今唯一的希望就是看在这些人没有直接搀和暴乱,只不过是生意挤兑了一下,但愿肖乐天不要赶尽杀绝。

气氛越来越压抑了,趴在地上狂吐的商人们终于崩溃了,在乐天洋行里第一个卖给肖乐天猪鬃的王老板,突然发疯了一样的从人群中冲出来,跪在肖乐天所在的货站楼下磕头如捣蒜。

“肖爷啊,肖爷,求您高抬贵手,我就是一个不入流的小买卖人,我干一辈子也不过就是捡大家的后拉吃,我真的不是要跟您作对啊……我是实在害怕了黄举人和小辫孙的威胁啊,求您体谅体谅……我全部的家产换我一条烂命,求您高抬贵手……”说完蹦蹦蹦的磕头,脑门都撞出血来了。

有一个打头的,就有第二个,在这场屠杀中丧胆的商人们为了活命已经不顾一切了,他们掏出怀里的地契还有银票什么的,抬着手求肖乐天赏收,企图换自己家一命。

这时候连刽子手都停手了,一个个呆呆的看着上百号商人跪在货站前面的石板上,哭声震天。这时候周明奎也偷偷抹泪了,他也不知道动了那根清场低声说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都说了,西学大宗师那是天上星宿转世,虽说是洋星宿转世吧,那也不是你们能折辱的啊……啧啧啧,惨啊!”

肖乐天站在窗户边,看着面前跪倒一片的商人,他没有打脸后的兴奋,也没有报复后的爽快,他的心如同掉入万丈深渊一样,只剩下悲凉了。

这就是大清朝啊,这就是士农工商四民之末的商人啊。都说商人无奸不商,都说他们唯利是图道德低下,可是又有谁知道,在中国几千年的儒家思想统治期里,这些商人过的究竟是怎样的生活。

封建王朝里,中国有名的那些大商人,有一个落下好结果的吗?远的就不用说了,想想明初的沈万三,再看看清朝的胡雪岩,这都已经是顶级的商人了,最后下场又如何呢?

而面前跪着的这些人,都是不配在历史上留下名字的小商人,他们勤勤恳恳的忙碌,在黑白两道之间挣扎,好像大街上任何一个能称呼爷的人物,都可以踩他们两脚。

是的,他们并不是什么道德君子,一生的经营中也不敢保证全是诚信经营,但是他们并不低贱,他们也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用他们的辛劳和聪明才智赚取利润,这又有什么罪过了?

看看他们吧,这种对权力发自内心的恐惧,已经成了商人这个群体几千年的梦魔,只不过是一次小小的斗富,他们居然认为自己会要他们的命。

这种近乎于强迫症的被害妄想,让肖乐天想哭,他突然觉得这些商人太可怜了。自己只不过稍稍展示了一下手中所拥有的权利,就已经让这些商人惊恐到用全部家产来买自己的活命,这是何其可悲的事情啊。

肖乐天深呼吸了几次,开口对着这些商人说道“你们不是想和我斗富吗?那么今天我就让你们开开眼界,见识见识老子到底有多富……”肖乐天说话间,项少龙向远方打了一个手势,紧接着两名传令兵迅速向远方跑去。

“都给我站起来,男儿膝下有黄金,这么事儿就哭哭啼啼的跪倒一片,不嫌丢人!”肖乐天使了个眼色,紧接着一群护卫冲上去吧这些瘫软在地的商人全给拽起来了。

几乎是同一时间,远处长街上响起一片车轱辘碾过石板路的声音,不一会一辆单马拉的平板车就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在车上居然是好几口沉重的银箱子,盖子已经全都被打开了,白茫茫的银两光芒散发了出来。

“哇,银子!好大好大的银锭啊……”人群一片惊呼,一个个想凑近观看,但是被军队组成的人胡同给拦住了。

马车一辆接着一辆的出现在民众的眼前,这时候商人们也都傻眼了,他们一辈子跟钱打交道,眼睛里看的清清楚楚的,这些箱子每一口都能装满万两白银,这么多大车不得拉出三十万两白银?

就在所有人目瞪口呆之时,突然刑场上没有死的犯人里面,传出两声凄厉的吼声“我的,那是我们黄家的银子啊……苍天啊,你怎么就不开开眼,收走这些土匪啊!他们抢我们的钱,那是我们黄家的钱啊……”

哭喊的正是黄举人的老婆和儿子,他们俩也在死刑犯的名单上,估计一会就要轮到他们俩了。肖乐天撇了撇嘴“守财奴,到死都不明白钱是什么东西……”

这时候旁边的九帅开口了“哦?那么说你知道钱是什么东西了!”老头兴致勃勃的问道。肖乐天眨了眨眼“钱财乃是公器,不属于任何一个人,只属于整个社会,愚蠢的人会把钱财死死抱在手里不放,甚至埋在地里等着发霉……”

“而聪明人就不一样了,会赚钱还要会花钱,钱所代表的不过就是一个人活在这个人世间所能调动资源的多寡罢了。大智慧之人,用的是钱所带来的势,而不是金钱本身,守财奴早晚就是这个下场……”

“好……”曾国荃当时一拍桌子当时就站起来了“说的没有错,多少人就是参不透这个势字,自古伟丈夫无一不是趁势而起,而且用尽方式推动、改造天下大势,好男人怎么能当守财奴,金钱要花出去才是钱啊,不然和驴粪蛋又有什么区别……”

曾国荃越来越喜欢这个年轻人了,虽然到现在还是有点看不懂但是肖乐天的才能他算是彻底服气了。我曾家想要再进一步,这等人才就一定要抓在手里。

就在九帅满心幻想之时,楼下大街上的炫富表演已经进入了gaochao。十辆银车拉着三十万两白银走在最前面,而后面就是长长的一排大汉。两个人抬着一只大筐,里面满满的全是鹰洋,目测一筐就有五千多枚。

“好家伙,肖乐天这是多有钱啊!”看热闹的百姓和商人们不约而同的咽了一口吐沫。尤其是那些在乐天洋行里企图斗富的商人们,看着不下百万两鹰洋从面前缓缓抬过,所有人都低下了头,尤其是牛掌柜这时候已经臊的满脸通红了。

肖乐天站在货站的二楼上,长叹一声心中暗叹道“这场塘沽商战可算是打赢了,幸亏老子提前让萧何信又押运了一批银币过来,要不然还真是镇不住这些见多识广的海商。”

原来在肖乐天还没有赶到塘沽之前,他就已经对乐天洋行的主要业务做出了定型,前期主要以海外贸易为主,而后期业务要逐步转移到和美国、墨西哥的白银贸易上,最后乐天洋行必须要转型成为一家现代意义的银行,未来生意的主流还是开银行,这可比做实体贸易赚多了。

为此,肖乐天准备了大量的银币,目的就是和塘沽这些商人们交换散碎银子用的,他的目的就是现在塘沽这里,把墨西哥鹰洋的货币信用给建立起来,没想到这第二批银币却成了他斗富最大的后援力量。

肖乐天后期从易县调拨的鹰洋足有五十万枚之多,光漕船就动用了十八艘,加上之前调集的四十万鹰洋,现在乐天洋行已经有九十万银币可以动用。再加上从黄举人家抢来的三十万两银锭子,现在的肖乐天已经不惧任何商人的挑战。

整个塘沽城,要说谁手里现金流最充沛?除了肖乐天之外可就在没有第二个人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