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7 不欢而散的宴会/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无论日本人如何嚣张,都改变不了这是琉球王国的事实,在万国公法面前琉球先是一个独立的国家,第二是大清的属国,而日本和琉球这二百年来的关系则不被任何国家所承认。

在这种微妙的关系里,日本人可以用武力恐吓琉球人,但是一旦琉球人较真了,这些嚣张的日本人也要三思而后行的。尤其是现在,如果真的因为赴宴就和蔡瑁发生冲突,事情闹大对岛津家也是没有好处的。

“山本桑,够了……我们是客人,应该尊重主人的意愿,你实在是太失礼了……”桦山家老终于开口了,山本清恶狠狠的盯着蔡瑁,就好像盯着一个死人。

“八嘎,你死定了……”山本清松开手的那一刹那突然低声的说了一句,转身走到了桦山栗源的身后。

蔡瑁知道这些日本人是不会开玩笑的,这次事变如果失败,他们这些暴露的亲中派不会有一个活着的。但是蔡瑁的心中有自己的骄傲,两百年来的耻辱需要抹杀,两百年来投入大陆的梦想需要实现,而现在也许就是唯一的一次机会了。

蔡瑁背着手面对桦山家老,很失礼的只是点了点头,接着他回头对内侍说道“去禀报陛下,就说有日本客人来访……”

桦山栗源心中充满了耻辱,他看着慢悠悠往首里城里走的内侍,眼睛都快喷火了。岛津家两百五十年控制琉球,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耻辱?进一个小小的首里城居然还要通报,这群该死的亲中派,都应该去死。

桦山栗源心里在骂,山本清也在骂,不过他打击的面更加广。在他的眼里,清国奴才是祸根,还有那霸港里面这些华商们,一个个仗着和大陆的关系赚钱都赚疯了,收他们点保护费都唧唧歪歪的,一个清国来的狗屁学者居然让一城的华人都癫狂了,这个肖乐天真该死。

和他俩相对应的是竹中井上的冷静,他站在队伍后面仔细的分析着眼前的局势,他心里充满了无力感,自己的影响力实在是太小了,如果维新派的领袖在这里就好了,他们一定能想出完全之策。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可是那名消失的内侍一直都没有出现,在场日本人的耐心快要耗干了。半个小时后,山本清第一个跳了起来“八嘎!通报一声难道要用这么长时间吗?你们这群猪猡……”说完就想往里面闯。

就在局势非常紧张的时候,突然山道下方传来一个让日本人非常厌恶的声音“这还真是日本人的土地啊?首里城你们想闯就闯?干脆你们岛津家向万国发文得了,就说琉球王国已经是你们岛津的治下,也省的你们等别人的通报……”

是肖乐天,现在的那霸也只有肖乐天敢对日本人冷嘲热讽,当他出现在所有人面前后,气氛顿时剑拔弩张了起来,在场的日本士兵一看罗火手下肩膀上背的斯宾塞连珠枪,一个个惊恐的抓起自己的竹枪,下意识的就要结阵防御。

现在整个那霸都在流传着斯宾塞的传说,这种美国的名枪已经被灌入了神话色彩,和前装枪完全迥异的操作风格加上独特的外形,让这把枪成为了所有日本人心中的噩梦。

桦山栗源老脸微红,他对手下士兵的胆怯非常的羞愧,不过必要的礼貌还是要有的。他微微向肖乐天鞠躬“我们又见面了,不知道肖先生来首里城有什么要务呢?”

“赴宴啊!琉球王室的宴会我神往已久,不知道哪位侍者能够给我通报一下呢?就说有清国人肖乐天献礼……”

从肖乐天出现的那一刻,桦山栗源他们就知道自己的所有计划全泡汤了,肖乐天敢这么大摇大摆的出现在他们满前,这说明他和琉球王室已经有过了接触,至少双方的口径是统一的,这样一来自己的出现可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这个请国人,实在是诡计多端,而且霸道的邪乎,居然一点破绽都不给我们……”就在桦山家老皱眉沉思的时候,肖乐天突然开口了。

“这位是蔡瑁大将军吧,不知道按照琉球国的法律,擅闯民宅私自打探他人隐私是个什么样的罪过?”蔡瑁一愣赶紧说道“私闯民宅、窥探他人按律以偷盗罪处置,琉球王国对于偷盗罪最重为鞭四十……”

“那好啊,今天我就看看蔡将军执法了……把人推上来!”话音未落,两名被五花大绑的日本人就被推上来了,山本清一看这不是雾隐小鬼手下的忍者吗?

“八嘎!这是我们日本人,你们无权侮辱……”

“哎呦!这话说的好笑啊,琉球王国处置罪犯跟他是哪国人有什么关系?就算是上国大清的子民,犯法了也是要处罚的……”肖乐天白了山本清一眼,回头对蔡瑁说道“这是两个刁民的招供书,都已经画押了,您瞧瞧我都替您审问过了,直接行刑吧……”

这时候一名被打的满头是血的忍者突然开口用日语喊道“无耻的清国奴,你们的招供书是假的……是你们捏着我的手硬按的手印,你侮辱了我们日本国的尊严……”说完这名忍者狠狠一咬,半截舌头和鲜血就被吐出来了。

“咬舌自尽!你们看看啊,这家伙畏罪自杀了……”肖乐天指着满嘴喷血的忍者大声的嚷嚷。

场面这时候就有点失控了,连一向冷静的桦山家老也都不淡定了他看肖乐天的眼光充满了敌意。

肖乐天知道今天这个死仇是结下了,但是他有他的道理。第一,这些忍者实在是难缠,如果不消灭掉,自己也就没有秘密可言了。第二,这也是为项少龙报仇,敢用阴招害龙爷,那就别怪肖乐天用狠招了。

而第三则是掩护尚泰王返回宴会,时间异常紧迫,现在宴会上的气氛已经有点诡异了,尚泰王出恭半天都没有回来,亲日派已经嚷嚷起来了,户部尚书林远渺和他的手下已经有点压不住了。

再加上日本人在首里城下企图闯关,蔡瑁应对起来也非常吃力,如果肖乐天不弄点乱子出来转移一下注意的话,今天的密会肯定就要暴露。

肖乐天的嚣张耗尽了日本人最后的耐性,现在就连桦山家老也愤怒了。在他的眼神示意下,几十名足轻冲上去就要抢人。

“我们日本人,就算犯罪了也应该由我们来处罚,抽鞭子我们自己来抽……”

“你们放屁,这是琉球王国的地盘,你们算老几……”

罗火带着火枪手就顶上去了,双方组成一线阵,挤在一起拼命用身体推。一些脾气暴躁的抡起拳头就开始砸。

蔡瑁现在满头都是汗,带着御林军拼命的往两群人中间挤,结果白白挨了无数拳头可是还没人敢还手。

肖乐天冷笑着盯着桦山栗源,而桦山家老也在目视着他,好半天桦山栗源开口了“肖先生这是非要和我们日本国为敌了?这样无礼的举动让我很难再参加明日的午宴了!”

肖乐天嘴一撇“你能代表日本国?你除了能代表岛津家之外你还能代表谁?跟我玩偷换概念吗?你还是省省吧……”

山本清现在已经接近疯狂,他右手攥住太刀的刀柄都已经攥出汗来了,他真的想狠狠的抽出太刀把这个讨厌的请国人一切两半,但是这个请国人背后项少龙杀人的目光震慑的他不敢动手。

项少龙手里握着三根透骨钉,怀里还有那把林肯‘御赐’的左轮手枪,只要谁敢对肖乐天不利,他绝对敢当场杀人。

就在场面最混乱的时候,从首里城的正门方向走来了一行人,正前方的正是出恭完的尚泰王,他终于绕小路赶到了。

“诸位都是我琉球王室的贵客,因何发生争执?这可太不体面了,宴会本为颐养身心而办,现在却变成了一场集市恶斗,真是大煞风景……二位贵客还是回去吧,等心平气和后小王自然会再次摆宴招待二位……“说完琉球王尚泰扭头就走根本就不搭理双方。

“看看,看看,把陛下气着了吧?白白浪费了一个秋高气爽的好日子,真是扫兴啊……”肖乐天一看戏演完了,扭头就走根本就懒得搭理桦山栗源一行人。

桦山家老看着地上一死一伤的两名忍者,又看看远处请国人渐渐消失的背影,气的牙根咯嘣蹦的直响。

肖乐天一行人很快返回了樱之宿,一进房间密会就在重重保护下紧急召开了,石达开兴奋的说道“咱们想要的东西已经到手了,明天咱们就回国,只要有了琉球王室的衣带诏,咱们就可以顺理成章的和美国做生意了,军师的计划已经无人可挡……”

坐在下手的萧何信跟司马云看着榻榻米上铺开的衣带诏,看着暗红色的血字和琉球王室印章,两人也笑的合不拢嘴了。“真没想到啊,先生一出手就弄了一个宰相当,只要咱们经营几年,琉球还不得固若金汤,古有曹丞相,今有肖丞相,权倾天下啊……”

肖乐天噗嗤一声就笑了“扯淡,都把我跟曹操画上等号,你这是高看我啊?还是高看这个琉球王国?别废话了,你俩赶紧带绿林兄弟们散入城中,这两天密切关注日本人的动向……”

“咦?这两天?先生什么意思,难道我们不走吗?还跟日本人耗着?”萧何信两人很是不解。

肖乐天紧皱眉头低声说道“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这些疯子一样的日本人看样子要有所动作了,我们虽然得到了这个丞相的名号,但是我们能守护的住吗?”

就在这时候,推拉门外传来一个急切的女声“客官大爷,我是千夏,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向您禀报,我的弟弟把野平太大爷给救回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