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6 遗忘的历史/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霸港是一座依山傍海的港口,最早的时候那霸只不过是琉球首都首里城的外围渔村,在几百年的海洋贸易中,渐渐的那霸这个名字开始享誉全球,而首里城反而退居其次。

沿着山势那霸港有无数的酒馆、食肆还有日式的旅馆和温泉,从这里完全可以一览港口的美景,向来是达官贵人聚会的首选之地。而今天,在一座日式酒馆的门前,三名身穿华丽和服的男人正静静的看着港口码头上的这场闹剧。

“让恶八郎冷静一些,要克制继续克制,让他制造混乱而不要制造流血事件,就像中国人所说的那样,要掌握好‘度’也就是烹饪中的‘火候’”说话的是居中的一名男人,崭新的和服上一点污迹都没有,被压出来的褶子对称的排列,脸色异常的平静。

在他的身边,站着两名家臣,正毕恭毕敬的给家主斟酒,乳白色的日本米酒散发着独特的稻米香气,乘在浅口碟里正好一口的量。

其中一名顶盔掼甲的武士愤愤的说道“尊敬的家老,为什么不让恶八郎动手,他们人数明明占了优势,只要稍微努力一点,就可以把他们推到大海里去喂鱼,那个姓肖的请国人真的这么可怕吗?”

被称作家老的男人面无表情的说道“山本清,你这是在质疑我的决定吗?我告诉你,这个清国人非常恐怖,藩主曾经对我说过,这个叫做肖乐天的人才,是一名优秀的中国人,他跟一般的清国奴是不一样的……一个能写出《西行漫记》如此奇文的人,已经可以说是无双国士了……”

披甲的山本清跪在榻榻米上,低头一个劲的‘哈伊’而那名倒酒的文官表情就要轻松多了“山本大将,在日本的读书人中流传着一句话,叫做‘崖山之后无中国’说的就是宋朝灭亡的崖山事件之后,中国人就已经不是中国了……”

“蒙古人来的时候,他们是元人的奴隶,而满族人来了之后,他们又成了清国奴,虽然中间大明曾经恢复过一段汉人的统治,但是风光早已经不在了。更让人悲哀的是,当西方番人乘船而来之后,这些中国人又变成了一群洋奴,五年前居然连京城都被攻陷了,可悲啊……”

这时候文官突然放下酒壶,正襟危坐在榻榻米上,面容严肃的对着山本清甚至中间的家老大人说道“但是,中国实在是太庞大了,就算九成的中国人忘记了祖先的骄傲和荣光,仅剩下一成的人还在继承着中华的国运……那么在庞大的人口基数下,这一成的中国人依然是值得敬畏的,他们仍然是可怕的,就比如说这名肖乐天……”

中间的那名家老,不住的点头“是的,竹中说的非常正确,就算清国九成人都是低贱的奴隶,可是剩下那一成的中国人仍然是可怕的。我曾经看过肖乐天的西行漫记,说实话我只看懂了一半,我真的是大开眼界,真想拜入他的门墙之内啊……”

说到这里家老自嘲的摇了摇头“可是不行啊,琉球是咱们岛津家的生命,为了岛津家,我们也要把这个肖乐天赶走……但是,我们不能伤害他,这可是能够开宗立派的大宗师啊!”

三人瞬间陷入了沉默,这时候从山路上蹭蹭的跑上一名足轻,跪在地上大声说道“大人,请国人太卑鄙了,恶八郎已经顶不住了……”

“纳尼?”三名岛津家的家臣不可思议的眺望山下的码头,结果发现就在他们说话聊天的这段功夫里,恶八郎的两百浪人居然真的被打成了一群没头苍蝇。

肖乐天是个没节操的领袖,不光现在是,他一直都是。别看以少战多,但是肖乐天充分发挥了不要脸的战斗精神,八十名绿林好汉和天国老兵组成的军队生生让他给用成了一群流氓。

插眼睛、踢下阴、踩脚趾,甚至港口储存的白灰都被他们用作了武器。当这些阴招被使用之后,恶八郎的手下们被打懵了,想抽刀子跟请国人拼命,可是又不敢,毕竟岛津家的家老大人已经提前命令过了,除非清国人先动手见血,否则不允许他们拼命。

一边是敞开手脚下阴招,一边是被绑住手脚苦苦的抵抗,结果也只能是一边倒的被围殴了。

“八嘎,你们这些清国奴实在是无耻……你们这是在侮辱武士道精神……哎呀我的眼睛进白灰了……”恶八郎捂着眼睛往后退嘴里还拼命的骂。

“蠢货,你们难道不会反击吗?插他们的眼睛,踢他们的下阴,踩他们的脚趾……你们难道连扔石灰都不会吗?”

可惜没等恶八郎他们照猫画虎呢,肖乐天随后的阴招又跟上来了,只见天空中嗖嗖飞过三个黑色的炮仗,火药捻在空中燃烧。紧接着三声闷响后,一大团辛辣的气体就在这些浪人群中升腾起来了。

“咳咳咳……这是什么?清国奴们好卑鄙……咳咳咳……”直到这时候,浪人们实在忍不住终于开始四散奔逃了。

肖乐天手里捏着一个大大的竹筒炮仗,正旋转的抛上抛下玩的不亦乐乎呢。“你们不是人多吗?来啊,爷在这等着你们呢,有种上啊,呛不死你小丫挺的……”

日本浪人看样子在码头上人缘很不好,中国人和琉球土著们一个个哄堂大笑,就没有一个想上手帮忙的。也难怪大家讨厌这些日本人了,因为所有人都知道,他们交给国王的税金,至少有三分之二是被岛津家抢走的,这群人就是吸血鬼。

半山腰榻榻米上的三名岛津家臣,无奈的摇了摇头,当中的家老突然开口说道“算了吧,本来也是一场试探,就到这里吧,让恶八郎他们撤退下去……回头领两串钱给他们……”

说来也奇怪,就在家老说话的时候,榻榻米旁边的松树上突然出现了一个身影。这不是从什么地方窜过来的,这个黑布蒙头的人好像一直就在树上一样,只等家老的命令发出,他才逐渐的显现出来。

“哈伊……”黑衣人点头听令,一个闪身之后彻底消失了。普通百姓可能看不见这个人的身影,但是达到了项少龙级别的武林高手就能轻松的发现这些人行进的端倪,他们就是日本国内非常神秘的忍者,一群在阴影中生活的武士。

很快恶八郎就受到最新的命令,在他指挥下二百浪人水银泻地一样钻入四面八方的小巷,瞬间消失不见了。

“军师,用不用我动用手下,把恶八郎给挖出来?”梁坤显然是没有打过瘾。肖乐天把竹筒炮仗塞到他的怀里,无所谓的说道“你难道没有看出来吗?这些浪人别看来势汹汹,但是只是在吓唬我们,从头至尾都不敢用刀,说明他们背后是有组织,有人管理的……且看吧,疯狗叫完了不出明天,请柬就该送过来了……”

正说着呢,码头跑来一队抄着藤牌的士兵,这是琉球地方军队来维持治安了,不过肖乐天一看这些士兵的装备和精神面貌就只能摇头了。

“王室都穷成这样了?军队连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这武器不得有百年的历史了……”肖乐天实在想不明白,那霸港如此富庶的地方,怎么就养不起一只军队呢?

石达开已经来过一次了,他叹气说道“自从岛津家控制琉球之后,这里的税收起码有三分之二被收走了,剩下的那点税收,就是王室和朝廷共有的,根本就不够花啊……”

三分之二?肖乐天当时就震惊了,他知道日本人贪婪,可是没想到居然贪婪到这种地步。“走吧,先去住的地方,有什么话回头再说……”

梁坤留下两名手下跟琉球士兵交涉,自己则带着一行人前往预定的宿屋,也许是很多年没见如此强势入那霸的中国人了,反正这八十人一路上,总能遇到正襟向他们行礼的中国人。

这些从福建、广东、江南移民过来的华人,有的都是明朝初年就迁徙过来的,这几百年的时间里,他们从来没有见过母国的兵威,但是他们依然顽强的守护着母国的文明,无论是语言还是文字,包括衣着风俗都不会有一点点的改变。

也许是几百年的寄人篱下压抑了太多的情感,这些海外华人们一个个眼眶都红了,无数老人都偷偷的抹着眼泪。

肖乐天正容走在队伍的最前面,拱手向每一位华人施礼,他知道就是眼前的这些华人在几百年的时间内向琉球人宣扬着中国的文化,让琉球土著们时刻感受着高级文明的光辉,也正是他们的努力,才能在文化上战胜这些日本人。

历代琉球王,就算受到岛津家的控制,他们的心也是向往那个文明的大陆的。正是文明的力量,让琉球王国至死不承认日本人的统治,就算岛津家在琉球驻军又能怎样,琉球王室依然向大陆母国递交着国书。

“这是历史已经遗忘的一群人啊,他们早已经消失在历史长河中了,但是这些活生生的华人所作出的每一分努力,我们这个文明是永远不会忘记的……”

“没有这些默默无闻人的努力,那些帝王将相们还想指点江山飞扬文化?都是屁……可惜啊,我们的历史却从来都不给这些人一席之地,好像他们真的只是一群可以牺牲的蝼蚁一样,可悲!可耻!”

肖乐天深情的低语感动了石达开,这位亲眼见过太平军和清军屠城的百战名将,在那一刻顿悟了。也许这就是肖乐天一直在书中强调的人的力量,历史就是由亿万个不会留下名字的凡人所组成的,珍惜每一条生命,才是一名领袖应有的胸怀。

“一将功成万骨枯……可是又有谁会真的想一想,那一具具枯骨的人生呢?”回想天国兴起这些年来的一幕幕,翼王殿下也只能是一声长叹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