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 怀石料理之舌战/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桦山栗源的家是一座典型的日式庭院,弯曲的小溪、精致的回廊,碎石、断木还有青苔是日式庭院的必备元素,小巧中却不乏精致,而精致中则是日本人对完美细节的极度追求。

肖乐天漫步在桦山家老的庭院里,时不时停下脚步关注眼前的美景。每当这时候,桦山栗源总是安静的站在他的身旁,一言不发生怕打扰了肖乐天的沉思。

“对不起了,日式庭院我见的不多,有点失神请见谅……”

“哪里哪里,如果肖先生喜欢这座宅院,我愿意双手奉上……”桦山家老毕恭毕敬的说道。

肖乐天微微一笑,没有接他的话茬,他大步走在前面享受着上国人士在藩国所能得到的礼遇,可叹的是这种礼遇已经维持不了几年了。

肖乐天虽然不是大清国的官员,但是肖乐天的声望绝对达到了名动京华的程度,这样的学者在日本国内就已经能称呼为无双国士了。

这是非常高的荣誉,这是连天皇都会尊重的一种名望。再加上中华文明几千年来对日本文化的影响,让肖乐天身为布衣却也能得到众人的尊敬,怀石料理的正座当之无愧就是他的。

陪同肖乐天的只有石达开和项少龙两个,而桦山栗源身边也只跟随了山本清和竹中井上两名重要臣子。六人份的怀石料理,桦山栗源居然动用了日本钱六十贯文,这已经是当时日本宴会标准中,顶级到无以复加的程度了。

北海道产的帝王蟹,只取蟹足里的嫩肉,深海打捞出的虎斑虾做成天妇罗,配合梅子酒更是顶级的美味,更不要说那些精致如画的各种刺身了,这一餐基本上囊括了日式料理中的所有精华。

这是一场与吃无关的宴会,所有人在寒暄中都在积攒着情绪,谁都知道一会的交锋会非常的激烈,没有一个人敢怠慢,就连最贪杯的山本清也只是小口小口的喝着清酒。

菜色换了四五道,各种日本特有的酒也喝了好几种,直到这时候客套半天的桦山家老才把话题转移到正经事上来。

“肖先生的《西行漫记》我已经拜读过很多次了,现在这本书在日本国内也是广为流传,西学东渐过程中,很少有东方学者能把西方文化说的如此透彻的,现在我们日本国内的学者已经将《西行漫记》视为西学第一经典,如果先生有兴趣去日本做客的话,我想一定会受到更高规格的接待的……”

“啊?桦山家老此言当真?让我去日本做客吗?我一直以为现在我就踩在日本国的土地上啊?这里难道不是日本吗……”肖乐天的冷嘲热讽让屋子里的三名日本人当时就挂不住脸了,山本清冷哼一声啪就把清酒杯子墩在了木几上。

桦山栗源强忍着尴尬“肖先生开玩笑了,这里是琉球,自然属于琉球王的管辖,我们日本人在这里也只是客人。也许是我们日本的军队在这里出现让肖先生误解了,这里我要澄清一下,这些军队都是琉球王邀请来的,我们只是作为客军来保护琉球的……”

“哈哈哈,保护?”肖乐天笑的极其嚣张“对啊,是保护,都保护了两百五十年了,你们家的先祖带着三千军队来琉球的时候,请问有谁来请你们了?那霸港三分之二的税收都进了你们的腰包,你们当然要保护的好好的了……”

“现在我来了,你们是不是也觉得我不太安全,想来保护保护我呢?不然的话,上午那一群日本浪人怎么会找上我呢?桦山家老啊,我不知道你到底是从哪里来的自信,你还真以为自己是一名智将了?你真当我的《西行漫记》是用屁股写出来的?”

说道这里,肖乐天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冷笑道“这里装的不是豆腐渣,你真以为耍小聪明能在我面前蒙混过关?虚头巴脑的客套还是免了吧……”

肖乐天的讽刺让桦山栗源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早上恶八郎他们的行动就如肖乐天猜测的一样,是他安排的,本来只是投石问路的一招,却没想到瞬间就让肖乐天给识破。

最后还是日本人特有的厚脸皮起作用了,桦山只用了一杯清酒的功夫,情绪就已经恢复如初。他站起来伸手请肖乐天往后堂走“酒劲有点大,请肖先生一起欣赏那霸夜景可好?”

桦山栗源被岛津家放在琉球王国,家主对他的期望就不是一名简单的武将,而是希望他成为一名优秀的政治家,而对于政治家来说,脸皮是一件非常无用的东西,肖乐天的嘲笑能够让山本清愤怒,但是对于桦山家老来说是无效的。

桦山家的宅邸里,后院有一座观景亭,这里地势开阔而且很高,观看整个那霸景色是最佳的地点。在肖乐天的眼里,那霸港完全就像仙境一样美丽。

建筑物里透出的烛光,在那霸城里编织成雾一样的朦胧美景,这是没有电气化的时代,刺眼的白炽灯还没有出现,烛火的光明让人类的眼睛非常的放松而且舒缓。烛光勾勒出了那霸港的轮廓,甚至连远处海港里的风帆商船都能隐隐可见。

“肖先生,在您正前方就是首里城了,那是琉球王的都城。怎么样,是不是有点意外啊?”在桦山家老指点的方向,肖乐天看见了一座城堡的轮廓,但那座城堡的火光却不如港口商人聚集区的明亮。

“肖先生,琉球王国已经很衰落了,作为一个弱小的岛国,他很难维持住一个国家所能拥有的尊严,资源太少了……”

“世间万物都是在比较生存的,对于大清国来说,日本是小小的,但是对于琉球来说,日本国又是大大的。在您的《西行漫记》里不止一次提过丛林的法则,弱小必将被强大所征服,这不是您一直提倡的吗?”

桦山栗源渐渐的找到了谈判的感觉,他礼貌的对肖乐天说“我当然知道历代琉球王都在向大陆俯首称臣,其实不光是琉球,我们日本国对待中华国也是谦卑的。但是这并不能证明什么,在这两百五十多年的历史里,请问大陆文明可有一兵一卒踏入琉球国土吗?”

话说到这里,一下子就沉默了下来,肖乐天情绪非常的郁闷,他发现一旦日本人开始正视丛林法则之后,自己的诡辩之术突然就没有了用武之地。

也对,琉球王国是弱小的,在这个没有联合国的时代,弱小的下场就是被别人征服,你觉得日本人征服琉球很不道德,那么你的军事力量在哪里呢?明清两代大陆文明为什么没有派出一兵一卒呢?

桦山栗源恭敬的对肖乐天九十度鞠躬“您是无双国士,我只是一名无知的武将,请您给我解惑。中国不要的土地,凭什么我们日本国不能要呢?难道只是因为儒生们嘴里喊几句道德,我们就应该放弃琉球?”

话说到这里,肖乐天已经没有诡辩的意义了,挑开天窗说亮话反而是最好的选择。肖乐天没有回答桦山家老的质疑,反而直奔主题“今天的试探已经结束了,在码头上还有半山坡我已经展示了我的力量,你感觉如何?”

桦山家老点了点头“很强大,您手下的每一名士兵都异常的强大,我们自愧不如……但是,太少了,数量实在是太少了,如果真的发生冲突,你们不是我的对手……”

“哦!您看起来很自信啊?”听着肖乐天的反问,桦山栗源点了点头“是的,我对我们的陆军很自信,对我们的海军也很自信,就算您手里有几十只美国洋枪,但是也不敌我手里三千精锐,你们的人太少了……”

“啊哈哈哈……”肖乐天突然狂笑了起来“怪不得人们都说日本人是战术的天才,但是却是战略的蠢才,果然不假啊,你们的眼睛也只能看见这小小的那霸港了……”

肖乐天突然伸手拍了拍桦山栗源的肩膀,这名日本人下意识的就缩了缩肩膀。

“我如果想对付你们有的是办法,你们甚至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你口口声声说日本国,你还真以为自己能代表日本国了?记住你的身份,你只是代表你们岛津家,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名而已……”

“想跟我玩偷换概念?你丫的做梦……你们暗中窃取琉球王国的控制权,能骗的过德川幕府,但是骗不过我,这二百年里你们岛津家到底发了多大的财?用不用我修书一封送给江户城里的德川家督?”

就这一句话桦山栗源当时脸都白了,他腰还是弯成九十度,可是他的脸已经抬起来了。没想到后面的话更让桦山栗源惊恐。

“萨摩藩、长州藩是不是正在密谋军事联盟?还有土佐藩和肥前藩,是不是也想掺合进去?尊王攘夷你们已经喊的没味了,现在是不是想尝试军事冒险?你们萨摩藩的笃姬呢?嫁入德川家想干什么?用美色当暗子吗?”

这时候的肖乐天就好像拳击场上的拳王阿里一样,踩着蝴蝶步,左勾拳、右钩拳、直拳……打的让人眼花缭乱的,小小岛津家的一名家老,本来就不是日本国最出色的人才,他哪里受得了这个啊。

“纳尼?纳尼……你是怎么知道的?你到底是人还是鬼……”

肖乐天最后来了一个华丽的一击“你这个白痴,去年英、法、美、荷四国联合舰队炮轰下关事件才平息几个月,你丫的忘了?现在德川幕府正恨你们这些人牙根痒痒呢,你居然还敢在我面前饶舌!八嘎……”

随着肖乐天一声怒骂,桦山栗源双腿一软直接跪倒在木地板上,额头上的汗水滴滴答答的往下掉。

肖乐天白了他一眼,扭头就走“石爷、龙爷,咱们回去睡觉了,这群蠢货不值得咱们费心思……”

“肖先生……您到底想要什么?”就在这时候桦山栗源鼓足勇气大声问了一句。

肖乐天没有看他,只是眺望远方那霸港口的灯火“想知道?后天中午,我会在樱之宿安排一顿中华料理来回报你这一顿美食,到时候你就知道我想要什么了……”说完带着翼王和龙爷大步流星离开了庭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