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8 忍者送请柬/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忍者?肖乐天第一时间反应到的就是这个名词,现在正在宿屋房顶上飞奔的身影,和影视作品中的忍者形象非常相似,不过这是白天房顶上的人并没有穿那一身经典的夜行忍者服。

屋顶上项少龙正和那名忍者较量身法,两道身影如同狸猫一样在方圆百米的屋顶之间飞舞,空中暗器射击的声音不绝于耳。

虽然肖乐天在武功一道属于绝对的外行,但是看了一会他也能发现敌我之间的实力差距。龙爷总体来说还是占有压倒性优势的,只要两道身影相交吃暗亏的绝对是那名忍者。

不过随后那名忍者也学聪明了,只是用自己诡异的身法和项少龙纠缠企图用暗器结束战斗,可是没想到龙爷的暗器水平也很高,两个人这就在半空中僵持住了。

渐渐的肖乐天也看明白忍术的一些鬼门道,所谓的忍术并不神秘,这只是一种比较高明的障眼法。厉害的忍者,会利用人视觉上的种种死角和误区,比如说建筑物明暗的夹角,正冲太阳刺眼的死角等位置,不停的闪动身体,让你产生一种目眩神迷的感觉。

如果没有人提前告诉你有忍者跟踪,或许你走几十里的山路都无法发现鬼影一样的人,因为他们玩弄的就是你的眼睛,这是忍者这个群体上千年积累出来的一种经验,虽然他们也不知道其中的理论,但这一切都是科学并非迷信。

忍者的幻术对一般的武者来说是致命的,但是遇到项少龙这样的内家高手就算是彻底没辙了,精通武当内功的龙爷,不用眼睛紧靠杀气就能锁定敌人的大体方向,障眼法对于他来说根本就是无效的。

战斗持续了一刻钟左后,这名忍者身上已经被开了两条长长的口子,虽然不致命但是鲜血殷红的看起来触目惊心,周围围观的日本人一个个惊声低呼满脸的恐惧。

就在龙爷和那名忍者在屋顶上纠缠的时候,罗火带着的火枪队加上萧何信司马云带领的老兵们,也在长街上组织起了一个大大的包围网,那名忍者插翅也难逃。

“肖先生……”那名忍者突然开口说话,操着古怪音调的汉语说道“我是来送请柬的,我并不是刺客,我是代表桦山大人给先生送请柬的……”

“放屁!”龙爷一声爆喝“送请柬为什么不走正门,鬼鬼祟祟爬在房顶上干什么?还不是想刺探情报,先生别听他的鬼话……”

“等等……放他过来!”肖乐天一听他是桦山栗源派来的使者,抬手阻止住了在场人的进攻,算是放了他一条生路。

在三十条火枪的威逼下,这名忍者不敢耍小聪明,赶紧跪地双手奉上桦山栗源的亲笔书信。

日本的知识分子们都精通汉文,在真正的贵族心目中,改良过的日语是专门为低层贱民们准备的,所有的简化只不过是因为贱民太愚蠢了,高等贵族还是喜欢用纯粹的汉子来进行书写。

所以说,日本知识分子很多虽然不会说中文,但是只要给他纸笔他都是可以很轻松的和中国人交流的。

“今晚桦山栗源要请我吃怀石料理,这档次可够高的了,不知道是不是鸿门宴啊?”肖乐天三两眼看完请柬,随手递给石达开。

那名忍者的头更低了“我家大人是诚心实意请您的,请不要辜负我们的一番心意……”肖乐天一听行啊,这忍者还挺有个性“行了,我知道了,你们少他妈的听几次墙角就算对我最大的尊重了……回去告诉栗源,说我今天必到……”

望着捂着伤口渐渐走远的忍者,肖乐天冷笑的说道“这是一个畏威而不怀德的民族,想让他们尊重你,就必须要体现出咱们的力量来。妈的送请柬送到房顶上了?不给你点教训还真当我是病猫了,龙爷记住了,下次再有这种忍者,你给我亲手剁几个……”

肖乐天一行人,刚刚到那霸港一天,就连着爆发了两次冲突,码头上狠狠教训了恶八郎他们,午饭后又和日本忍者来了一次轻功和暗器的对决,两战两胜让整个那霸港全都知道了这群人的厉害,不少日本人路过樱之宿的时候,连脚步声都轻了三分。

回到宿屋,石达开不解的问道“咱们有必要把事情闹的这么大吗?军师你来这里只是要一个琉球王国大臣的身份,还有贸易权罢了,有必要跟日本人结死仇吗?”

“王爷您不懂,我太了解日本这个民族了,想跟他们谈判最好之前打一架,打的他们满地找牙,只有这样他们才会尊重你。我承认,就凭咱们这点力量,是不可能把岛津家给驱逐出去的,我们现在所能做的也只是震慑他们,让他们知道咱们是颗铜豌豆,想吃掉咱们就得蹦碎他们所有的牙……”

肖乐天有自己的担忧,无论自己表现的有多么嚣张,也无法改变实力上的差距,自己只带了六十多人,而梁坤来那霸也只有一年多的时间,他手下的武力也不过二百多人。

而桦山栗源手里则有三千披甲的足轻,而且港口里还有十艘安宅船,这种两千石的大型战船,已经是日本国内造船水平的顶峰了,而且每一艘安宅船上都有十门从西洋进口的大炮,威力不俗。

不光如此,琉球散居的日本人也有十多万,这里面的浪人也是不小的一个数字,就算百里挑一也能选出上千武功高强的浪人武士。如此庞大的力量根本就不是肖乐天现在能够对付的,就算是和琉球皇室掌控的军队加在一起,也不可能战胜岛津家的军队。

但是肖乐天也有自己的计划,他非常清楚岛津家的破绽在哪里,这次琉球攻略考验的就是肖乐天对大势的判断。

当天下午,普通的士兵抓紧休息,而肖乐天和高层指挥官们则闭门研究下一步的计划,除了迈克离开大家去拜访朋友之外,所有人都没有外出。

而这时候在那霸港东面,依托山势有一间非常华丽的日式庭院,从这里不仅能看见那霸港的全貌,更重要的是可以俯瞰首里城,琉球王尚泰就住在首里城里。

这里就是桦山栗源在那霸的家,而房子的背面就是一座大大的军营,一千多足轻常驻这里,名义上是保护日本人在那霸的利益,实际上就是用来控制琉球皇室的。象这样的军营那霸港周围一共有三个,正好把港口包围了起来。

中午负伤的忍者正跪在地上向桦山栗源汇报情报,而桦山栗源一直面色平静无喜无悲。可是他身边的武将山本清可是个火爆脾气“纳尼?居然被数十人围攻?清国奴还敢动用火枪?太放肆了,这种无礼的举动必须要受到惩罚……”

山本清跪在桦山家老的面前“家老大人,请给我一百名士兵,我要把这些狂妄的清国奴全绑来,让他们跪在您的面前……”

话没说完旁边的竹中井上先摇起了头“不可以,绝对不可以,肖乐天不是一名普通的清国人,他是真正的无双国士,针对这种人的所有计划都必须要小心再小心,棋错一着满盘皆输……”

“你闭嘴,我们武士的荣誉呢?岛津家的荣光呢?难道全都不要了……”山本清咆哮着连喉咙里的小舌头都清晰可见了。可是他没有想到,一直面沉如水的家老突然爆发了。

“八嘎!愚蠢的东西……”冲上去左右开弓抽了十几个嘴巴子“你懂什么,你知道什么叫岛津家的荣光?萨摩藩的实力难道全是靠战争吗?没有饭团,没有太刀和甲胄你拿什么去战斗,八嘎……”

桦山栗源骂一句八嘎就抽一个耳光,而山本清被打一下嘴里就是一句‘哈伊’态度十足的恭敬。

正反十好几个耳光抽完,山本清的嘴角都见血了,桦山栗源喘着粗气说道“愚蠢的东西,你知道关原之战后,我们岛津家作为德川一派的敌人,受到了多么严厉的处罚吗?我们被剥夺了多少实力你知道吗?而这二百年来我们岛津家是怎么恢复的元气?这些你都不懂,却敢在这里指责我的命令吗?”

山本清跪在榻榻米上,整个头都贴在上面了,他被家老的虎威震慑的不敢抬头。好半天桦山才算平复了情绪,他对着庭院里的忍者说道“雾隐大鬼,你下去先疗伤,这两天的监视任务让雾隐小鬼替代你,去吧……”

“传我的命令,今晚的怀石料理用最高的级别,如果钱不够可以动用军费……”

山本清一听动用军费,几乎下意识的抬头就要发表意见,可是旁边的竹中井上拼命的冲他眨眼摇头,这才让山本清把想说的话给塞了回去。

当山本清和竹中井上离开庭院后,文官竹中长叹一声“山本君,你这是要干什么?你可知道家主他们现在有多危险,萨摩藩、长州藩、土佐藩和肥前藩已经秘密达成了同盟,要站在天皇的身边了,德川家和我们之间的矛盾已经到了一触即发的关键时刻。在这时候,你非要给咱们岛津家节外生枝吗?”

山本清显然是没有想到这一点,听完就愣住了,紧接着他九十度向竹中井上鞠躬道谢“哈伊……感谢竹中君的解惑,我真的是太糊涂了,我这个愚蠢的家伙真的应该切腹……”

竹中井上又安慰了他半天,两人这才慢慢的走下山,去进行宴会的各项准备工作。当他俩走过一条喧闹的胡同之时,他俩并不知道胡同里正发生着激烈的冲突,樱之宿的千夏姑娘,现在的衣服都已经被扯烂了,一对洁白的玉兔在无助的摇晃,周围全是贪婪的目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